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位女生

2023/12/2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圖:來自pixta )

(圖:來自pixta )


(一) 鄭麗禪在等周銘城的回信,一個星期後,她就要去和別人相親了。

她寫了一封信給他:「你對我有意嗎? 請儘快給我回信。」

幾個月前,她的大學同學姗姗搬來郊區和她同住,圖的是房子新且租金較便宜。

姗姗的男友陳元禎,在假日常來邀她出去玩。

有一天晚上,麗禪跟姗姗開著玩笑說:「叫你的男朋友也給我介紹一個男朋友啊! 」

麗禪常會鬧著姗姗玩,在學校兩人就常彼此開著玩笑。

(二) 上個星期日,姗姗和她的男友約會回來,馬上跟麗禪說:「陳元禎要介紹他的朋友給你。他的朋友在這個城市工作,是他的高中同學。」

麗禪一陣尷尬,急得喊叫著:「我是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啦! 」

她沒想到隨意的玩笑話,竟然被當真。

姗姗說:「陳元禎已經約好兩個星期後,要帶他的朋友來和你見面。」

麗嬋覺得自己闖禍了,如果不去赴約,會讓陳元禎下不了台,也讓自己失信,她很後悔隨意開了這個玩笑。

她一點也沒有意願去相親,她才剛大學畢業半年,更何況她心裏一直有個周銘城。

(三) 大學新生報到那天早上,麗禪邊排著隊,雙手邊拿著資料卡,查看著自己填寫的資料,突然往後一回頭,看到一位俊俏的男同學正站在她後頭,好似把她的資料全瞄了,她見狀趕緊放下手中的資料卡。

那男生就是周銘城。上課時她坐教室的右後方,周銘城坐教室的左後方。

大學開學一個月後,麗禪剪了個超短男生頭,有一天大部份的同學都離開教室後,周銘城走到麗禪身旁,邊搖頭邊開著玩笑說: 「你這一招太厲害了,本來只有我認識你,現在大家都認識你了。」

周銘城一副嘲笑的樣子,讓麗禪氣得說不出話來。

但此後她在教室上課的時候,竟然常捕捉到周銘城瞧著她的眼光。

麗禪開始喜歡上課的日子,上課的日子她可看到周銘城,她感覺周銘城喜歡她。

有一天周銘城缺課,麗禪有些驚慌,她很耽心他是否生病或出了事情。

下課後,周銘城的好朋友李新發坐到麗禪旁邊的座位,拿出一張紙,邊寫邊說: 「這是周銘城新搬家的地址。」

麗禪沒去接那張紙,她不要成為同學談論的對像,她無法忍受女同學們充滿敵意的眼光。

大學四年周銘城沒有其他的女朋友,麗禪也沒有其他的男朋友。

大學畢業後,麗禪選擇在這大城市的郊區租屋,周銘城從她留在班級的联络地址,找到她的租屋處,那時姗姗尚未搬來和她同住。

她笑著招呼他到客廳坐,他說:「你笑起來很甜,會有社會人士追你。」

麗禪心裏感到絕望,她覺得他把她推開了。

她送他去搭車,她問:「以前你怎麼沒追我?」

「我怕陷得很深,我已經習慣壓抑自己,我習慣這樣子。」周銘城回著。

(四) 麗禪沒得到周銘城的回信,她想他可能只把她當一般同學看待,他終究沒有愛過她。

五年後,麗禪參加大學同學會,她和周銘城同坐一桌,他的太太手中抱著一個小男孩,坐在他的旁邊。

麗禪冷淡的瞄了一眼對面的周銘城,然後特意地和旁坐的男同學熱络地聊著天。

餐後有幾位同學離開座位,到別桌跟其他的同學寒暄,周銘城也離開了他的座位。

周銘城的太太抱著小孩坐到麗禪的旁邊。

「你是...?」周銘城的太太問。

「我是鄭麗禪,畢業後一直在這裏工作。」麗禪回著。

周銘城的太太提高聲量,驚問著:「怎麼沒聽過周銘城提過你? 我問過他班上有幾個女生留在這個城市,他說有八個,每個名字我都知道,他怎麼沒提到你? 有九個女生留在這裏,他怎麼說八個? 」

周銘城的太太露出驚訝又狐疑的表情。

麗禪知道周銘城故意把她隱去了,他怕妻子知道她的存在。他的心裏有她,當下她明白了。

她望了一眼周銘城太太懷中的小男孩。

「你的兒子好可愛,幾歲了? 」

麗禪設法轉移話題。

「剛滿周歲。」周銘城的太太說。 (五) 後來麗禪和相親成功的丈夫到美國讀書,並且留在那裏工作。當孩子長大後,兩人因長期個性不合決定離婚。 離婚後麗禪選擇回國定居,她的住處就在昔日大學校園附近。

她喜歡在假日的黃昏,坐在她和周銘城共讀的教室前面的石椅上。

在她的腦海裏,周銘城的眼神正往她這方瞧。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