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個七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2023.07.17

頭七,子女要請爸爸到會場做儀式,大哥捧著牌位,二哥拿黑傘,我還沒多想,師傅就把爸爸的照片放到我手上。

眼淚突然就滲出來了。

我不停搓著相框的邊角,像是每次和爸爸手握著手時,他習慣性地搓我們的手那樣,要他一步步跟好。

中場休息,我顧著這個那個餓不餓渴不渴,聊著照片如何如何,像只是場平常的家族聚會,只想讓每個人的傷淡一些。

雙腳膝蓋早已不能跪,毫不考慮就跪了,用力磕頭了,做足了你就會回來嗎?

師傅說我們唱得很好呢,你聽見了嗎?我們的音感,都是你生得好。

眼淚以為乾了,原來還沒。


2023.07.23

只知道三七是女兒七,原來會換女兒站正中間,代表上香、擲筊。

還好有決定做三七。

奇怪的男內女外傳統

這天豔陽高照,會館電梯口一直是擠滿了人,原來今天是「好日子」,又碰上後面的電梯故障。

看到我們做七的會館,原來也有人做告別式,禮儀公司說,私人會館做告別式比政府的場地貴很多,有些是為了趕著配合日子不得已,有些覺得私人會館較氣派,有些則是業者和會館有合作(推銷)。

看到有人在搬運塑膠膜封起來的棺木,問禮儀公司那是新的嗎?對,而且有時不能太早送來,因為每天的「用量」很大,會塞車。

當我們的哀傷成了一種產業,我忍不住職業病發,情感抽離,好奇提問,畢竟,平常也遇不到。

分心的儀式

今天讓小學和幼稚園的姪子姪女也來了。想不到這樣的氣氛下,最小的還能一直吵,分心的我在儀式的最後一段忍不住直肖想供桌上的豬肉,我最愛的豬五花。為了專心,我雙手合十閉上雙眼,卻未承想腦海中料理豬肉的畫面更是鮮明。

哥哥們低聲笑我那不是豬五花,而是比較硬的後腿肉,揶揄說不然我帶回家,我賭氣說不要,但又不爭氣說下周我再拿,我要親眼見證到底是不是豬五花。

#除了每天都沒睡好和好幾夜都失眠以及每天都掉淚之外
#食慾倒是以這時期來說很正常
#於是把儀式中覬覦豬肉當笑話逗阿娘

#父後記

Eileen's
Eileen's
瀝去生活的苦澀,品嘗生命的甘醇, 創造情境香氛,霎那即是永恆。 我是矮令,熱愛香氛的文字強迫症患者。   FB:https://www.facebook.com/eileensaysomething  IG:https://www.instagram.com/eileensaysomething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