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比看展】垃圾桶中的愛─班克斯

沈菲比
發佈於菲比在工作 個房間
2023/07/02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藝術史上第一件在拍賣會現場創作的作品

2018 年,Banksy作品《氣球與女孩(Girl with Balloon)》在蘇富比拍場落槌成交的瞬間變成《垃圾桶中的愛(Love is in the Bin)》至今仍是當代藝術界的重要討論。可能有人會說這是藝術家既有的名聲相輔烘托,或說自毀作品這項行為太引人爭議(但如果今天是菲比自毀作品,應該除我之外沒人在意)。以上這些客觀又明眼的條件當然可能是作品被討論的原因。但最最重要的是這件作品它擾動了「創作」與「市場」、「次文化」與「主流」間多重對話的可能性
首先,關於「創作」與「市場」這點。可能有人會問Banksy要自毀作品,難道拍賣公司會毫不知情嗎?這是不是創作者與藝術市場的一場合謀(敲詐)?因爲這是藝術史上第一件在拍賣會現場創作的作品,而藏家還確認購藏(不棄標),並且由藝術家代理機構「Pest Control Office」將該作重新命名為《垃圾桶中的愛》,其實菲比覺得這情況有點像「我下聘預計要娶進門的是愛麗絲,但婚禮當天進我家門的是紅氣球,然後我還欣然接受了這位才剛認識的她」。
在「次文化」與「主流」這部分。就菲比個人感受而言(若這項作品 / 行為是藝術家丟給每位觀眾創作與價值間的關係反思或提問,以下菲比就放膽答題)。首先,我們平日看見Banksy的作品大多就是在街上的噴漆塗鴉,但是,一旦作品進入藝術市場,藝術家就會選擇維多利亞式的畫框為其裝裱。依菲比過去(為自己、同學或藝術家)近30年為作品選框的經驗來說,若為Banksy的作品選框,應該會選擇更簡約的框型,且唯有當我們以油畫繪出帶有古典氣息的作品,才會選擇這種又重又大又繁複的畫框(也就是說我們選擇這類框型的機率並不高)。
此外,Banksy在街頭的作品多在街角男性人類(尿)水柱發射區落腳(就是那個高度,就是那個角度),但進入室內的作品卻被慎重裝框、掛置、打光,完全殿堂級接待啊(不知同為作品鄰居的街友,是否也能享有此等待遇?)。
展覽主視覺 圖片來源: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MoCA Taipei

MoCA「垃圾桶中的愛─班克斯」國際巡迴展

2023年,疫情趨緩。收藏家期望透過無償分享,讓全世界的觀眾能夠近距離觀賞這件作品,而「垃圾桶中的愛─班克斯」國際巡迴展的首站,就選在了台北當代藝術館。當代館長年以藝術回應當下社會議題。無論在政治、人權、環境、性別上都有深刻的討論,這些努力正與Banksy關注社會正義倡議人權價值等精神相互契合。
此次展覽採線上預約制,免費參觀,因應展間容留人數與觀展品質,觀眾須提前至ACCUPASS活動通預約 (https://mocatpe.tw/art04qraRA),展覽期間分三梯次開放預約:第一梯次6/21(三)中午12:00、第二梯次7/5(三)中午12:00、第三梯次7/19(三)中午12:00。
《垃圾桶中的愛》作品正面 圖片來源: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MoCA Taipei
這次當代館將展間(MoCA Studio)硬體做了諸多升級。或許「恆溫恆濕」對許多美術館而言是項必然,但建築體是一棟古蹟的當代館,工事得符合「古蹟修復與再利用」規範,並且原始建材也有許物理性衰退的可能性,所以要做到(你想當然的)恆溫恆濕並不容易。但為了迎接《垃圾桶中的愛》,當代館還是在短促的籌備期間,與一眾支持館方的好朋友一起做到了。以下直接複製當代館駱麗真館長所撰寫的展覽介紹中的感恩片段:
感謝友好單位路易莎咖啡、財團法人紀慧能藝術文化基金會的大力支持;感謝嶼山工房、沁弦築影、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協助規劃MoCA Studio展示空間,完善地營造空間氛圍,讓參觀的民眾更能聚焦在作品本身的種種討論;感謝翔輝運通股份有限公司與蘇富比在國際運輸方面提供的建議與協助;感謝恆成紙業的紙張獨家贊助;感謝規劃深度報導的文藝賦格-鏡電視、關鍵評論網等媒體,同時陸續來自各方的支持與建議共同凝聚成本展得以實現的重要力量。
《垃圾桶中的愛》作品背面 圖片來源: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MoCA Taipei
此外,為了呈現《垃圾桶中的愛》(觀賞無死幾角)的特色(參觀時請務必確認作品後方有兩款作品名稱貼紙),當代館特製了一座透明(防彈)玻璃展櫃。正面可見畫框下緣被裁成條狀(的女孩),但上半部仍保留心型紅色氣球圖樣;而背面則可看到碎紙裝置,長形凹槽內還有BANKSY的簽名(字跡娟秀,與平日大罐一噴的署名情調大不同),請一定要好好觀賞作品背面喔。
《垃圾桶中的愛》作品背面Banksy簽名 圖片來源: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MoCA Taipei

你覺得呢?

不知當你親訪當代館時,是否會產生和菲比類似的感覺受呢?只能說現場真的很美,菲比以為自己去了一趟羅浮宮見了蒙娜麗莎小姐。當代館《垃圾桶中的愛》的展出現場完全聖光煥發,請務必來到現場親身(近身)沐浴在Banksy原作靈光中,走出展場,宛如新生。而這樣的感受也就正如館長所言,這真真擾動了關於次文化與主流之間多重對話的可能性,此次《垃圾桶中的愛》真的會讓你看過就沐浴囉。然後既然說到羅浮宮就想到Banksy與妹妹間的對話。
小時候,妹妹丟掉我一大堆畫
我問她那些畫在哪?
她聳聳肩說:哎呦,那些畫以後又不會掛在羅浮宮,對吧?

妹,我作品進羅浮宮啦

然後,Banksy2004年就直接將一幅名為《Mona Lisa Smile》的畫作帶進羅浮宮,當然並他沒有依循佈展動線,而是和一般觀眾一樣買票入館,然後自己把作品上牆,並沒有人協助他校正懸掛水平。Banksy這幅畫將羅浮宮鎮館之寶《蒙娜麗莎的微笑》那張讓人猜不透心思的臉置換成一張黃色大餅笑臉,讓我們無須再猜女子情緒。此後他也利用相同手法,將自己的作品送入知名美術館(自主)展出,完全消滅妹妹當初對他的(不看好)預言妹,我作品進羅浮宮啦!
Mona Lisa smile Banksy prank Louvre-my Banksy Copyright © 2023 Fine Art America - All Rights Reserved
另外,《垃圾桶中的愛》在當代館的展示氛圍其實也和《蒙娜麗莎的微笑》在羅浮宮的展示氛圍很類似喔。只是當代館比較友善一點,只放置些許紅龍,沒有羅浮宮的陣仗浩大(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看了觀眾後腦勺?還是蒙娜麗莎的臉?)
《蒙娜麗莎的微笑》在羅浮宮與動線紅龍。圖片取自網路
《蒙娜麗莎的微笑》在羅浮宮與動線紅龍。圖片取自網路

Banksy的幽默智言

這次菲比很榮幸能夠主持「垃圾桶中的愛─班克斯」國際巡迴展開幕記者會暨貴賓預展。但更有趣的是在接到這份工作邀約之前,菲比先是買了一本Banksy的英文畫冊,幾週後又買了一本中文畫冊,然後幾天後就收到這份工作邀約。
以下節錄菲比在書中讀到讓我會心一笑的Banksy發言。
給用模板作畫的建言
要讓自己隱形最簡單的方式就是
穿著螢光背心,帶著小電晶體收音機,把調頻廣播放得很大
如果有人問你的畫是否合法
你只要抱怨一小時的費用太低就好
菲比翻拍Banksy畫冊封面
讓自己聲名大噪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只為了出名而畫的作品,絕對不會讓你出名
名聲只是你做一些其他事情的副產品
你不會因為想拉坨屎,就去餐廳點道大餐
第二段發言或許可作為Banksy是否有需要和拍賣市場合謀的回應。答案還挺明顯(應該是不需要)。作品因藝術家自毀而升值只是副產品非其目的。此外,他的立場始終站在資本主義對立面。但有趣的是他也曾經說過:「在資本主義還沒粉碎之前,我們想改變世界也束手無策。這時候,我們都應該出去購物,好好慰問自己」。
菲比翻拍Banksy畫冊內頁
菲比翻拍Banksy畫冊內頁
菲比翻拍Banksy畫冊內頁
我畫了三年老鼠才有人跟我說
「很妙,因為art (老鼠) 拆開後重拚就是rat (老鼠)」
我還得假裝自己向來都知道這事
菲比翻拍Banksy畫冊內頁
25會員
105內容數
藝文工作者,喜劇性格,老派思想,用力過著堅持與理想並進的人生 現以做展覽的、畫圖的、做菜的與教書的等身份切換中 Art Facilitator Phebea Chun-Yi Shen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