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討厭的希卡梵德的一生

2024/02/1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2024年1月26日,全球首位執行氮氣死刑的犯人遭到處決。但今天的議題與氮氣死刑無關。目前全球還有將近90個國家在執行死刑。台灣當然也在其中,但台灣的死刑多經過反覆審理才會定讞。不像某些國家,用刑求、逼供、暴力毆打來使犯人屈服,哪怕這個被處決的死刑犯是冤枉的,這些看似五六十年前的老派故事現今卻持續發生著。

殺夫少女希卡梵德

澤娜布.希卡梵德(Zeinab Sekaanvand)生於伊朗,從小的貧苦及男尊女卑的刻板觀念讓他在15歲時與大4歲的情人荷辛.薩瑪迪(Hossein Sarmadi)私奔。但故事的劇情不會是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的生活,因為在伊朗不存在公主這種頭銜。

婚後,薩瑪迪持續對希卡梵德家暴,甚至薩瑪迪的兄弟強暴她無數次。希卡梵德好幾次提出離婚,都因丈夫不同意而作罷。她逃過,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但家人卻假裝不認識她,因為年輕時離家,父母早已與她斷絕關係。

無處可去的希卡梵德回到丈夫的家中,持續隱忍著丈夫與其兄弟的肢體暴力和性暴力-直到她親手殺死自己的丈夫。

2012年2月,希卡梵德因謀殺丈夫被警方逮捕。法院不願提供她辯護律師,事實上她也不被允許有辯護律師。審訊的過程簡單到像是在扮家家酒,無須程序正義、不須閉門協商。獄警只是把希卡梵德關在小黑屋中毒打一頓,打到她承認自己是兇手即可。

獄中的女性

三年的牢獄生活,希卡梵德持續地被獄警以暴力相待。滿腹委屈卻只能選擇隱忍,為自己辯護只會換來一頓更兇狠地痛打。一直到最後一次法庭聽證會上,伊朗當局終於願意提供她一名辯護律師。希卡梵德強調自己並非殺夫,只是拿刀刺傷丈夫,真正的兇手是丈夫的兄弟。他告訴希卡梵德只要頂罪就能得到赦免,但當局不願採信她的證詞,並判處她絞刑。

2015年,希卡梵德在監獄與一名男性囚犯結婚後懷孕。無奈的是同年9月她誕下死胎,產下死胎的原因則是她得知自己獄中的閨密好友慘遭處決。由於過度震驚導致胎兒在子宮內死亡,更過分的是,產下死胎的隔天希卡梵德隨即被送回監獄。沒有任何的社工或心理師給予她輔導與協助。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處決

縱使國際特赦組織持續為希卡梵德的冤獄奔走,並再三強調希卡梵德犯案時尚未成年。希望能以國際組織的名義施壓來阻止這場死刑。但伊朗是全球唯一還會處決少年犯的國家,縱使外界再怎麼努力仍舊徒勞無功。

2018年希卡梵德被當局以謀殺罪處決,結束她短暫的24年生命。在她的人生中,暴力、歧視、性侵害與誣陷等詞彙和她形影不離。就像令人討厭的松子一樣,希卡梵德始終未能掙脫命運的枷鎖,只因她身在伊朗,一個女性沒有話語權,甚至連生存權都被剝奪的國家。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寺内寿太郎



40會員
56內容數
齁-是當你接到一屁股鳥事的時候會發出的嘆息。黑-是在看見人性陰暗時黑化的過程。給自己一個機會記錄下殯葬業的見聞,也讓大家了解這些英挺西裝背後藏著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