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識情滋味(序章/第一章)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序章


小溪春深處  萬千碧柳蔭

不記來時路 心托明月  誰家今夜扁舟子

長溝流月去  煙樹滿晴川

獨立人無語  驀然回首  紅塵猶有未歸人

春遲遲  燕子天涯  草萋萋  少年人老

水悠悠  繁華已過了  人間咫尺千山路


小溪春深處  萬千碧柳蔭

不記來時路  心托明月  誰家今夜扁舟子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涼淨風恬  人間依舊  細數浮生千萬緒

春遲遲  燕子天涯  草萋萋  少年人老

水悠悠  繁華已過了  人間咫尺千山路


潘越雲 Michelle Pan (A Pan)【浮生千山路 Many Roads In Life】Official Music Video (youtube.com)

 

散文家陳幸蕙絕美的古典集錦詩,陳志遠作曲,潘越雲演唱的這一首「浮生千山路」道出了人生過盡千帆、繁華落盡的嗟嘆與恬淡。


  這是真實故事改編。「浮生千山路」是女主角最愛唱的歌曲之一,也是故事結束後的一個心情寫照。



第一章 以文會友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初某日晚上,東海大學某表演廳內燈火輝煌,講台上兩方陣營辯士正在唇槍舌劍,互不相讓。


  坐在台上右邊正方辯士的座位,一個戴眼鏡、平頭、曬黑了皮膚的大一男生一邊苦思,一邊冷汗直流,這幾日辛苦操練的沙盤推演臨場居然全部亂了套。這題目的正方比反方論點要好講得太多,比賽前系上學長姊一度非常看好正方能勝出,現在居然落了下風,都是自己不好,被對手反方二辯出其不意就奪了先聲。「『民主、代表性』『民主、代表性』,對,咬死這兩點就好。」他心中不斷的給自己提醒,幾乎沒在注意台上隊友與對方辯士的攻防。


  時間很快來到第八場。


  「正方一辯質詢反方二辯,請準備。」主持人高喊。有如拳擊賽的鈴聲再度敲響,大一男生深吸一口氣,咬著牙,再度走上「搏擊區」。對手反方二辯再度上台,一位短髮中分、嬌俏可愛的經濟系女孩眨著一雙靈動的大眼,身穿一件西式深色女墊肩外套加黑色長褲,落落大方的走向講台前,雙手置於講台左右,英姿颯爽,一派自在神態。


「計時三分鐘,請開始!」


  這男生名叫傅彥平,滿手是汗的他鎮定情緒,緩緩吐出:「對方辯友方才一再強調直轄市長維持官派有助於避免地方派系的分贜與傾軋,但這不是因噎食廢食嗎?為了怕地方派系問題,而犠牲市民的選舉權利,對於一個標榜民主的中華民國而言,其首都市長由完全沒有民意基礎的官派官員出任,其代表性何在?為了確保市政府的運作穩定以及事權統一而抹殺人民的選舉權,根本就是開民主的倒車。請回答。」


  「我國北高二都在民國五十六年、民國六十八年分別由省轄市改制為直轄市後,至今歷任市長在中央政府的派任下,事權統一,行政效率提高。暫時不辦理民選不表示我們不民主,各國有各國的體制,我國的最高行政首長為行政院長,也不是民選出來,而是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後任命,行政院長受立法院監督,向總統負責。總統由國民大會選出,國民大會代表由人民選出,這是間接民主,也是我國的憲法設計,但你不能說因此我國不是一個民主國家。」


  女孩續道:「政府撤退來台後,民國四十年當時的北高兩市曾經實施民選,但是當時北高兩市是省轄市,依地方自治精神應實行選舉。後來兩市陸續改制為直轄市,台灣省內即有兩個直轄市,事權的統一有利於中央與地方的施政配合、統一規劃。因此在我國現行政治體制之下,實在不宜馬上施行直轄市市長選舉。」


  「首長不由民選產生,施政如何貼近民意?」傅彥平重申。


  「市議員是由民選產生,自然有民意代表監督市政府施政,為民喉舌。」


  傅彥平再度追問:「選舉可以讓市長產生的過程更加公開透明,減少黑箱作業以及私相授受等等貪污弊端。」


  女孩從容回覆,偶爾將目光對向觀眾席:「選舉就不會舞弊嗎?以直轄市這樣重要的城市而言,一旦開放民選,各方人馬勢必花費更多資源以求勝選,地方派系利益交換的問題更嚴重。而且除非不得連選連任,否則現任市長一邊忙市政一邊還要跑選舉,如何專注於市政工作?而且選舉還會造成財政上的支出及浪費。」(兩分半鐘第一次鈴響)


  「你這是因噎廢食!」傅彥平開始緊張起來。「民主是普世價值,我們應該透過民選來落實民主。讓市長直接對市民負責!」


  「民主是普世價值,但做法各國不同,有的是總統制,有的是內閣制,有的是雙首長制。我國為五權憲法,除了三權分立之外,尚有考試及監察兩院,五院各有職司,何必憂慮?況且世界各國實行地方選舉而美其名為民主國家者,有些不免還是虛有其表,實際上都是宗親與派系動員把持操縱選票,未見其利,先受其害,派系內鬥拖垮施政效能,對人民真的好嗎?只怕未必。」(三分鐘第二次鈴響)


  「......」傅彥平漲紅了臉,如梗在喉,無以為繼。女孩仍舊一派輕鬆,微笑以對。


  「反正......」傅彥平還想掙扎。  第三次鈴響。「三分十秒,詢答結束,請雙方辯士回座。」  傅彥平臉如土色,低頭歸座。台下觀眾竊竊私語起來。


  雙方辯士六人,一共十四場的申論及質詢答辯在一小時之內很快結束了。裁判初步評份結果:總分相同。依奧瑞岡標準制辯論賽同分處理規定,依評分表中個別項目比序決定,經濟系勝出,順利進入下一輪淘汰賽。在場經濟系學生歡聲雷動,公共行政系學生則一個個垂頭無語。


  傅彥平與兩位隊友立即走向對手,展示風度,恭賀對方贏得比賽。然後無精打采地走回觀眾席。


  陳建康與許添明兩位學長失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傅彥平愧疚地望向他們。


  「學長......」。許添明學長無奈望天,自言自語苦笑:「怎會這樣?題目的贏面蠻大的啊。」建康學長老成大方,走過來拍拍他們的肩:「沒事沒事,盡力了就好。」但神色之間仍不掩失望之意。(待續)

33會員
108內容數
這裡除了寫故事以外,我儘量不把它當成個人情緒的發洩所在。小說、散文都可以是載體,親子、神怪、兩性、歷史都可以是標的。寫文字不是倒垃圾,沒人需要聽我的呻吟。如果說的故事有那麼一點觸動你的共鳴,記得給我顆愛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