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8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由於電腦出問題,所以嶄新的業務暫時恢復紙本作業。陽曜德和工程師們連夜加班,好不容易才將電腦全部重灌完畢。但維修電腦可不是重灌就能解決的事,工程師們還必須從備用伺服器上將資料還原!有些紀錄甚至會被放棄還原——例如兩年前訪客名單。這部份陽曜德就幫不上忙了,他不知道備份伺服器是怎麼運作的,也沒興趣再入侵一次。


 


「熊哥我來我來。」陽曜德辛勞的替大家安裝新螢幕,因應熊海斳的要求,他替每個人的電腦都安裝了防止電流過衝的安全閘,以防駭客又燒一次螢幕。但不會有下次了,陽曜德心想。


他鑽到桌子底下連結螢幕線,不曉得他高高翹著屁股的姿勢在熊海斳眼裡看來就是「來幹我」,這體位應該可以幹很深?熊海斳甚至開始想像衣服底下的他是什麼模樣了。


 雖然資料成功傳輸到海棠的主機去,但童琳堅持要將資料分析一半以上才肯付款,陽曜德有點不高興,但他也有對付童琳的方法:他在資料裡埋了綁架軟體,不在期限內匯款的話資料就會自動銷毀。現在只能希望海棠的工程師動作快點了?陽曜德將自己泡在工作裡,好不去在意他母親的病情。


 這次大規模的駭客攻擊事件引起了媒體注意,米妮代表嶄新接受採訪,對外一律稱「客戶資料沒有外洩,請大家放心」,但實際的狀況如何,只有嶄新的工程師們才知道了。


「走走走!熊哥請大家吃飯!」熊海斳除了那天在資訊部擺出臭臉之外,他像個沒事人一般的在飯店訂了位。陽曜德有點訝異,但聽到其他員工的討論才知道:熊海斳是藉此鼓勵士氣,要大家更認真工作!他順便還向飯店租借了會議廳,讓資訊部幫大家上個資訊安全的課,沒有苛責任何人。真是個好老闆啊……


 陽曜德有點感嘆自己怎麼沒早點來嶄新工作呢?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一旦踏出關鍵的那步,就不能回頭了。陽曜德打起精神,應付飯局。


「小馬這次辛苦了,來,我敬你一杯!」藥物試驗已經告一段落,熊海斳拿起酒杯就開始灌酒,陽曜德嚴重懷疑是他想找人喝酒才舉辦這一次的聚餐!


「辛苦辛苦。」陽曜德舉杯。今天聚餐的成員不只嶄新生技的人,還有金龍幫跟……那是白警官嗎?陽曜德揉眼,那看起來疑似警官的人不見了,應該是認錯?


 雖然每個人都有固定位置,但喝到一定程度之後大家就開始亂跑了,還玩起混酒遊戲;陽曜德酒量不好,推辭了幾次,但推得次數多了就被認為不夠意思,他也只好硬著頭皮喝下那不知道混了幾種酒的液體。


「來乾乾乾乾!」阿遠招呼著大家,陽曜德雖然覺得有點頭暈了,但還是站起來和大家乾杯。


 酒喝多了,煩惱好像都被拋在後頭,間諜還是病情什麼的……先忘了吧!陽曜德也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這麼興奮的和人划酒拳?他的技巧很不好,很快的又被灌了好幾杯酒。


「再來!」怎麼可能都是他輸?他不服輸的主動去挑戰,但或許是醉眼迷茫看錯,又或者是反應慢半拍喊錯,總之陽曜德被動的喝下一杯又一杯的辛辣液體。


 「……嗝!」不只他,很多人到後來都軟綿綿的趴在桌上,有的甚至還跑去廁所吐了好幾次,熊海斳帶著深意的看著醉得東倒西歪的眾人,示意飯店服務生幫忙,一邊宣佈:「週末大家好好休息,下禮拜開始好好工作,不然就沒有年終獎金啦!」


「熊哥好奸詐!哪有人在這時候宣佈的!」還清醒的幾人忍不住吐嘈,但他們也知道這是實情。一手糖,一手鞭子,熊海斳靠著聚餐和獎金紅利抓牢了不少人的心,也讓員工更賣力的替嶄新工作。


「阿遠,我先走了。蝦球那邊你再幫我聯絡一下。」


 熊海斳抱起醉醺醺的陽曜德上了樓。今天聚餐喝得很晚,熊海斳乾脆包了幾個樓層讓員工們可以好好休息,不用趕著回家。


「唔嗯……乾……」陽曜德說著醉話,熊海斳無奈的笑了:「都變成醉雞了還乾什麼啊?」他開了房門,先把陽曜德放在床上後,進入浴室放水。


這一切他等很久了。熊海斳抑制著下半身喧囂的欲望,替陽曜德脫了衣服,陽曜德沒有反應,任由熊海斳將他剝個精光。


 熊海斳皺著眉頭觀察著陽曜德的軀體:太瘦了!這樣抱起來手感不好。看來宵夜吃得還不夠。熊海斳若有所思的帶著陽曜德泡入浴缸內,洗去渾身的酒氣。


「呼嚕……」陽曜德睡死了,任由熊海斳的大手在他身上游移著。他雖然瘦,但肌膚卻滑溜的跟個女人似的,加深了熊海斳要把他養胖的想法!白白嫩嫩又好捏的屁股……熊海斳已經完全勃起了,然而這種狀態下的陽曜德無法接納他,於是他十分耐心的替陽曜德清潔和擴張。


 粗糙的手指沒用多少力氣就進入緊閉的穴口,熊海斳惡意的攪了攪,陽曜德沒有太大反應;對一個爛醉如泥的人做這種事,熊海斳一點羞愧也沒有,相對的,還因為陽曜德順從的任他擺佈,讓他更加興奮了。


陽曜德整個晚上幾乎只有喝酒,熊海斳非常小心的動作,怕他吐出來;熊海斳讓陽曜德跨坐在自己身上,一邊拿著蓮蓬頭替他淘洗,羞澀的後穴逐漸放鬆,手指進出發出咕啾咕啾的水聲,刺激著熊海斳的耳膜,他實在很想現在就進入!


 但是不行。他打算要認真和陽曜德交往,他不希望陽曜德對他有太惡劣的印象——熊海斳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舉動本身就十分惡劣。大致清潔過後,熊海斳抱著溼淋淋的陽曜德離開浴室,動作輕柔的將他放在床上。


陽曜德的睫毛在他的臉上投下兩片陰影,熊海斳這時候才發現他的睫毛很長,平常一直戴著眼鏡都看不出來,再胖一點肯定是美人胚子吧?熊海斳覆上了陽曜德的唇,舔弄吸吮了番;想當然爾,陽曜德不會有反應,但無所謂,沒有反應對熊海斳來說就是最好的反應,因為他可以恣意的品嚐著陽曜德身上的每一吋肌膚。


 陽曜德除了睫毛和頭髮之外,其餘的體毛都很稀疏,頭髮不知道是染的還是營養不良,呈現偏紅的棕色,「多吃點芝麻。」熊海斳咬著陽曜德的耳朵說話,陽曜德微微皺眉,手指抽動了下,但酒精讓他睡得很沉,他沒有推開熊海斳。


「呵。」熊海斳情色的舔著陽曜德的頸子,一邊舔一邊吸吮出聲,留下煽情的軌跡,接著他非常滿意的欣賞著陽曜德白皙的肌膚上浮現出屬於他的紅色印記;熊海斳來來回回的撫摸著那骨感的胸膛,一口咬上陽曜德的鎖骨,陽曜德吃痛,微微一顫,仍然沒有清醒。


 「太瘦了。」熊海斳一邊咬一邊用手指逗弄著胸前的兩個小點,陽曜德依舊沒什麼反應,熊海斳不屈不撓的將粉嫩的突起玩成妖冶的紅才肯放手,「不是性感帶呀?」熊海斳也沒打算聽到回答,他握著陽曜德的手,仔細的舔弄著他的手指,手掌,手腕……又親又咬的,一路往上:你是我的人,熊海斳要陽曜德明白這點。


手臂上也佈滿點點紅斑後,熊海斳摩挲著陽曜德仍然沉睡的下體。這裡一樣是稚嫩的顏色,熊海斳很興奮,看來這個傢伙沒有什麼性經驗?說不定自己是他有過的第一個人呢?各種情色的念頭充斥著熊海斳的大腦,讓他的動作急躁了起來;他草草替陽曜德含了兩下後,就拿了個枕頭墊在陽曜德腹下,將他翻了過去。


 「果然。」剛才在浴室內憑觸覺就知道陽曜德後面是處子,現在親眼看見羞澀粉嫩的後穴後,熊海斳知道他正在品嚐一隻非常鮮美的童子雞。「啾!」熊海斳吻上那裡,用舌尖逗弄著,陽曜德發出一聲咕噥,蹬了蹬腿,熊海斳沿著陽曜德的腰窩往上啃咬,雙手摩挲著他的肋骨,直到他的後頸。


「乖,熊哥會讓你很舒服的。」陽曜德似乎會覺得癢,他無力的掙扎著,扭動的身軀蹭到了熊海斳勃發的欲望,讓他呼吸一窒。


 「你這個妖精!」他打了陽曜德的屁股一掌,陽曜德似乎怕了,停止掙扎,乖巧的趴著,呼吸深沉。熊海斳本來還想多留一點吻痕,但他馬眼已經興奮的冒出水了,就算直接插入也……陽曜德根本沒反應,不用做這麼多前戲!


「嗯……」一次兩根手指藉由潤滑液侵入,剛才稍微開拓過的後穴沒花多少時間就適應了這樣的大小,甚至更為放鬆的邀請手指入侵,陽曜德隨著手指抽插的節奏發出鼻音,那又甜又軟的哼聲讓熊海斳渾身都酥了,他忍不住罵道:「媽的,你是溫柔鄉出來的吧?」溫柔鄉裡只有女人,但陽曜德這種無意識的勾引卻比任何一個女人還更加挑逗,熊海斳頭一次這麼想射在一個人體內,用精液標記自己的主權。


 後穴本能的吞吐著手指,熊海斳知道可以了,他心急火燎的替自己塗了潤滑液,握著兇器,一挺而入。「啊……」緊緻溫暖的甬道讓他舒服的瞇起眼來,陽曜德看來也沒有太多不適;如果這真的是他第一次跟男人做,那根本天生被幹的料!熊海斳整個人趴在陽曜德背上,從後頭鉤著陽曜德的肩窩,支起他的頭,讓他不至於被枕頭悶死。


 「哼、哼……」熊海斳帶著濃濃情慾的呼吸吐在陽曜德耳邊,他下體畫圓似的蹭著穴口每一吋皺摺,等每一片花瓣都完全舒展開來後,他開始規律的進攻。


「嗯、嗯……」陽曜德的呼吸隨著熊海斳的節奏而震動著,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被侵犯了,只覺得熱,想甩開身後那高溫又黏人的東西,但熊海斳不肯放手;骨感的身軀讓他克制了自己的力道,深怕稍微一用力陽曜德就會受傷,他像是捨不得最後一口美食那般小心翼翼的感受著兩人黏膜互相摩擦的美好,「寶貝,你好棒……」


這句話他對很多人說過,但陽曜德無疑是最得熊海斳心的一位,雖然本人無意識,但他掙扎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迎合熊海斳一般,淫蕩的扭腰,配合著抽插,第一次就能做到這種程度讓熊海斳非常驚喜,往後默契更佳的話說不定隨便揉兩下就能進去了呢?


「呼、呼、呼……」熊海斳舔夠了耳背,就插入的姿勢將陽曜德翻回正面,狠狠的掠奪著他的唇,陽曜德興許是夢到了什麼,他蠕動著舌頭,笨拙的和熊海斳舌吻了起來。


 「……妖精!」喝醉了渾身就散發著騷味等人幹!熊海斳一邊罵一邊加強了衝撞的力道,飽漲的睪丸凶狠的拍在陽曜德的臀上,兇器上怒張的青筋猛烈地蹂躪著柔軟的穴口,櫻粉的小嘴在欲望的折磨之下逐漸轉化為魅惑的紅;一直擺脫不了這令人焦躁的熱度,陽曜德皺著眉頭,軟綿綿的踢著腿,但是這動作讓熊海斳衝刺的更猛了:「你實在……哼!欠人幹!」


 陽曜德的腿撩撥的蹭著熊海斳,熊海斳大抽大進的衝刺著,最後一聲低吼:「射死你這個妖精!」一股熱流隨著話語在陽曜德體內爆開,熊海斳舒爽的顫抖著,把自己的精華一滴不漏的注入深處,陽曜德下意識的縮了縮,惹得熊海斳又硬了,他抬高陽曜德的一條腿,罵道:「這麼貪吃?」說著,他打了陽曜德的屁股一下,陽曜德又是一縮,夾得熊海斳一聲低咒:「媽的……今天不幹死你我不姓熊!」


 第二次的交合順暢許多,經過精華滋潤的內壁彷彿活了起來,自主的配合抽插蠕動著,原先羞澀的穴口更是淫蕩的吸吮著男根,邀請著男人侵犯;黏膩的液體隨著熊海斳的動作緩緩滲了出來,弄溼了床單,但熊海斳不在意那些,他全心全意的投入在和陽曜德的互動——或許說他單方面的動——當中;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讓他如此興奮!


 熊海斳抱著陽曜德的腿,暢快的又射了一次,射完了他還抽插了幾下,感受著那誘人小穴被他的精液灌滿的黏膩感。熊海斳射精完,下意識的看向陽曜德的胯間,他驚訝的發現:他都已經射了兩次了,陽曜德居然連一次也沒有?他咂咂舌,覺得這是一種恥辱——自己的技巧竟然沒辦法讓人高潮嗎?他瞇起眼,等休息夠了之後再度闖入;這一次他不急著衝刺,他耐心的嘗試著各種角度,一邊觀察著陽曜德的反應。


 「嗯!」埋在體內的肉刃碰到某個點,陽曜德猛地拱腰,眉頭也皺得很深;甬道劇烈的收縮,差點把熊海斳直接絞射。找到了,熊海斳得意的笑,他緩緩的抽動著下體,然而嚐到甜頭的陽曜德不滿於這種速度,他暴躁的踢著腿,熊海斳趴在他耳邊,蠱惑道:「求我,就幹得你舒服。」


……求什麼?陽曜德不知道。他本能的想自己解決欲望,但伸向下體的手被熊海斳握住了,熊海斳再次誘導道:「說『熊哥,小騷穴好癢,拜託幹我』。」


癢?對!渾身上下都在癢!尤其是深入體內的搔癢感隨著血液的流動蔓延至全身,逼得他發狂,身體越是扭動,那搔不到癢處的焦躁越是緊貼著他,陽曜德實在受不了,迷迷糊糊的說了:「拜託……」


「嗯?」熊海斳本來還期待他說下一句,但是這隻醉雞實在醉得太厲害,扭沒兩下又睡著了,熊海斳露出陰險的笑,白森森的牙齒一口咬住陽曜德的耳朵,低喃道:「今晚,你準備靠屁股射精吧。」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