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尾章(上)-風波後續

2024/02/2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raw-image


一個時辰後,日遙的百姓再次被新的流言淹沒,這次卻是極好的消息:狼族王在病榻旁虔誠祈求三日,頭髮俱白,終得上天垂憐,承平公主得已痊癒,雖說腹中胎兒並未保住,但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薩辰下旨,宰相夫人喪心病狂謀害嫡女,被賜鴆酒自盡:裴寧連帶著被革去宰相職位,但念其勞苦功高,最後許了個五品閒職讓他頤養天年……另有傳言,裴寧因為此番事故受了極大驚嚇,莫名得了奇病,每月都須固定服藥,但仍有半月的時間疼得死去活來,纏綿病榻苦不堪言。

另外,為安撫狼族也為彰顯兩邦情誼,病癒後的承平公主加賜封號淮陽長公主,賞黃金萬兩與封地食邑;狼族王回報以同樣的誠意,許諾自此狼族南朝結為友誼之邦,相互扶持,永不起戰火。

「這樣啊……」蘇期感覺自己像在聽神話故事,酒樓裡,說書人故事講得正起勁,眾人大聲叫好。

納蘭真依舊摟著她的腰,手指習慣性捲著一綹髮絲把玩,他那頭白髮隨意披散而下,襯著那雙冰藍色眼眸像是雪的裡迷幻的極光,看起來更俊朗了。

女王謬讚。納蘭真遞給她一枝冰糖葫蘆,見她咬了半顆,習慣性又搶走剩下那半顆。女王的滋味,果然最甜。

色狼。蘇期瞪他一眼,頭卻輕輕靠了上去。

在他倆面前是歐陽子瞻和易了容的慕容夜焚,他們一邊吃茶一邊低聲說著話,看起來這樣自在。

後來蘇期才知道,子瞻在回狼族的路上接獲容若發出的消息,立即決定快馬趕回來。在一旁的慕容夜焚想起他的師父慕容暖似乎提過類似的毒,索性也跟著同行……他們抵達日遙後先去了凝香樓找慕容暖取了解藥,才又一起趕到了宰相府,及時救了蘇期也救了納蘭真。

姍姍來遲的薩辰看看不顧旁人狂灑狗糧的這一對,又看看自顧自說著話的另外一對,感覺自己相當多餘……不過,這種多餘也持續不久了,畢竟納蘭真不能在南朝久留,狼族總不能無主太久……他今天就是來送行的。

他揮揮手,讓身後的侍衛送上一只木盒,盒中是一枚玉牌,只要玉牌在手,狼族皆可隨意進出日遙王城……這是兩族友邦彼此信賴的證明。

納蘭真笑笑的接過,收下了。

「元淳,我不能久留,只能送你到這,之後找時間,換我造訪狼族如何?」

「隨時恭候。」納蘭真轉眼瞥了慕容夜焚一眼,後者抬頭看著自己或許終生都無法相認的三弟,神情倒是挺坦然。

歐陽子瞻悄悄伸手過去,握住了他的手。

慕容夜焚知道他在擔心,揚起一個微笑又搖了搖頭。

這有點怪異的沉默讓薩辰摸不著頭緒……他也不明白這幾個人互相看來看去是什麼意思。

「或許也不需要恭候太久,回狼族後我要舉行雙王覲見禮……還望陛下賞臉,前來觀禮。」納蘭真笑意更深了。

「雙王?」

納蘭真摟著蘇期的腰,泰然自若開口道:「未曾有機會正式介紹,這位是我狼族女王。」

薩辰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想起小時候聽過的狼族風俗,不敢置信地轉頭看向蘇期……額上的血紅圖騰。

他以為那只是裝飾用的花鈿,還曾在心裡想過這花的形狀竟如此特殊……難不成那就是所謂象徵太陽的文字?

他完全震驚了。從沒想過,狼族王居然會將史無前例的『印記』給一個南朝女子。

「……你果然……非常愛她啊。」薩辰呆了許久才憋出這句話。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