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朗〈如果我的童心還在〉:重拾遺失的美好

2023/04/19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圖源:博客來網站
藍朗〈如果我的童心還在〉

那個孩子
不小心砸碎了窗

你很生氣
指著地上的碎片

他很興奮
指著窗外的太陽


一、作者與作品介紹:

藍朗,香港詩人,著有城市詩集三部曲《危城》、《我要和你一起腐爛》及《如果人間煉獄中有你》;詩作散見於《野薑花詩集》、《好燙詩刊》、《衛生紙+》等報刊。
〈如果我的童心還在〉收錄於其城市詩集三部曲的最終章《如果人間煉獄中有你》當中。

二、賞析:

〈如果我的童心還在〉是首精煉直白的短詩,篇幅不大,僅有三節,且每節詩句不過兩行;語言文字也不同於常見的華文現代詩,沒有過於扭曲的語言,沒有拗口難讀的文字。然而這首詩卻並不礙於它的短小直白,僅透過一組鮮明的對比——「成人/孩童」視角的對比,便醞釀出了精采的詩意。
首節詩先是帶出整首詩的故事語境,讓讀者意識到一場日常悲劇的發生——「那個孩子/不小心砸碎了窗」。
於是讀者便能順理成章的讀出第二節詩的「你」的感受——「你很生氣/指著地上的碎片」。「你」的出現,使讀者一讀到便置身其中,想像自己成為了「你」。在正常情況下,當讀者/「你」面對孩子砸碎窗時,相信許多人的第一反應都是憤怒,感到生氣,此為人之常情。
然而第三節詩卻峰迴路轉,寫道:「他很興奮/指著窗外的太陽」,原來砸碎窗的孩子,並不生氣,反而很興奮,因為原先存在的窗,阻隔了「他」與太陽的對望接觸,在破窗之後,「他」才能真正體驗到窗外的世界,感到興奮也是有理,卻是與「你」的視角截然不同的結果。
由此可見,當發生碎窗事件時,若「你」僅注視著碎片,便無法像「他」一樣看見窗外的陽光,無法看見窗外的世界。窗的意象,表面上象徵了窗內/窗外的界線,同時又深層的隱喻了成人/孩童的界線。在孩童逐漸成人的過程中,我們的視角從窗外的陽光漸漸轉為了窗的碎片,我們遺失了許多生活的耀眼陽光,遺失了許多人生的窗外世界,正如藍朗在詩名所指出的——「如果我的童心還在」,我們是否能夠重拾遺失的許多美好呢?這首詩的詩意與哲思,都在在提醒了讀者,重拾童心之必要。

閱讀版本:藍朗,〈如果我的童心還在〉,《如果人間煉獄中有你》,新北:斑馬線文庫有限公司,2020年3月。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程冠培
程冠培
41追蹤者
21內容數
中文系研究生,曾為兩個詩社的編輯群成員。 喜歡創作文學、閱讀文學、享受文學,想用文學的眼光看世界。 目前正在經營出版專題「好讀」,歡迎大家來閱讀與分享我寫的一些書評,也希望能找到讀過這些書的人,有機會能夠跟我一起互相討論,互相分享心得。
本專題將以書評的方式,適時結合簡單的文學理論,並運用上位後設思考的模式,分析文學作品、理論專書。 上位後設思考,是藉由分析文章的架/結構、象徵/意象、技巧與作品內涵,但不涉及內容的分析法,屬於後現代的閱讀與分析模式。這樣的思考模式,是筆者正在大量推廣的文本分析法,邀請讀者一同加入新興閱讀人的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