無目的的一日步行

2023/04/03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前言

因為個人的作息很正常,而且抱持著【病而心生】的緣故,一直都沒生什麼大病,小病或身體不舒服什麼的,睡一覺就會恢復,甚或可以預想自己的行為會導至後續的身體不適,所以在如果出現身體不適的情況下,如果不是沒什大問題,就是有心理準備了。
直到前一陣子,生了比較重的病,但因為心理沒底,所以找了常找的師父問了一些事,下方是師父回應的話:
「生病,當然是先找醫生把病看好。另外就是,你太被動了,你現在的心境已經很好了,不煩人也不煩己,到那都能安定下來。如果你今天是六七十歲的人,我不會說什麼,但你現在還很年輕,未來可能還有二三十年要過,你現在不能都不動,這是我從你內在的靈得到的訊息。」
師父介紹了很多動的方式,要自己去找出符合自己的,於是才會生出後續的故事。
師父介紹的其中一種,是到處走走,有目的或無目的的走,透過這樣的行為擴展自己的生活圈,並透過聊天的機會傳播自己認同的道理。

到處去走走

前行準備

所以不能什麼都沒有準備,而且是第一次走,希望走完的隔天能在家休息一天,於是最終決定放長假時再來做這件事。
在清明連假的前幾天,決定了在連假的期間去走走,家人問目的地,我也只能回答不知道,往那個方向?去幾天?住那裡?都不是我能解答的,因為真的是沒有目的的隨便走。
最後,決定四月二日的時候離開,說實在話,我個人其實並不想走,畢竟從一個舒適的環境,走向一個不舒適的環境,我連露宿的心理準備都有了。
最後只有決定出發的第一個目的地是親戚家,因為那邊最近出了點事,就順道用走的過去看看。

出發當天

出發的當天才上才整理行李,帶一個常用的揹包,拖一個10吋的行李箱,揹包裡放一瓶600C.C.的水與證件和現金,行李箱裡放三天的換洗衣物與一罐三公升的水,還有雨衣也塞在行李箱裡。
早上在家裡用完早餐,記得是早上08:10左右,我把揹包綁在行李箱上,這樣所有的行李都可以用拖的。走出了家,走沒幾步,才發現行李比想像中的重,不過因為用拖的,所以只是比想像中還要多出一點力,不過自己知道,那是自己目前放不下的東西,且已經是減到目前的最輕了。
家裡的長輩也在我出發前還問我要不要帶這個?要不要帶那個?我都拒絕了,因為我知道帶了越多東西,就越走不遠。
這趟「旅行(?)」的目的,是增加與人的交流,讓自己所知的法,流向有緣的人。

第一句話

走了約半個小時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因為平常沒在過生日的,所以不日在意那種事,只不過沒想到自己生日當天會自己搞這麼大的事而已。
走了約一個小時,因為流汗而補充的水份,在尋求出口,於是繞到一個有捷運停靠,有附劇場的大~公園,因為還沒有很急,所以稍微繞進去看看,結果找不到廁所後,先繼續走,反正無目的地,也不想回頭去找,更重要的是,還沒有到很急的地步。
因為有親戚家這個目的地,於是就繼續進那個方向前進,大約又走了三十分左右,開始有一點急了,拿出手機看了一下附近可能的地點,往某個方向去似乎有個大賣場,於是就轉往那個方向繼續走。
在還沒到賣場前,又發現了公共設施,這次是運動中心的那種,於是彎進去,在入口大廳有個大嬸走來走去的在運動,於是我出發後第一句話是:
「請問,這裡有廁所嗎?」
很好心的得到了解答。解放後又繼續走,此時已經走了接近一個半小時了,腳先不說,拉行李箱的手已經開始有酸的感覺了。

到達目的地

在走了不到二小時後,終於到達了目的地--親戚家,因為他們家最近連續發生了不幸的事故,所以去那邊儘一下人情本份,也跟長輩們聊會天。不過自己也知道,長輩們對小輩們的話,聽不到心理去,他們會認為那只是種安慰,即使你講得再有道理,也無法打動他們的心。
我想這也是因緣,不強求;坐了一下,聊了一會後,又從親戚家裡出發了,這次真的是沒有目的地了,隨心所欲的走,沒有目的地的走。

街景

從親戚家出發,就已經不是熟識的地方了,就算看地圖也沒用,因為沒有目的地,反正就與家的反方向繼續前進,遇到紅綠燈擋路就轉彎,看到哪些的景色比較好就往那去。
時間來到早上10:40左右,來到了不曾來過的地方,看到了不曾看過的建築,有一個很特別的當地的小型健身房,不是我們常看到的大型加盟那種,過沒幾間有間餐館,餐館隔壁就是早餐店,今天是假日的原因吧,這個時間段似乎還很早,這條路比我平常住的地方還安靜。
經過了一大片住宅區,每間都很漂亮,走累了就在住宅區前,供居民坐的長櫈處稍事休息,這樣的行程比想像中還累,腿已經開始要求休息了。
又走了半小時左右,肚子有一點餓,因為平常吃素,又是沒有目的的亂走,再加上這附近還是住宅區,幾乎沒有看到什麼店面,更別提吃素的地方了,原本還想說如果有賣素食的一般餐館就進去用個餐順便借廁所,結果最後是靠著便利商店的即期麵包加二顆茶葉蛋,沒辦法,買了然後再找地方用餐。
在住宅區的附近發現有涼亭的公園,日光慢慢變強了,於是自己也慢慢地用餐。終於把揹包那600 C.C.的水喝完了,於是從行李箱中取出3公升的水補充,同時也充當洗手用的水。
住宅區走到底是一條河流,於是用完餐稍事休息的我,打包好垃圾拿在手上,繼續走,延著河流走,順著樹蔭走,慢慢地,走出了舒適的住宅區,附近仍是不認識的地方,也沒有想說要打開手機的地圖看看現在在那,了不起就看了一下時間而已。
走出住宅區後,大概已經超過12:00了吧,看到有一堆騎手,盯著手機在等訂單,就是幫忙送外送的那群騎手,想著這里還蠻熱鬧的,抬頭看了一下店名...是有印象的早餐店,隔壁也是有印象的餐館,再往前有也是印象的健身房,是的,我繞回來了。

向沒走過的地方

彎曲的河流,不熟悉的路線,似乎是這二者的重疊導致我非本意的繞了很大一圈,而且雖說是繞回來了,但這也並非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也不在意,只是,繼續往前的話會走回去,於是在下一個路口,我蓄意的往沒走過的方向前進,那是一條比我現在走的路還小一點的道路,大概是四米寬。
我繼續走在沒走過的路上,看著第一次看到的街景,電線杆上貼著尋找貓的傳單,想說有機會可能可以幫忙,於是拿出手機拍了下來。
繼續往前走,走到了一個很多路口交會的地點,旁邊是很長的人行道起點,人行道是一條長約四百米,寬約六米的道路,感覺上是可以在這邊進行滑板之類的訓練的道路,我沒有走向這條人行道,而是往人行道的斜對角走去,那邊是一條小河川。
小河川旁也有設置人行道,此時我也覺得累了,於是再找個蔭影處休息,補充水份,時間是12點多,也是日照最嚴厲的時候。
坐在小河旁,脫下拖鞋看看腳底,啊!原來我的鞋子這麼髒嗎?腳底有一塊已經是黑色的了。
覺得應該休息夠了,明知腳很酸也沒辦法,因為那是無解的事情,這似乎是個性使然 。

再次尋找廁所

循著小河川繼續走,走出河川後,開始又有生理需求了,想著如果是古代的話,應該可以在路旁解決,現代人其實承受很多枷鎖,但的確也因為這些枷鎖,創造了更好的生活環境。
想著這些無聊的事,走著走著,又發現了一條親水步道。不過,這次不能走進去,因為那邊一定沒有我需要的設施。
前方是十口路口,路口有間便利商店,從看板上看不出來有沒有提供廁所,而在便利商店隔著一條馬路後是公務人員上班的地方,是說今天沒有上班,可能沒辦法借廁所。
往那個方向前進後,經過便利商店時,看到店內有提供廁所,感恩的使用後,回到十口路口上,決定走與剛剛的親水小路同一方向了,走著走著,看到了便宜的旅社,住宿五佰元起,如果現在是晚上,我一定毫不猶豫的入住,但現在是下午一點多而已。
不只是腳,手也是累,途中不停的換手拖著行李箱,將空著的手放到眼前後,發現它甚至有點在發抖。
往前走又看到親水步道,於是走了進去,找到蔭影處繼續休息。揹包的水又喝完了,再次透過行李箱中的水瓶將其補充,水瓶也差不多剩一回的量而已了。
這次休息的比較久,畢竟真的累了。不過休息過後,還是得出發,再次向前出發,看到有間小廟在親水步道旁,繞了進去,在那放了二十元的結緣金,切換到有商業氣息的小路上。

熟悉的地方

走在親水小道上時,突然發現這裡是自己曾經騎腳踏車來過的地方,但當時卻從沒有停下來過,就跟自己的人生一樣吧,自己對沒有興趣的東西不會花費心思停留。
因此,實際上將其認為是知識上的一個地方,並不是熟悉的地方;切換過去的那條有著大量攤販的小道也是,自己可能只來過二次,而且是騎著摩拖車來買東西的,這裡是與自家騎摩拖車大約半個小時路程的地方。
即使如此,也不算很熟,於是東看看,西繞繞,但沒有吸引我的東西,於是繼續的往前走。
又經過了一間較大的廟,於是決定進去看看,廟那裡的路對拖著行李箱人較不友善,於是在大門與正殿間的空間中,大概看了一下,稍微遠遠的拜一拜後,就又離開了。
再次無目的,無方向性的走著,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路口旁是公務人員上班的地方,過一條馬路就是便利商店...是的,我又繞回來了,那是我剛剛借廁所的便利商店,剛剛來的時候是從便利商店過來的,現在是從公務人員上班的地方過來的。
嘆了一口氣,坐在公務人員上班的階梯旁休息一下吧。

剩一個方向

這是一個十字路口,便利商店的一邊是我來的方向,一邊是我去的方向,而我所在的是便利商店的對面,也是我走過來的方向,十字路口只剩一個方向我還沒去過。
於是打起精神,往最後一個方向前去,走到十字路口旁,發現一個賣彩刮刮樂的大叔,本著布施的精神,買了一張二佰元的刮刮樂,有空再來括吧,先收進揹包裡。
這裡也是我不熟悉的地方,不過發現自己的心,已經沒什麼餘裕了,本來還能平靜笑著的臉,也因肉體的痛苦而笑不太出來了。
一樣無目的,隨便亂走,出發前的期許--想多與人交談的目的也不知丟去那裡,就只是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的走著。
即使能稍稍露出微笑,下一瞬也會受肉體的壓迫而影響到心靈。
再次來了一個路口的交會點,想著不會吧,這裡也是我今天走過的地方,旁邊是不同的親水步道,斜對面是適合練習滑板的人行道...,下一個瞬間,我決定今天要回家了。

回家

回家的路

雖說不是本意,但重復了三次走過的路,而且走了五個多小時,我只離開家裡騎托車三十分鐘的距離,於是我決定要回家了。
雖說決定要回家,不過今天既然是走出來的,希望避免坐計程車回家的窘況,於是走上斜對面的人行道,往大概是家的方向走去,雖然不熟這裡,但畢竟是離家三十分鐘車程的地方,大概方向還是能辦別的。
途中,終於看到熟悉的大道,於是確實的往熟悉的方向走去。
不顧腳的情況,稍微繞了一下路,為了看一下喜歡的店在這個長假裡有沒有特別的公休日,畢竟家裡離這裡有三十分車程,要是白跑一躺也是令人困擾的事。
在繞路的途中,遇到了一位掛著小籃子,賣一些簡單東西的阿姨,跟我對上眼後,找我推銷,最開始還想說我不缺什麼東西的拒絕,但她再次跟我推銷時,我想說糖果我可以接受,於是跟她買了糖果。
她跟我道謝後,可能看我拉著行李,於是跟我聊起天來,她是我這段旅途中,第一個對我有興趣,肯跟我聊天的對象,但我心中的法已被我的肉體覆蓋了,我並沒有懷抱著法心跟她聊天,只是很平常的,高興地跟她聊著天而已,在跟她道別後,我才想起這個事實。

腳踏車出動

在回家的最後一哩路上,我發覺我的腳真的不太行了,要嘛休息,要嘛找代步工具回家。
這附近已經算是我熟知的地盤了,加上我的行李是一個揹包加一個行李箱,我決定中止我的步行,租個公用腳踏車回家。
將行李箱放在前方,揹著行李,千辛萬苦的先回到家後,缷下行李再去還腳踏車。
回到家稍事休息後,我看了一下手機裡的地圖,我今天總共走了17公里多,加上最後的腳踏車是2.6公里,我這一趟離家的行程,時間大約是七個小時,路程大約是20公里,重點是圍繞在一個行政區裡,我最後發現,我只有從我家走到隔壁的行政區,只後就在那個行政區裡繞不出來。

講笑話給大家聽

回到家後,先到家裡的神明拜拜一下,只是,是心理作用吧,總覺得神明的嘴角莫名的生動,就如同在笑我一樣。
過了三十分鐘後,家中的長輩看到了我,她很吃驚,因為我雖然是無目的的外出,但已經說有可能今天不會回來了。
我於是將我的遭遇,當成笑話說給長輩聽,當然,他們都笑得很開心。
然後我又打了通電話,去告知當初勸我出去走走的師父,她也笑得很開心。不同的是,她給了我一些回饋,我將師父的回饋條列一下:
  • 漫無目的對我這個人不通用,還是需要一個目的再搭配行程。
  • 想增加聽眾需要緣份,也有的師父是透過持續定時定點的方式,增加互動的緣份。
  • 透過這次的事,才能知道想要什麼,需要什麼,這些都是行動後才會知道的,所以不會是無用功。

後來

當晚,頭有針在扎的感覺,這是感冒的前兆,臉及手有點熱,這是未來會脫皮的現象。於是晚上吃了個飽,吃了一些解暑的東西;臉與手就不理它,反正那是一種自然現象,而且對生活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感覺上腳是最累的了,做好了明天會「鐵腿」的心理準備,當晚大約七點多就睡了,一覺到天亮。
幸好,隔天起來,沒有感冒頭痛,連作好心理準備的小腿酸痛也沒有發生,還蠻不可思議的,只能說神佛保佑吧,至於臉與手的發熱,同樣不管它。
第二天回到日常生活,暫時決定先將網路當成聽眾了,這樣比到處亂走輕鬆多了。
至於未來是否會有第二次的步行體驗,只能說目前仍未決定。
PS:最後那張刮刮樂摃龜了。
記錄於2023/04/03
chienjung tseng
chienjung tseng
修行人的有感而發,個人修行的基準為﹝求心安的正確八捷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