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ちばんすきな花》至愛之花| 寫給人際關係苦手的一部暖心日劇

2023/12/30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很討厭『兩個人』,從以前開始就對『兩個人』這個單位感到非常痛苦。」

《至愛之花》這齣日劇打從開播的第一個鏡頭我就開始哭了~小時候的自己就是這樣的孩子,學校裡的「兩個人一組」對我來說,真的是超級痛苦。

raw-image


「沒能順利學會兩兩一組的人,於是我們都被拋下了,成了多餘的『一個人』。」

不只是寫給極度內向的人看的劇本,也探討著"男女之間能不能有純友誼?" 

《至愛之花》第一位出場的人際苦手,是由多部未華子飾演的女主角 潮佑久江,而她唯一的好友是什麼都能聊的赤田(仲野太賀 飾演),但也因為是男性,在人際關係的刻板印象裡,兩人就常被懷疑是不是有戀愛關係?

raw-image
「一男一女的話,說得好聽一點是戀愛感,坦白地說是別有居心,再更精準而言是性慾。」

潮佑久江這個角色讓我相當有感觸,從以前我就男生朋友特別多,一旦他們有了伴侶,就得刻意地避嫌,就算想把對方的伴侶都當做朋友,也都可能莫名地被女方視為假想敵;大概就劇中演得那樣,對方也會被配偶禁止與異性單獨碰面吧!最終甚至需要犧牲掉這段友誼。

raw-image

私心認為仲野太賀扮演著整齣戲最重要也最微妙的角色。後來還出現這對好友在別人家裡吵架的這段戲,還真是有夠好笑的修羅場!

「友情跟戀愛一樣,即使沒有留戀也是會忌妒 ;忌妒是一種慾望,只要是人類就不可能沒有慾望。」
raw-image

松下洸平所飾演的春木椿,像是社交圈子裡常見的低存在感、沒什麼個性的好好先生,在劇中也扮演著暖男大哥哥的角色,從失婚狀態的落寞情緒,轉換到能照顧到所有人的溫暖,可真是個不簡單的人呢!

raw-image

在人際關係中找到自己位置,就像是找到歸宿一樣的安全感

成年以後,想要再交到新的知己好友,實在是很困難!特別是從兩兩一組關係中落單的人…

劇中時常出現的餐桌上長話對談、一起賴在沙發上的安心感,真的很可愛。

raw-image

另一個由配角群組成的長桌對談畫面,感覺就像是什麼番外篇劇情一樣。

每個人都能在社交圈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宿,特別是不擅長迎合別人的族群,真的很不容易...

raw-image
「妳不能變成洋娃娃,妳要一直是夜夜!」

被母親當成洋娃娃養大的夜夜,也被規定只能穿裙子,擅自地被決定就只能喜歡粉紅色...
即使到了學校或職場,都會因漂亮的外型而被當成門面花瓶。男性總是別有居心地想靠近她,並不是真的想與她交朋友;而女性則容易對她抱持著敵意,甚至認為"長得漂亮的女生,應該很容易交到朋友吧!"

raw-image

由外型亮眼的今田美櫻來詮釋這個角色,極度地有說服力!許多的台詞,都像是一拳打到許多只會依循著性別刻板印象生活的女人,要使自己能成為自己,活出自己的樣子,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呢!

raw-image
「你覺得很想死的時候,會特別跟誰說嗎?也不是真的想死,而是像肚子痛得要命的感覺,卻沒有對象可以傾訴…」

不難理解佐藤紅葉(神尾楓珠飾演這個角色對孤獨感的解讀。群體中總是會有落單的人,你會特別去跟他說話嗎?會覺得獨自一個人好像就很可憐嗎?紅葉總是扮演去照顧孤獨者的人,卻沒發現最孤單的人其實是自己。

raw-image
人,一直都需要逃避別人強加在自己身上的價值觀,或許無法學會跟別人一樣,永遠都學不會「兩人一組」;即使無法理解別人的價值觀,也依然會遇見主動想去理解的人。

《至愛之花》一直在"人際關係"這個命題上,輕輕地撫慰著觀眾們,特別是在中後段劇情,用了很長的篇幅在描述田中麗奈所飾演"美鳥",這位突然出現的女性與劇中四個角色的關聯,雖然安排的很刻意,但卻不令人討厭,反而更能突顯出四人友情的羈絆。

從最開始的探索「男女之間有沒有純友誼?」到最後仍回到每個人的價值觀念不同,真心喜歡的朋友,根本就不會受限於年齡、性別 ... 這些差異。


raw-image

回到本劇的人氣話題,就是最終回特別邀請操刀主題曲的歌手-藤井風 出場拍攝演唱,而這場戲的彩蛋,是讓牆面上的時鐘會跟觀看的時間同步,也就是說與觀眾們的時間軸是一致的。

客串演出的這場戲,非常講究地找了富士電視台負責音樂節目的製作團隊來協助,音樂質感極好的像是特別版的MV。而這首〈Hana〉的歌詞也呼應著劇中人際關係相處的寓意呢!


圖片來源: 木10ドラマ「いちばんすきな花」公式 twitter





815會員
446內容數
記錄一些關於咖啡、美食、與美學生活的感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