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中之龍7:器量

2023/07/2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EGA 人中之龍7:光與闇的去向

潛入橫濱貿易公司前的夜晚


  少經波折,鄭小流氓似乎終於虧見主角春日一番的器量;所以脫口說出故事切入點的橫濱貿易公司情報。但似乎人沒有連自己為何脫口而出自己也不能辯明自己的意志,於是慌慌張張地又再次問一番不會洩漏他的把柄吧?一番只是再次說明於情於理上都不可能,最後又道:「你會突然說起橫濱貿易公司,是因為判斷我可以信賴吧?謝謝你。」
  看到這裡不禁一陣頭皮發麻。這句謝謝才真的是一番的器量。不管是怎樣的人,無論如何微小卑微狡詐市儈,所有的信任都等值,所以一樣鄭重地背負。
  此番轉折結束後,主角的三個大叔準備回窩小酌等待明天的潛入計畫。他們分別對隊伍裡唯一的女孩子小紗說:小心夜路。不過以小紗的身手要小心的可能是襲擊小紗的不良。諸如此類,小紗笑對互道晚安;只有一番看出了小紗的寂寞與遺憾。一番本來只是點頭示意轉身離開,卻在幾步之間無法抗拒自己的本心回頭,正好看見小紗俐落轉身的背影。
  ⋯⋯他們是不合乎此世體裁的低端人口。但他們的心都是真的。所以一番遲疑又傲嬌地開口問小紗要不要去他們那邊坐坐?但不可以嫌髒嫌臭。小紗卻露出如少女般喜出望外的純粹笑容,反問可以嗎?
  當時的音樂是這首。
  與其說旋律中寂然蕭索剛好襯了小紗的心境,在我看來卻是描寫一番聞一知十的敏感,當事人還沒感覺到的落寞都先一五一十落入他的心裡。

我還在聽呢?


  在店名為《倖存者》的酒吧裡,小紗隨口提了自己的前半生。但匆匆一敘,似乎馬上感覺到不適合再說了。這不是開心的話題。所以小紗沒有再解釋說明什麼——自己的往事,沒辦法改變的事,沒什麼好解釋的——改為乾掉剩下的酒,選擇心不在焉的沈默。但是一番凝望小紗一改往常潑辣直爽的模樣,看著小紗真的打算讓那些話語都隨著酒精消失在自己的舌尖,輕聲說:
  「我還在聽呢?」
  ⋯⋯如果世上有動物語言翻譯,當你講到一半痛苦失語哽咽的時候,狗在你身邊用濕潤的鼻子碰你發出小聲「嗡嗚」的聲音;翻譯機大概就會翻成「我還在聽呢」吧。
  這裡,編劇沒有讓一番問:「然後呢?」沒有讓一番的陪伴裡參有任何「想知道」的雜質(也不用提問打斷/拘束對方想講的任何事情;)而是像個盡責的守門人,守在淚濕的枕邊提醒陷入多重噩夢痛苦反芻的人,「我在這裡,我所在的這裡,才是你的當下。」
  以一番的成長軌跡看來,他站上「守門人」的位置或許已有無數遍,看過太多曲折;故而在小紗放棄深談的瞬間,就好似已經同步完所有尚未道出的苦痛,而顯得憂慮悲憫。
  與前作的主角桐生先生不同,一番的講話方式有時夾雜著俚俗的江戶腔,令我不由自主地覺得他的話語有底層人物靈巧周旋在世的人情味,所以既不冷峻也不硬漢(不像任何一位人龍製作團隊喜歡描寫的「帥氣」模板。)。
  如果說桐生先生的器量是「底線只有那幾個,除此之外的事情無所拘泥的仁厚」的話;或許一番的情況是,因為看了太多別人的波折委屈心傷,所以大部分的時候,或許他先決假設了別人的為難苦衷。他的器量可能是「無論如何願意傾聽(試圖理解)的寬容。」
  人龍系列的故事背景總是在五光十色霓虹閃爍的都市裡;而不曉得從什麼時候起,製作團隊會藏彩蛋,把註腳或暗示放在招牌裡。所以才會有佐川(人龍0的重要反派)脫離故事、離開小巷時,正好背影被巷子口的酒吧門口圈成一張照片一樣;酒吧招牌如橫批,名曰殘響。而本作中讓玩家想了又想的酒吧老闆到底是不是柏木先生,大概答案就是招牌名的《倖存者》。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6會員
123內容數
主要以主機遊戲為主,觀察題目多為故事創作、人物塑造等,雖然是觀察,但寫的是主觀感覺到的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