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不做旁人口中的怪物,只需成為重要的人眼中最獨特的存在。

2023/07/1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熟悉編劇家坂元裕二的劇本風格,肯定不難理解他一貫想表達對社會議題的關懷,而這次的《怪物》交給了擅長拍攝家庭主題的是枝裕和導演,也像是將批判轉化成了溫柔的鏡頭。

raw-image

到底誰才是怪物呢?

是過度擔心孩子、像是恐龍家長的單親媽媽? 還是疑似會對學生體罰的小學老師?或是會拿著打火機燙傷孩子、罵自己孩子是豬腦的家暴父親?

同一件事情,不同立場的人們,都會有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原以為內心想保護自己覺得重要的人,卻忽略了那份善意,有可能傷及無辜的旁人,由一件小事、一個謊言,進而演變成惡,而那個從心裡長出來的惡意,就是「無形的怪物」。

-防雷線-

以下略涉及劇情討論,請斟酌閱讀....


怪物級的實力演員演繹充滿人性的劇本

坂元大神 總是能在日本戲劇中創作出不少的金句,不能免俗地還是喜歡收集他所寫出的台詞,同時也是這些常見的固定班底實力派演員,以精湛的演技串起這個充滿殘酷人性寫實面的劇本。

中村獅童飾演單親爸爸

中村獅童飾演單親爸爸

「把豬腦移植到人身上,那算是豬還是人?」

故事的起源好像都該歸咎於這句罵孩子的「豬腦」。

中村獅童飾演單親爸爸,不管是以暴力來教養孩子的錯誤示範,在父職身份上的失能,亦或是自身在精神上的逃避現實,總是藉酒澆愁的失態。

語言上的暴力,對孩子的影響往往是更深層的,會一輩子影響人格發展。總覺得現實生活中,我們都很容易發現有這樣的父母親存在。

高畑充希飾演保利老師的女友

高畑充希飾演保利老師的女友

「你還記得小學老師的名字嗎? 反正大家都會忘了你,所以別想太多了。」

高畑充希把保利老師很勢利的女友演繹得淺淺的,但那個得知男友被學校開除了的眼神,卻十足地有戲劇張力!這個角色讓我想起以前在《追憶潸然》坂元裕二曾寫給她的那些複雜情緒的台詞。

田中裕子飾演小學校長

田中裕子飾演小學校長

「如果只有部分的人得到,就不能稱作幸福,要所有的人都能得到,才能稱作幸福。」

看上去既是憂鬱又空洞的眼神,對校園霸凌事件不斷卸責的小學校長,田中裕子也是坂元裕二作品中常見的演員,導演是枝裕和更形容她的演技是"會將一切不必要的東西削去排除,卻又保有人情味"。不意外地,她這次的表演也是有嚇到我了~


黑川想矢及柊木陽太 將孩子們之間純粹的情誼,表現得如此純淨透明。

黑川想矢及柊木陽太 將孩子們之間純粹的情誼,表現得如此純淨透明。

「我有喜歡的人,但我不能讓別人知道,所以說謊了,因為如果被別人知道了,我就會變得無法幸福。」

《怪物》雖拿下第76屆坎城影展最佳劇本獎,並獲得酷兒棕櫚獎,但我並不會定義它是一部BL導向的電影。而電影中所分成的三幕故事線,最後一段由男孩們所構築的世界觀,先不論曖昧不明的情愫是否存在?在那個雨過天晴後的草原上開心地奔跑著.... 黑川想矢柊木陽太這兩位童星將孩子們之間純粹的情誼,表現得如此純淨透明。

孩子在成長到大人的過程中,究竟會遇到多少的同學、朋友、師長,進而影響其價值觀的發展,沒有人能知道?
而所謂的幸福,或許只是遇見一個能夠交心的對象,就已經足夠!

raw-image

《怪物》的電影配樂是已故的傳奇音樂大師坂本龍一的遺作。也因他罹癌後期的體力大不如前,除了只製作《Monster 1》《Monster 2》2首全新的樂曲,其餘則是從其舊作中挑選而出。

當劇終片末出現紀念他的字幕,伴隨著音樂《Aqua》緩緩的鋼琴聲,也替有些沉重而悲傷的劇情,劃下一個撫慰的休止符。


圖片來源:映画『怪物』 公式サイト 



815會員
447內容數
記錄一些關於咖啡、美食、與美學生活的感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