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夫妻對食

2023/06/14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埋首書頁,天色加上燭光,對眼睛倒不是太吃力。
蘇期一頁一頁翻過去,一邊讀一邊分類,把所有可能用到的內容都先摺起來。
「我從來沒見過有人看書能看這麼快……」容若都要看呆了。
「我只是想先找到妳剛才說的大米、木薯和粗栗,所有折起來的頁數都是有用的,不過飯要一口一口吃,凡事都不能太著急。」她一邊翻頁摺頁,一邊還有空跟容若閒聊。「如果可以種黑棗……就是君遷子……唔,等主食產量穩固之後先種這個吧,還能做成柿餅,保存期限長,而且如果好吃說不定還能外銷……」
「……柿餅是什麼?」容若呆呆地問。
「一種日曬後風乾而成的水果製品,很好吃,通常拿來當零嘴……」
「外銷……又是什麼?」
「就是……把自己做出來的東西賣給別的國家……的意思。」她翻完了手上那卷,又重新往前找了幾頁剛剛摺起來的頁面,翻出一張插圖,然後把整卷書交給容若。「妳把這張圖交給負責製作兵器的工匠,讓他們至少做出十把來。」
「這是……?」容若還是呆呆的。
「翻土用的工具。剛才看到書上說的,木薯種植的土壤須深耕,用適當的工具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啊……」什麼叫工具?什麼又是最佳效果?容若覺得自己完全變傻了。
「快去吧。」發什麼呆呢。
打發了容若之後,蘇期繼續回到桌前。
燭光搖曳映著紙上文字,她若有所思抬頭環視著周遭,似乎有些模糊的印象在浮現。穿越之前,她好像很常像這樣坐在桌前,讀些什麼或寫些什麼……但那時候的她,又是什麼樣子?
她也還沒弄懂,為什麼一睜開眼就來到這個陌生世界……明明知道自己不屬於這裡,也不是這個身分的人,卻想不起來原本的人生……難道是作夢嗎?身處夢境的時候,往往會忘記現實……可是她確實會感覺到痛和肚子餓……這又不可能是作夢了。
反反覆覆也想不出什麼結論,蘇期乾脆不想了。既來之則安之,古人的話,多少還是有點道理的。
她一卷卷翻閱過去,很快沉溺在書裡,直到容若風風火火走進來,又讓人端了一桌子菜,才知道原來不知不覺又到用午膳的時候。
「女王先用膳吧,看了一上午的書,肯定累壞了。」
「還好。」雖然不覺疲累,但的確得讓眼睛休息,於是她從善如流放下手裡的書卷。「對了,妳拿過去的圖紙,他們看了之後怎麼說?能做得出來嗎?」
「女王放心,都安排好了,趕工快的話,說不定還能在覲見禮之前完成呢。」
「那就好。」容若擺上菜餚,食物的香味熱騰騰地散發開來,蘇期感覺自己又餓了,但……「這也太多了。」份量足足有早餐的三倍啊,而且為什麼都是雙份……?
「女王不知,狼族風俗,大婚後連續三日,王與女王都要共進午膳。」容若邊說邊從婢女手裡端過一塊看起來很有嚼勁的肉,放在蘇期面前。「這是羊脖,女王與王共食羊脖,寓意姻緣綿長不絕,百年好合。」
需要咀嚼很久,所以象徵婚姻綿長……這邏輯果然簡單粗暴……蘇期亂七八糟的思緒正要飄遠,卻有人從外面掀帳而入。
只看了來人一眼,蘇期感覺心跳莫名快了兩拍,她不自在的轉開視線,然後又意識到自己似乎有點失禮,又將視線轉了回來……這一連串有點傻氣的動作都落在納蘭真眼裡,他微微一笑,心情愉悅地受了容若的拜禮。
這對堂兄妹互望了幾秒,沉默中交換了幾個只有彼此知曉的訊息。
「那交給我吧。」容若說完這句沒頭沒尾的話,向蘇期又行了一遍禮,就推開帳圍出去了。
容若一走,整個室內就安靜了下來。
蘇期有點侷促的坐著,具體來說,這是今天兩人第二次見面……卻也是第二次獨處,不知為何,她有點不知所措。
男人泰然自若落坐她身側,蘇期覺得自己半邊身體都僵了。
「我的女王,昨晚不是能言善道嗎?」納蘭真的手自然而然地攬上她的腰,側眸望過來,冰藍眼眸閃爍笑意。「怎麼……見到我如此緊張?」
「我不知道……你放、放開我。」又是那該死的設定,男人的手一碰到自己她就覺得全身發軟,這真的太不科學!
納蘭真從善如流收回了手,拿起桌上的餐刀與羊脖,手腕轉了兩下就俐落地片了兩小塊肉,自己吃下一塊,另一塊則遞到蘇期嘴邊。
卻之不恭卻之不恭……她一邊心裡建設,一邊張嘴吃下。咬了幾下之後發現……這不僅僅只是有嚼勁而已……這麼韌的肉,要多好的牙才能咬動啊?原來古代遊牧民族牙口不好還真沒辦法結婚……
見她表情古怪的咀嚼了老半天,納蘭真失笑。「真咬不下去,換一塊,別勉強。」
「……我可以。」草原上糧食珍貴,絕對不能浪費食物。
不就是韌了點嗎?蘇期就不信能多咬不動,我嚼嚼嚼嚼嚼……
等納蘭真吃完整個肉包捲餅,她終於吞下了那塊羊脖,覺得整個下巴都痠了,而且好渴。
他端上羊奶,看她囫圇喝了好幾口,才出聲:「女王當真辛苦了,就此等氣勢,我倆必定婚姻和睦,百年好合。」
噗!……「咳咳咳……」蘇期覺得自己都要嗆死了,這哈士奇一定是故意的!
「怎麼了?」
「……咳咳……」她才不是為了姻緣長久才勉強吃下那塊肉的好嗎?只是不想浪費食物而已!蘇期心裡大聲的腹排,卻咳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我的和親新娘真是,太可愛了。納蘭真取下一旁的水袋,倒了半碗水遞過去。
蘇期喝了好幾口水才緩過去,好不容易不咳了,她賭氣似的取過奶酪,側身背對男人,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生氣了?」男人明知故問。
哼。蘇期一口口吞著奶酪,要不是臉頰還在痠痛,她一定張嘴大吃特吃。這討厭的哈士奇!讓他取笑自己?哼!
納蘭真笑著從背後環住了她的腰,將人擁入懷裡,她的背抵著男人的胸膛,很暖,近得能聽見磅礡有力的心跳聲,還有近在耳邊的低語:「我說過,我會護妳一聲平安,若妳不願,絕對不碰妳。所以不用那麼緊張。我是妳的丈夫,不是外人,更不是妳需要防備的人。」
所以,他剛才是故意逗弄自己的,為了讓她不感到尷尬侷促……這男人,出奇的體貼細心啊。
穿越到這個世界似乎……還不錯。兩天來,她第一次這麼想。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