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Judgement湮滅的記憶:狡猾的世故

2023/12/1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EGA 審判之逝:湮滅的記憶

©SEGA 審判之逝:湮滅的記憶

(有與主線劇情不太相關的據透)




自囿於赤誠


  本次主題是校園霸凌。在故事前期的校園霸凌事件中,八神因其它案件找到受害者詢問相關內情,而被受害者認出先前八神的不具名解圍因而收到受害者的感謝。受害者香田不禁說出被霸凌的起因,自己夢想高中生活的籃球社團活動,卻因為沒有受過籃球訓練而完全無法融入;在被八神指出之前,一直以為『是因為自己給大家添了麻煩,才會有此等遭遇。』八神考慮措詞回答:「你也可以選擇逃跑。」香田不由自主地焦急挫敗含淚反問:「那不是太狡猾了嗎?」

  這裡腳本用『狡猾』這個字眼太精確而一語道盡一切。

  精確在於,認為自己沒有正面面對自己的夢想所以狡猾,因此從這個強迫觀念中誤判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為「一種試煉」。而「沒有正面面對」這個看法對夢想極為赤誠(或說潔癖,)確切描寫出孩子受困於純真無邪的模樣。(這個世界太不合理,但這個不合理只用受害者的一句「狡猾」勾勒,讓玩家心想受害者笨拙不知變通——但這才是不合理的地方:對夢想赤誠何罪之有。)再者,會這麼想的受害者,本性認真,所以才始終沒有辦法求救逃離這個霸凌循環。

  八神看著香田沒有反駁,只是想了想回答:「那這樣吧,換個說法;如果有絕對不想放棄的夢想,路徑就絕對不止一條。你不一定要在學校社團實現這個夢想,不是嗎?」

  八神或許看過層層生死與縱酒高歌與路邊落魄,造就他人格裡顯得冷硬的部分(理解事情不如表面,所以不隨意賦予自己的同理溫情;)又剛好這份冷硬讓少年少女們感到那是可以依託的「客觀描述」,而非藏了太多我希望你如何如何的「主觀建言」。受害者終於釋懷自己。




不肯定也不否定的嘲諷


  稍後八神因同案件找到霸凌加害者的男同學兩名,詢問相關內情。因為所以,當然也問到了霸凌事件。男同學擺開『我們是被添麻煩的那一方』的自衛心理,甚至出言「不如說多虧了香田,我們隊伍團結一致咧。」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舉措有無問題。八神聽完相當不愉快的描述後,傻眼回答:「對單獨一人初學者的女孩子,聯手一起圍剿貶低對方,因此整合了團隊大家一條心?你們可真是了不起啊。」

  沒有面露嫌惡也沒有指責,只是彷彿在街上遇到低級小混混般不屑一顧的咋舌;不指導責罵彷彿無言說出『你們無可救藥』,反而像削骨冷風一樣警醒了其中一位加害者,至今為止的言行是何等丟臉,不值得大聲誇耀。

  故事描寫入木三分,常見情節但不俗不豔,不禁懷疑這裡有誰的人生經驗混入其中。






26會員
122內容數
主要以主機遊戲為主,觀察題目多為故事創作、人物塑造等,雖然是觀察,但寫的是主觀感覺到的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