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故事1|輔導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意外發現這個常駐的文章主題,心底有些話不吐不快。

本咚大約是在2018的年底來到現在任職的這間補習班,是有著若干間分校,以國中小的團班授課與自然實驗課為主打的補習班。大約從剛加入到三級警戒前,本咚都在輔導端和教務(編講義)端貢獻心力,疫情復甦之後因為生涯規劃而淡出輔導圈,轉戰一對一指導部門。

本篇主要介紹本咚在輔導端的所見所聞。

\負能量警告/\負能量警告/\負能量警告/\負能量警告/

學生,你/妳來輔導前真的準備好了嗎?

大型補習班幾乎都會設有輔導機制,目的是讓學生補課,或是弄懂正課聽不懂、作業不會寫的地方,由於輔導需要額外預約時間,時長(1hr)又比正課(1.5或2hr)還短,所以必須抓緊時間,用最淺顯易懂的方式幫學生處理不懂的地方。

陰錯陽差下,原本專教國高中數學的本咚突然變成國小端的輔導老師,要處理的個案最小小到小學二年級,一開始真的難以適應,不只是要暫時修正一些計算習慣(例如設未知數解題),還要想辦法吸引學生注意力,讓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產生興趣,更要在捉襟見肘的時限內把該講的觀念和題目講完、作業訂正完畢。

雖然教學過程有嬉笑當然也有怒!!!!!!罵!!!!!!!,但讓本咚欣慰的是,扣除少數存心搗亂或不配合的學生之外,其他學生在課堂上都與本咚產生良善的互動,甚至經常被學生開玩笑說下次要「指名」讓本咚輔導。

但就是那些少數,讓本咚總是深感無奈。

通常比較乖的孩子偶爾才來輔導一次,只需要幫忙訂正作業的錯題,聽懂了寫完了還會跟你說聲「謝謝老師」。

那如果有孩子每週都來報到呢?那除非是老師的小粉絲,不然肯定是個人見人怨的小魔頭,很遺憾,魔頭與粉絲的比例嚴重失衡。

「目中無人」和「狂妄自大」本咚感覺都不夠貼切,本咚覺得最能形容這些魔頭的詞語是「未經教化」,因為他們野人般的行徑總是會讓輔導區不得安寧,喧鬧、嬉戲都是常態,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總認為自己來補習是「受委屈」,就會想方設法拖延時間,惹老師生氣就是個他們自以為是的「好方法」。

其他人身攻擊或調皮搗蛋本咚都覺得沒什麼,說不定當年本咚更令老師頭疼,但曾經聽過最刺耳的一句是「你在領的還不就是我爸媽繳的錢,我沒來你早就失業了」。

如果當下本咚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難保不會理智線斷裂,上火回嗆是一回事,主要是害怕又多了樁社會案件。

還好,本咚踏入補教業時就已經25歲了,事發當下也是28、29的年紀,對於學生的狐假虎威早已見怪不怪,當下本咚只正經的回應「對啊,這是我的工作,我因為認真工作所以領該拿的薪水,但是你沒有在認真學習,是你在浪費你爸媽的血汗錢。」在轉頭講解題目前,不忘再加一句「你沒看這邊多少人,還有多少人在排隊,不缺你一個。」,放任出言不遜的野孩子自討沒趣繼續歪著頭裝酷鬧脾氣。

早就是每個輔導老師的眼中釘肉中刺,這堂輔導完正好課程結束,將來或許再也不會相見,換作別的老師可能會選擇忽視他,但本咚還是盡責把每一題該講的都講完,該寫的都寫在白板上,他想抄就抄,不抄我也拿他沒轍。但儘管他如此逾矩,本咚能做的其實不多,講這些話只是在捍衛老師的底線,不讓他暢所欲言,誰叫他遇到很愛辯的咚咚。畢竟本咚自認這份薪水領的心安理得,每一個認真工作的人都值得被好好對待。

老師,你/妳來應徵前真的準備好了嗎?

前面負能量有點多,後面來講點有趣的。

畢竟小學輔導老師算是薪資和門檻都比較低的,所以流動率總是特別高。

而本咚又不斷蟬聯輔導部門年紀與年資的雙冠王(後來出現整整小我一輪的老師😭)。

所以除了輔導學生,更多時候本咚需要做的,是關心新進老師的教學和工作狀況

一道道數學題目,自己解是一回事,講給同學聽是一回事,講個學生聽又是另一回事。

很多老師的輔導初體驗,都是敗在過度緊張,生怕一個觀念講錯造成學生錯誤的理解,有些老師緊張到口吃舌頭打結,有些老師緊張到板書龍飛鳳舞,這些都算是人之常情,在所難免的必經之路,但如果要認真走這條路線的話,勢必得慢慢做出改變,至少充滿自信才顯得專業,也才能讓家長放心把小孩交給輔導老師。

但如果自信心過於爆棚,就容易忽略自身的缺點,旁人的一些中肯建議就很難聽得進去,這時候就需要嘗試在自信和謙虛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

第一個正向例子是晚我一年加入的一位老師(小我10歲...和我2016第一屆帶的學生一樣大😭)

這位老師到部的第一天,大嗓門加上親切又活力十足的個性,一點都沒有怕生的跡象(一點都看不出那時他才大一!!),在教學環節很快就上手,同樣也深受學生喜愛,配合度也相當高,是不可多得的工作夥伴。不過他的缺點是思緒過於跳躍,要仔細聽他講話,才能勉強跟上他的節奏,板書也是顯得相當抽象派畫風,需要天賦異稟的孩子才能從他的圖中看出端倪。

偏偏,這位老師藉此特色,吸引了幾位他的專屬小粉絲,有時候學生沒排到輔導的時段,也會在課後留下來問老師問題,老師也樂於傾囊相授,除了板書之外,在題目的教法和敘述觀念的方式,這位老師都有顯著的進步。

第二個負向例子,是一個頂著碩士光環來到小學輔導部門的老師。(非常非常少見)

通常要安排新老師在輔導端試教,最理想的狀況是年紀偏大的小孩(五、六年級),然後讓新老師旁聽另一位老師的輔導過程,整段旁聽完之後,再安排下一個時段同樣範圍的學生來進行試教。

這位新老師很幸運地在旁聽完畢之後,安排到一位安靜乖巧的六年級學生來試教,內容好像是速率問題,但這位老師一開始一直想用設未知數的方式來解題,這點和前面他旁聽的過程完全不同,據他本人的說法是讓學生趁早接觸就能提早理解,但小學生對於「正與負」的觀念還沒完全建立起來,貿然用未知數解題,甚至列方程式,都是不太恰當的做法。

幾經勸說,好不容易讓老師接受不用未知數來解題,但後續還是很受挫,因為老師總是直接用口述的方式,講了落落長的算式卻幾乎不寫下來,而且給學生思考的時間都相當短促,學生聽了懵懵懂懂也只會不斷傻傻點頭,由於本咚是需要在新老師後面觀察課程進度的,好幾次都忍不住插手幫忙確認學生有沒有聽懂,學生看到本咚又搖頭說其實不懂,這時新老師又想出若干種解釋方式,但這些方式對學生來說都過於艱澀難懂(我只記得其中一個例子是薪水的漲幅,對學生而言真的還太遙遠)。

最後,包含本咚在內,所有輔導老師一致投下反對票,這位新老師正式宣告試教失敗,沒能成為正式輔導老師。

內容總結
你,有職場故事嗎?
0
/5
跟大家分享我的想法以及我的所見所聞 很多事情沒有對錯 多想想 多思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