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迴異錄|N號宇宙辦案錄 -2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寫在前面

從小到大,夢裡有些時候,似乎會跑到一些地方去破案,破的案子有大有小,但角色上我往往都是公務機關的人(這倒是跟我現在的工作很像XD),有時候做臥底、有時候是警員,有時又是雙面諜,有時候是研究生,有時候是學者,慢慢走上靈性的道路後,才發現那是夢裡面,出門去訓練的過程,原來我的靈性上是非常縝密的,也善於看長遠的脈絡,因此不容易聲張,因為這樣的性質,在整個靈性宇宙裡,我被派發到就像是警探與研究學者的任務,偶而也會兼任一些代課課程,原因是星際或是宇宙中,在過去大戰後留下相當多需要修補以及改造的需求,也因此,慢慢就依據每個靈魂不同的調性,來完成這個宇宙的計畫了。

2022的時候這個案子,我想確實是一個預告,地球的滋養即將達到一個昇華的關鍵,也是時候該放下過去的執念,回首完整破碎的自己,展開新的生活。

如果你不喜歡聽,那就離開吧,當個怪奇故事看過就好。

————— 分隔島 —————




年輕員警跟老員警開始重新辦理這個已結案的案子,但由於已經結案,需要重啟得有些新線索,所以他們重回托育所想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可能還留著的線索。 

 意外的是,托育所還保持原樣,托育所是一棟四層高的建築,裡面一樓到三是托育所,四樓是女老師的妹妹一家人住在一起,頂樓是女老師自己住的地方,年輕員警有點好奇,怎麼會身有殘疾的女老師住在行動不便的頂樓? 

女老師的妹妹還住在4樓,她還無法接受姐姐離開的事實,一直不願意離開,也不願意改動托育所與女老師的住處,他的丈夫為了給孩子比較健康的生活,因此夫婦兩人是分居的。聽到年輕員警和老員警的來意時她很憤怒,認為姐姐一心都在付出奉獻,卻是這樣的結局,咒罵殺了姐姐的嫌疑犯不得超生,還咒罵員警這樣做是為了兇手說話,把年員警跟老員警趕出去了。 

離開的時候,年輕員警覺得很多疑點,跟老員警驅車離開的時候,問了一句:「我感覺到她在嫉妒她姐姐?」老員警說:「嗯,這也是我當初很疑惑的一點」 

老員警說當年在偵辦的時候,女老師的妹妹就從來都不肯靠近姐姐的任何事物,仿彿很嫌棄,總是用手帕捂著鼻口,仿彿姐姐的所有東西都讓她覺得噁心,談到姐姐的很多事情,她一概都不知道,反而是她先生跟女兒比較熟悉,而且女老師的保險受益人還寫姪女,而不是妹妹。 

老員警還說到在女老師的衣櫥,發現很多情趣用品,連SM的道具都有,但已知女老師單身,看起來是個很開放的人,但想想也不是很意外,女老師雖然腳有殘疾,可是長得非常漂亮,身材也非常好,從鑑識看得出來因為有殘疾少運動的關係,所以身材微肉,但是皮膚非常好,整體來說,就算殘疾,也應該還是有不少追求者。 

年輕員警問:「當時有問過她的交友圈嗎?」 

老員警說:「問過了,她交友圈起來不複雜,就是國中中學同學,他們蠻意外的,因為女老師大學後就立志當個女老師,只是後來出車禍,她本來家境就不錯,父母就把這棟房子改建成托育所,然後讓她可以管理。 

年輕員警說:「妹妹會不會是嫉父母不公平待遇?」 

「可能吧,但我覺得這是累積起來的妒恨。」 

當初在偵辦的時候朝向強盜隨機殺人,但是妹妹堅決否認,覺得一定有人嫉姐姐人那麼好,後來往學生方向偵辦的時候,說到女老師在33年前,救助了一個10歲的小孩,此後18年來這個小男孩就常常來托育所幫忙女老師。然後這個小男孩就是留下體液的嫌疑人。

「哇!報恩報到床上了!」年輕員警驚呼! 

老員警白了一眼:「雙方都是身故的人,留點口德,你怎麼知道他們沒有感情?」 

「這個...嫌疑人沒有說什麼嗎?」年輕員警問。 

「並沒有,他什麼都沒說,順著警方的話什麼都承認。因為輿論很大,有太多面向指出他曾經跟女老師爭吵,女老師在爭吵後還有過自殺未遂的過往,以及他們之間有大量金錢往來,女老師似乎給了他很多錢。」 

「女老師的妹妹一聽到嫌疑人是他以後精神很崩潰,尖叫大喊要他償命,但反應很不一般,依我們辦案多年經驗,感覺不像是因為姐姐的關係而希望報仇,而是一種恨,不知道他們三個發生什麼事。」 

「不知道問問妹妹的老公有沒有線索?」年輕員警回答。 

畫面轉到年輕員警住在老員警家,好像因為事件之後,老員警擔心年輕員警的狀況,因此要他不要住宿舍搬過來一起住,年輕員警家人已經都在國外,可能真的冥中有外公的牽引,所以他到現在還住在這裡,我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也不是地球的國家地理區域。 

年輕員警休假想去買點啤酒喝,然後在冰櫃的投影看見了人影,那個人說,感謝年員警跟老員警,他說真的很抱歉,但只是希望真相能被查出來,讓生者放下、死者安息,因為自己當初的逃避,所以才不得不這樣。 

「你是那個小孩嗎?」年員警問。 

人影不回話,淡淡點頭,他說有太多事情無法明說,他沒有想到自己當初沒有誠實面對,導致後面的一連串事件。 

「什麼事件?」年輕員警疑惑。 

人影慢慢變淡,他說只能靠他們去問女老師的妹夫後他才能講。 

「搞得什麼解迷遊戲一樣,你npc嗎?!」年輕員警murmur 

老員警跟年輕員警來找女老師的妹夫時,妹夫並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妹夫看起來很年輕,是個很拘謹的人,斯斯文文很有書生氣息,談吐有條理,很流暢的說出當年的情形,談起女老師很淡,說她是個很善的人,收入都是拿來當作益使用,而且很疼愛女兒,可能也是因為沒有結婚,所以才加倍彌補自己沒有小孩的愛。談到與妻子分居是因為妻子太懷念姐姐不肯搬離,但是考量孩子住在一棟發生兇殺案的房子,在學校多少被指指點點,只好跟妻子協議分居。 

怪怪的。 

所以年員警跟老員警沒有多留,警察的直覺覺得妹夫語帶保留,可能是孩子在,他不方便透露,也可能是有什麼原因而不肯多談。 

過了一陣子,老警察跟年輕警察各自忙了好幾個案子,突然妹夫打電話來,表達說:「我不知道您們方便不方便,我大概只有這幾次的時間,方便的話,帶您們去托育所現場給您們說明一些事。」 

妹夫先帶警察來到現場,說大部份的東西,在當時都已經搬走,但東西在妻子的要求下都維持原樣,妻子在姐姐的事上很偏執,因為姐姐是她唯一的親人了。 

妹夫才慢慢談到,這棟房子原本是給兩姊妹共同的財產,姐姐出了意外以後,就變成托育所,後來沒多久父母就過世,姐姐成了妹妹唯一的家人,其實兩個人感情很好,一直都有無法理解的競爭心態,姐姐在沒有受傷前,是一個很有魅力很受歡迎的人,但其實妹妹也是,但她心裡一直覺得自己輸給姐姐,甚至在跟自己結婚後,她不願意跟自己搬出來住,堅持跟姐姐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然後都懷疑自己會跟姐姐有染天天疑神疑鬼,姐一個不高興,就乾住在頂樓,有任何走動她都會知道,這樣總能安心吧! 

但姐姐其實很羨慕妹妹可以有正常家庭生活,多次也找他訴苦,可能跟自己喝過幾次悶酒,造成妹妹認為兩個人有曖昧,但妹夫覺得,其實是妹妹在意兩姊妹不再交心。 

是不能說,因為姐姐喜歡上跟自己年齡差距有20幾歲的托育所學生,然後還有,姐姐有自己的性愛癖好,因此會在半夜出門去私人俱樂部享受,需要妹夫幫忙在妹妹面前掩護,以妹妹保守嚴謹跟清教徒一樣的個性,她一定無法接受。這些是當時他覺得跟案情無關,所以沒有說的事。 

年輕員警覺得資訊量太大。 


 



我是奧莉,就是Olive橄欖的意思,取自於聖經中,對橄欖的寓意,期望自己能如橄欖一樣被神淬鍊,帶來醫治與療癒。這裡面放著一些靈性的見聞,喜歡可以留下一些思考,不喜歡就當作故事閱覽過去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