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序的紅色旅遊:馮客,《文化大革命:人民的歷史》閱讀偶拾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既然都會乳華,那就繼續乳華吧!

書封取自網路

書封取自網路

「紅色旅遊」這種東西,上個世紀就有了

2004年,中共國啟動了名為「紅色旅遊」的工程。所謂「紅色旅遊」,簡單來說,就是將過去共產革命相關的歷史遺址,活化為旅遊景點。

通過這種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國旅,帶動旅遊地的基礎建設與就業機會,總之就是人進得來,大家發大財,而參訪的遊客則更深入認識共產革命的歷史與傳統,當局則更容易宣揚(ㄒㄧˇㄋㄠˇ)愛黨愛國的意識形態。

其實,中共官方推動的紅色旅遊,並不是21世紀開始才有的事。從歷史學家馮客(Frank Dikötter)所著的共產革命「三部曲」之一,也就是《文化大革命:人民的歷史》,就談到1966年至67年,對紅衛兵所提供的旅遊優惠,曾席捲起的紅色旅遊風潮與災情。


革命,真的是請客吃飯,給你全額國旅補助

文革期間,毛澤東以增進中央與地方紅衛兵之間的相互聯繫,觀摩學習政治運動為名,鼓勵紅衛兵走出「舒適圈」參加串連。

中共與國務院為此推出補助旅行的優待政策,提供紅衛兵免費的交通與食宿。從1966年9月初,只要你是紅衛兵,取得地方革命委員會的介紹信,前往北京的旅途中只要出示信件,到哪都能免費吃、免費住、免費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且到處都有接待紅衛兵的設施,還能借到衣服跟急難救助金。

地方的紅衛兵除了到京津滬等大城市,深造如何革命無罪,怎樣造反有理,也利用得來不易的旅行自由與補助,在中國各地周遊。

這種黨國付錢讓你旅遊的好康,讓一場以革命之名紅色旅遊狂潮於焉展開。


人進來了,但大家發大財了嗎?

革命搖籃的江西井崗山、毛澤東的出生地湖南韶山,當然還有當年被國民黨清剿之際被迫長征,共黨殘部所逃入的延安,這些教科書上讀過的革命聖地,成為大批紅衛兵爭相造訪的對象,儼然成為文革期間的熱門觀光旅遊景點。

紅衛兵們遊覽訪毛主席少時在韶山住過的泥磚屋、就讀過的學校,與共產黨當年藏身過的延安窯洞,更有人受到當年長征的啟發,仿效同樣的路線徒步旅行,體驗紅軍承受過的苦難,來證明自己是真正的革命繼承人。

大批紅衛兵在全國移動,如同蝗蟲過境一般,所到之處無不帶來「過度觀光」的嚴重破壞,更癱瘓政府與人群的日常生活。

坐大腿,躺行李架,霸佔廁所外加吃光糧食

鐵公路車廂被紅衛兵擠爆,沒位子坐的人,就坐在別人的大腿上;連大腿都沒得坐的人,把桌子當座位,或躺平在行李架上,或擠進洗手間。紅衛兵在車廂裡,為了爭奪空間而爭吵打鬥,一般乘客則趁亂無票上車。

人的重量讓行李架承受不住而崩塌,車廂裡無異於流動監獄,夾雜各種難聞的氣味。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上檢閱數百萬名紅衛兵,人潮的集結與混雜,導致大量鞋子遺失,離場時遭到踩踏死亡者並不罕見。

為了應付大舉湧入北京各省紅衛兵的飲食需求,首都周邊的農村,糧食遭到強制徵收。紅衛兵所到之處,食物很快耗盡,每個人只能吃到所需的最少份量。

不要問很恐怖的公共衛生與疾病流行,受害者除了人,還有「它」

公共環境與衛生的汙染,則更有過之。車廂人滿為患,動彈不得,乘客基本的便溺需求無法解決,屎尿滿流,最後得破壞車廂地板,鑿洞排放,更別說汗水與其他穢物的氣味。天安門廣場上沒有廁所,紅衛兵散場後,留下滿地回歸自然的產品。

紅衛兵旅行期間,由政府安排入住各級學校教室、公部門的辦公室或旅館。但是住宿環境惡劣,不僅被單從來沒洗過,多數紅衛兵長期沒換過衣服,也沒洗過澡。廁所排泄物滿出來沒人清理,也清不完,到了冬天,排泄物凍結,更清不掉,惡臭令人難以忍受。

馬桶其實也是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因為眾多紅衛兵不懂得使用城市裡的坐式馬桶,就直接蹲站在馬桶上面大小號。

廁所圖示取自網路

廁所圖示取自網路

迅速消耗糧食,留下排泄物與惡臭,疾病也隨著紅衛兵的旅行到處傳播。擁擠的公共運輸與不通風的宿舍,更加速病毒的散播,以腦膜炎最為致命,尤其鐵道沿線都腦膜炎大流行的重災區。但口罩與藥物短缺,難以控制疾病流行。

此外,祖國慷慨大方提供旅行的機會與經費,更使人們為了撈本而鑽營漏洞,例如用假名借錢借糧票,買伴手禮回家贈送親友。

紅色國旅補助,在1966年12月宣布廢止,不過仍有紅衛兵繼續抓著旅行自由的尾巴不放,到處遊走,直到文革小組呼籲紅衛兵返鄉,恐怖的國旅亂象才逐漸落幕。


紅色國旅雖成為歷史,對你我而言卻既是遠慮亦是近憂

文革期間短暫補助免費的紅色國旅,讓食住交通都撐到臨界中的臨界,曾有人疑惑,紅衛兵所到之處,究竟是地獄還是聖地?這是現今無論對內啟動紅色旅遊已達20年,並在世界各國輸出遊客,以旅遊強國自居的中共,諱莫如深的一段旅行史。

就地解放與蹲站馬桶,即便如今,仍是強國人在世界各地旅遊之際,備受詬病的陋習,經常「不是在日本,就是在前往日本的路上」的台灣人,應該對此非常有感。另外像是疾病流行,口罩與藥物短缺,對於才剛揮別新冠疫情與國境封鎖的你我,是不是也很有熟悉感?

文革期間,曾短暫施行的紅色旅遊雖已成歷史,但歷史從來不會離我們很遠。


愛嚕貓的狗奴,很魯蛇的自由寫作者,2018年定居方格子,在這裡寫旅行史、遊記與魯蛇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