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學二胡的一些事情(上)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年末了,來整理一下。

我真是沒想到這坑開下去那麼快樂,快樂到躺床要睡了嘴角都壓不下來,大概亢奮了兩個多月才平靜下來。

才終於懂為什麼一直有訊息說「我要先快樂起來」。

  我也想到在社團裡,總覺得那些大學以前就待過國樂社的人(或者說學音樂長大的人)有點難相處,尤其是我那屆的社長,他的行為就是在說,我從小就學、我最懂、我最會,只有我認可的跟我好的人我才要耐心好好講,社團不能沒有我,就算畢業了學弟妹也還是要靠我幫忙找人!

因為有學妹跟我說,上一屆社長把社團的活力都帶走了,現在社團是死的,但又有很多事情不得不找他(下略)。我聽一聽就哇靠,這不就是我最討厭的那種人嗎?不是真的有心要為大家做事卻去佔那個位子,時間到拍拍屁股走人就算了,還沒留點生氣讓社團延續下去。

我說學音樂的人不好相處,最主要的點是上面的底線,我高中的音樂老師也是這樣,明顯的在挑喜歡跟不喜歡/看不上眼的學生(想想又覺得算了,體制那麼死,是要認真個鬼喔,薪水又不會多)。

總之有程度不一的距離感。這種人也不只是音樂圈有啦,動漫圈的內鬥也是不遑多讓的(我高中是漫研),都是覺得自己比較好、比較努力,別人沒有做到一樣程度甚至更好就把他鬥下去這樣;也有認為真的有愛就應該靠自己努力,憑什麼要分享自己的經驗,敝帚自珍、防備心重的傢伙。階級意識很重、血流成河的廝殺,圈裡存在這樣的一面。

  有的人啊,面對自己喜愛的事物嚴格、挑剔的磨練自己,也忍不住用同樣的標準要求別人也要達到,否則就是沒有愛、沒資格喜歡;我也斯巴達過啊,在我擅長的領域上。歸根究柢就是急,對剛起步的人硬是要他馬上會飛,想要用控制的方式讓別人走到自己認為該到的位置。解方是課題分離,每個人條件性格步調都不會一樣,就算走到同樣的位置,所見所感也是不同的――可是16、7歲真的好難忍住不嘴砲,知道,做不到啊!所以我都不待在比我弱的人旁邊,不然一開口都在打擊別人的信心。

  身為一個有學習天賦的人類,我一直都好想要那種比適當強度再強個一兩倍需要高度專注花時間消化的學習強度,好久沒有那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了嘿嘿嘿嘿。又刺激又過癮,不用吸毒就充滿多巴胺快樂到不行欸。上次體驗到是自學日文的時候了,尬的有夠久。

跟語言不一樣,音樂我是一直沒什麼實作基礎,就是普通走升學路線的那一類人,頂多是知道有所謂音名跟唱名、知道樂譜的一些記號而已。通常這種背景的人要碰音樂首先就會被酸被嗆一堆風涼話,又要承受做了和其他人不一樣的事的壓力,種下魔障之後要花N年才有可能破除,更有可能一輩子就耗在這裡了,​除非有泡在音樂社團裡被軍事訓練或找到體制外的空間,不然想到音樂首先就是日常聽歌而已,玩樂器什麼的就是「從來沒想過、好像很難、沒興趣、覺得要有天賦的人玩才有意義、太花錢了、沒時間、勾起過往記憶引發創傷反應直接拒談」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那我為什麼入坑呢?起源是高中英文老師一句「人生至少要學過一樣樂器」,我不知道為什麼留這句話下來,明明也是平常手機裡五百多首nico歌手的翻唱在隨機播放而已,而且只聽歌,從來不唱。對音樂也沒什麼具體的想法,就是知道自己喜歡不務正業,不喜歡做所謂學生該做的事,覺得玩社團才是我的正事,就想繼續在大學找個社團窩著,然後、熱音社太吵了,所以wwww

  我大學的國樂社還算友善,大家都很有意識地不在新生面前講一些有的沒的,就算只有兩個學長一個新生在社辦也是這樣(真的很怕人跑掉,社團的生存恐懼無所不在)。雖然學校出錢買的樂器很爛,音都不會有調準的一天、社課也很水――合理推測是怕課太硬新生被嚇跑→在內容跟人要留得住之間掙扎→放棄掙扎――到我那屆已經是最後那個結果、組練沒老師都要自立自強,要努力意會其他人解析度只有480-560p的教學。照理說經過這樣的學習體驗我是不會再繼續的,可是我買琴了哈哈哈哈。

(待續)

0會員
43內容數
這是一個角落生物屬性的人開的一個舒服快樂的角落,喜歡就留下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