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趁著中午陽光和暖,出門到附近的超市購物,在大樹如蔭的小公園旁遇見一個攙著老太太的年輕女孩。

raw-image

女孩紥著馬尾,挽著老太太的手,笑意燦爛,一手東指西指,似乎是在對老太太介紹附近的環境。

是祖孫吧,我想。

沒有什麼依據的猜測,只因為想起了外婆。

很久很久沒想起外婆了,但僅只這樣一剎的心念,就讓我紅了眼眶。

很多年前,我也常這樣挽著外婆的手,去買菜,逛街,散步。向來不多話的我,總是一路嘰嘰喳喳,像小鳥似的說個不停,因為希望外婆知道我很快樂,讓她放心。

學會開車之後,載外婆出遊,是我每個週末的固定行程。北海岸,石門水庫,陽明山,有時回想起來,都不太敢相信當年的我如此勇敢,上山下海,一無所懼。

而每週的出遊,照例要以一頓大餐劃下句點。中泰賓館的蒙古烤肉,淡水海風樓的炒蟹,石門水庫的活魚三吃,還有台北市區各飯店的自助餐,外婆喜歡看我們好胃口的大吃大喝,笑得瞇起眼,頻頻點頭。

最後一次帶外婆出門吃飯,是在一家五星級飯店的自助餐廳。她笑瞇瞇看著我們一家三口和弟弟吃喝,自己卻只喝了些湯,連平素最愛的蝦蟹也只勉強吃了幾口,就不動筷了。

陪她上洗手間時,聽見她在小隔間裡吐了。我隱隱覺得不安。

沒過幾天,外婆便住院,再也沒有出院。

是誰說過,哀慟永遠不會消失,只會慢慢縮小體積,最後變得像顆小石子似的,讓你可以放進口袋,隨身攜帶。在某個瞬間,你不經意把手插進口袋,小石子戳傷你的手,然後,一切又再回來了。

是的,一切又回來了,在這個陽光晴好的日子。

45會員
363內容數
愛閱人的生活日常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