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那年的12月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前些日子天冷,大多數人走在傍晚的街頭,都盡可能的把手塞進口袋、縮進袖口。


一個國中哥哥牽著國小弟弟,他們都穿著附近學校的校服,很好辨識。過馬路的時候國中生左看右看,確認安全才拉著國小生穿越。弟弟努力抬著頭在跟哥哥說什麼,而哥哥一邊聽一邊保持警戒。


後來我就往不同的方向走了。


哥哥的成熟帶著一點緊張,也許比起冷到的手,保護好家人更重要;弟弟保有那個年紀該有的單純直接,興奮的只差沒有蹦蹦跳跳過馬路。


不管他們的家庭狀況如何,我想兩兄弟應該可以互相扶持著長大吧,我由衷的希望。


手心的溫度在當下或許遠不及暖暖包,但手心的溫度可以延續更久,久到在若干年後的黃昏,看到一對感情好的兄弟,手心還是隱約發燙。


我有時候還是會想起那年寒流肆虐的十二月,或許那是我最接近妳的時候。也許是印象太過深刻,所以包含以後在內,腦海裡的所有都是好的,快樂的記憶十分美好,讓我忘記了時間。


我忘記時間會帶走不想留下的,留下無法控制流下的,最後像海浪沖刷沙灘一樣,撫平所有。

raw-image


1會員
62內容數
寫我看到的,寫我想到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