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紅白歌唱大賽:動漫、偶像從「次文化」到「主流」的轉變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此文寫於2023年12月31日

2023年的紅白歌唱大賽,對於像我這樣一位喜歡偶像也喜歡動漫的粉(阿)絲(宅)來說,可謂是「雙廚狂喜」(註)的一天。


喜的是,看到最後壓軸的舞台表演,日韓的現役或前偶像與天團YOASOBI一同合唱單曲〈IDOL〉;喜的是,看著自己一直關注的孩子能在舞台上發光發熱,但更令我欣喜的,是動漫、偶像,以及虛擬歌手音樂(Vocaloid)等過往被視為是「非主流」的次文化,逐漸走入社會大眾的生活中,成為主流藝術的一部分。

日本天團YOASOBI在去(2023)年登上NHK紅白歌唱大賽演唱動畫《我推的孩子》主題曲〈Idol〉,並邀請櫻坂46、LE SSERAFIM等偶像團體伴舞。(圖源:NHK)

日本天團YOASOBI在去(2023)年登上NHK紅白歌唱大賽演唱動畫《我推的孩子》主題曲〈Idol〉,並邀請櫻坂46、LE SSERAFIM等偶像團體伴舞。(圖源:NHK)

動漫、遊戲、偶像,那些不被理解的文化

在過去,ACG、偶像、虛擬歌手等一般人印象中的「御宅」(おたく,Otaku)文化(註),經常被投以異樣眼光看待,更甚者,「おたく」一詞也遭到媒體污名化,將其與「犯罪」、「邋遢」等負面形象連結。


在早期的台灣,動漫與偶像迷群在主流媒體報導中,經常被以「好色」、「不務正業」等負面形象呈現。由這些新聞標題可見一斑:

「太妍走光照瘋傳 宅男好心痛」
「他2年前砸200萬公開與初音結婚 今年兩人竟然『離婚』了」

除了上列報導外,如2007年的吳宗憲涼宮春日事件,或是去(2023)年10月教育部廣告「0-6歲國家一起養」被認為是消費模型宅引發的炎上事件,都顯示出媒體對於次文化仍有一定程度的誤解。也因此,動漫、偶像等迷群遭受到的異樣眼光,在主流社會中可說是屢見不鮮。

藝人吳宗憲在其主持之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中將輕小說《涼宮春日的憂鬱》評為色情作品(本身非色情內容),並在節目上以嘲諷的方式形容御宅文化愛好者,引發爭議。(圖源:甕缸裡的泡菜- 痞客邦)

藝人吳宗憲在其主持之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中將輕小說《涼宮春日的憂鬱》評為色情作品(本身非色情內容),並在節目上以嘲諷的方式形容御宅文化愛好者,引發爭議。(圖源:甕缸裡的泡菜- 痞客邦)


從小眾到大眾,動漫偶像漸成文創產業新星

然而近幾年來,隨著產業逐漸成熟,動漫與偶像等文化也逐漸從小眾迷文化,逐漸走入社會大眾的視野。


我雖然只是一般粉絲,不是流行文化研究專家,但我認為,BTS(防彈少年團)與BLACKPINK進入歐美市場,以及2018年動漫《鬼滅之刃》爆紅,是讓動漫及偶像文化逐漸被主流社會所接受的重要原因。


在此之前,不僅是在台灣,即使是日本、韓國這兩個動漫與偶像的大國,這類次文化依然被認為是「非主流」的娛樂,粉絲們也容易被貼上「宅男」、「腦粉」等負面標籤。

隨著防彈少年團(BTS)與BLACKPINK成功打進主流樂壇,偶像音樂也從青少年次文化中進入主流社會(圖源:Times of India)

隨著防彈少年團(BTS)與BLACKPINK成功打進主流樂壇,偶像音樂也從青少年次文化中進入主流社會(圖源:Times of India)

轉捩點:BTS與BLACKPINK 崛起、《鬼滅之刃》爆紅

直到BTS與BLACKPINK的出現,他們用展現青少年自我認同以及女性意識的歌曲,讓大家了解到:原來偶像文化不是只能用華麗的歌曲或舞蹈賣弄虛華的表象,也能帶動社會大眾關注青少年自我認同與女性主義。BTS的影響力甚至讓他們成為聯合國演講嘉賓,是第一組登上聯合國大會的韓流偶像。


而在日本,ACG、虛擬歌手等二次元文化(註)也隨著《鬼滅之刃》等作品的爆紅,逐漸被日本主流社會接受。這些爆紅動漫更重新帶動了沉寂多時的J-pop熱潮,從《鬼滅之刃》主題曲《紅蓮華》,到本次登上紅白的《我推的孩子》主題曲《IDOL》,都在此風潮下而走紅。此外,隨著2016年「絆愛」的出現,以真人扮演動漫角色的虛擬網紅(Vtuber)也蔚為風潮,成為日本在ACG之外,另一種軟實力的展現。

隨著日本ACG及虛擬歌手文化的影響力,原本被視為沒落的J-pop也重新找到生機,並捧紅YOASOBI、米津玄師及Ado等歌手或音樂人(圖源:Japaholic)

隨著日本ACG及虛擬歌手文化的影響力,原本被視為沒落的J-pop也重新找到生機,並捧紅YOASOBI、米津玄師及Ado等歌手或音樂人(圖源:Japaholic)

名人加持,次文化不再是避而不談的禁忌

二次元與偶像文化的主流化,也讓許多名人大方公開自己的興趣,甚至主動與其合作:例如奧斯卡影后艾瑪史東便表示自己特別喜歡韓國女團2NE1;搞怪天后女神卡卡(Lady Gaga)更是主動邀請虛擬歌手初音未來擔任演唱會嘉賓。除了明星,部分網紅也大方「出櫃」自己的宅興趣,例如知名Youtuber 志祺七七便在〈當宅男為什麼要害臊〉影片中,表達自己「入宅」的心路歷程,也不時會製作關於動漫、美少女遊戲等宅主題的知識影片。


這些雖然都只是起頭,卻對於次文化進入主流世界很大的影響力,透過名人的加持,也讓這些次文化不再是一般大眾眼中「奇怪的世界」。

網紅志祺七七曾製作〈當宅男為什麼要害臊〉影片中,表達自己「入宅」的心路歷程,也不時會製作關於動漫、美少女遊戲等宅主題的知識影片。

「被看見」才能「被理解」,次文化與主流文化的交融

本次(2023)的紅白歌唱大賽中,我們可以看到動漫與偶像歌曲,也能看到日本的傳統演歌或主流音樂,這象徵著次文化已與主流文化逐漸交融。最後日韓偶像齊跳《IDOL》的一幕,更是讓世界再次折服於YOASOBI與日韓偶像團體的魅力。


作為一位動漫與偶像文化的愛好者,我對於這樣的轉變是欣喜而樂見的:正因「被看見」才能「被理解」,動漫流向文化的主流化,讓次文化的愛好者們不再因為自己的興趣而遭受指點,甚至能大方且驕傲的跟大家說:「我就是個御宅!」我宅,我驕傲!


(註)御宅(おたく,Otaku)文化:「御宅」一詞源自日語,原指「對特定領域如動漫、遊戲等相當熱中的人群」。中文「宅男/宅女」即為媒體對此詞彙的誤解而產生的新詞,但隨著ACG文化在台灣逐漸受到重視,「御宅」或「宅」也慢慢由貶意轉為中性詞。

(註)雙廚狂喜:網路用語,「廚」一詞源自日語,原意指「網路上行為白目、發言激進的極端網民」。但此用法進入中文圈後意義轉變,用於代指「對某事物特別狂熱的粉絲」,「雙廚狂喜」即用於形容「兩邊都喜歡的粉絲」。

25會員
31內容數
「大學到底是什麼?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大學教育?」這是我從大一開始,便不斷在思考的問題。在過去,大學被視為是培養學術人才的搖籃,而到了近代,大學則逐漸與產業接軌,成為產業人力資源的重要來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