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的牧羊人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正式開始之前,感謝催眠師小球的引導,跟我一起經歷了奇幻旅程。這是一篇寫給小球的催眠心得,文中的「你」說的就是他。以下正式開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很熟悉你說話的方式,一開始進去的速度是很快的,現在回想起來幾乎是一恍神就看到了很多各種顏色的門。

一下去,真正吸引我的是鵝黃色還有正紅色的兩扇門,正當我還在做選擇的時候,一旁黑色真的太高太大太厚重,很難不去注意。本來因為它看起來真的太重我懶的推而不想選它,但當你問「有沒有要進去的門」的時候,脫口而出的就是那一扇門,那也沒辦法只有選它了。


門是黑色、不規則的晶石砌成的,每一塊都比我還高大,以至於門幾乎高到了天上看不見頂。推門之前你給我的金剛杵我藏在胸口,一放進去,我就想起過往某次冥想有個超級高大青銅色的神明給了我一把長矛,我也放在同一個地方。


門比想像中好推很多,古銅色的門把很像知道我是誰,幾乎一碰就自己打開,厚實但不沉重。一跨進去就有一隻綿羊幾乎跟我臉貼臉對看,我馬上就聞到了草還有泥土的味道。羊的臉有點髒,但我「知道」牠原本就是那樣。


「這些羊是我的」,一到那裡有很強烈的歸屬感,我知道觸眼所及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天空跟草地。眼前是兩道緩升緩降的山坡,房子就蓋在兩個山坡交會的V字底端。草地上有道淺淡的道路痕跡,我的房子就在交叉路口上。


羊很自在的吃草,但我馬上在找我的狗,「通常牠會跑來迎接我的」當時我心裡這樣想。你引導我找狗的時候,我知道牠不可能在羊群裡面,一般來說牠會在山坡上比較高的地方俯瞰羊群。


我知道牠如果不在,一定是去找羊。


狗狗跑來的時候腳爪濕濕的,一眼看就大事不妙的樣子。走丟的羊在一個靠近水的地方(現在仔細想不確定是河還是湖),很瘦,毛被沾濕了糾結在一起。牠生病了,生病的羊臉是黑色的,腳也是,所以在你引導我檢查傷口的時候花了點時間。牠的臉、腳跟膝蓋都受傷了,看見我來頭輕輕抬了一下。


狗狗在羊的脖子附近趴下,我很明白那就是最後的時刻。當你說「金剛杵有療癒能力」的時候我當下覺得奇怪,我知道那治不了牠,但是可以陪牠安全到達另一個地方。


陪伴死亡的感覺很怪,可以很明確得感覺到最後一口氣的重量,很沉很濃稠,卻風一吹就散了,羊還是羊的樣子,但我就是知道那不是牠,之後一切都會不一樣。


回去的時候狗狗不願意回來,還是很想把羊帶回羊群。我跟狗狗說羊不能動了,那不是牠的錯,羊自己跑到那個地方就是想要一個人死掉。


哄完狗狗一起回來,進房子裡沒有飯菜、沒有人,你問我「有沒有家人飯菜」的時候我還覺得很奇怪,「怎麼可能會有」?我一心只想餵狗(狗吃羊排),我放肉、換水,洗掉手上的血水跟泥土。


找日記的時候感覺有一點斷層,再有清楚畫面就是在桌子前面。日記原本就是攤開的,上面圖畫的紀錄比字多,看起來像是星空,星空中的星星連成了字,但我認不出任何一個星座、也讀不懂那個文字。


在攤開的那一頁之前的頁數全部都被撕掉了,所以在找照片的時候沒有作為書籤的照片,因為根本沒有可以夾住照片的頁面。


「在那裡,一個月有37天。」、「狗狗身上有37個斑點」、「我有37隻羊」。


封面上的文字依舊不明所以,當你問我「羊死之前有37隻、還是羊死之後」,我心裡想的是:不管牠們是生是死,我就是一定會有37隻羊。不多也不少。


來到床邊,沙漏上有刻字還是圖案,花紋是圍繞沙漏一圈的,但要仔細看的時候視線會突然模糊,而我之後又來到另一個畫面斷層,再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那三個七邊形的還構成的環。


三個環快速旋轉,轉越快裡頭的光越亮。光是金黃色的,當你要我走進光裡,我第一個反應是要叫狗狗來。狗狗真的很棒,走進光裡的時候牠還是同樣表情,而我卻好像一秒之內被瞬間氣化,失去所有語言、思考、行動能力。


我變成了很多散開的粒子飄散在光之中,然後下一秒又被擠壓聚合成人型,就這樣一秒一秒不斷重複解構、聚合。我聽得見你在跟我說話,但我抓不到時間回答,很難形容那種的感覺,很害怕但好像不是恐懼,比較像是很多的無能為力。不能思考也不用思考的那一瞬間其實是輕鬆的,害怕都是在自己是人的時候才成形。


因為害怕我開始持咒,但其實本來想持的是準提心咒,但不知道為什麼一說出口是往生咒。之後百字明好像有安心一些,但還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型態。


直到我聽見你敲缽的聲音。


瞬間安在的感覺很神奇,終於循著聲音有一個方向可以過去,不然到處都是光很難知道自己要幹嘛還是去哪裡。醒來之後覺得我才是羊吧,但那個時候沒想那麼多,只是一直跟著聲音慢慢把自己拖出來。


出來之後我超想離開那個地方,依現在清醒的我來看,其實我不知道是要離開光、離開催眠回到現實,還是其實想要離開現實、離開羊,走進光裡面。反正想要離開那個當下就對了。


總之,離開了場景之後,我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聽到你說還要再深化的時候意識有點浮起來,想說「真的就是你欸,沒有答案不會放棄」。本來想說好累喔,但當你問我「還願不願意再繼續」的時候,我竟然欣然答應,我自己都很吃驚。


再繼續深化的場景,眼前一片黑,到處尋找了光之後才猛然醒悟:我看不見


漆黑的世界沒有剛才在光裡面無助,當你說「看不見沒關係,我的其他感官會更敏銳」的時候我馬上聞到下雨的味道,有涼涼的風吹過,身體濕濕的。


之後,是濃濃的松香味道,還有七拍的音樂。一二三四、一二三,我很自然的跟上拍子,雖然現實的我可能沒辦法那麼輕易跟上。


在這個場景裡,想起了很多忘記的事,像是松香的味道、故意淋雨、踩水坑的感覺。「原來我想要的是這種感覺啊」,奇特的是,雖然這是跟伴侶關係相關的場景,但裡面卻沒有任何體溫、語言,除了你的聲音之外沒有其他人。


有點忘記自己是怎麼回來的,只知道回來之後還朦朧迷離了一陣,感謝事後的熱咖啡很溫暖,有幫我重新回到自己。


催眠結束了,得到了兩個看似不相干的場景。當天回家之後整個人攤攤的,點上你給的乳香蠟燭就跟貓一起軟在沙發上,盯著焰火發呆了一陣。


當晚很早就上床,但並沒有睡好,穿插重複的夢到了催眠裡的那兩個場景,一再交錯經歷了解構、聚合,失明卻又充滿光亮畫面。幾次瞬間清醒,尿了尿之後再睡,就再夢見一次,這樣大概來回的三、四次。


直到最後一次進入那三個環之中,我可以在解構的時候明確聞到松香的味道、淋雨採水坑的感覺,也可以控制光亮跟黑暗。雖然還是看不到,只有光跟暗的差別,但已經不再害怕。


也是在事後的夢境整合之中,才知道狗狗的名字叫「天馬」(然後竟然跟你下周pocast 的來賓同名,也太扯)。


隔天大概五點醒來,身體疲累,但心裡有很「明確知道了什麼」的感覺。雖然到底知道了什麼無法變成文字,但我明白當一切來臨,我能很確切的知道自己要什麼、正在感受什麼,一切都會很好。


但真正巧合(略偏神奇)的不在這裡,而是隔天我們聊天的時候,你跟我說了伍思凱的「愛的牧羊人」,雖然我不喜歡他(?!)也對那首歌沒什麼感覺,但歌詞跟場景的相似率真的超級高。


因為「愛的牧羊人」的歌詞裡沒有狗狗,你又讓我聽了另一首游鴻明的「流浪狗」,結果 MV 裡的車牌竟然有 37 這個數字,讓我不禁想我真的醒來了嗎?這麼多象徵性的巧合,會不會我還在催眠裡面呢?


也許宇宙是透過這些告訴我,「我真的確切明白了什麼」,所以給了我很多示現跟證明吧!


總之,很謝謝你,這是很棒的旅程,特別在我害怕、快要失去自己的時候有好好保護我、把我帶了出來,然後棄而不捨的想要找到答案。「都進來一趟了,當然要帶點禮物走」的那個催眠師很「你」,很真實。


而我也真的帶了很棒的禮物回來,真心感謝,也更期待下一次的旅程。


長長的流水帳,祝福我們都一切安好。


每張牌都是一段冒險,每場冒險串成一個故事。沒有故事有真正的結局,結局往往只是再一個序章,另一個「很久很久以前…」。 卡牌意象參考:Universal Waite TAROT® DECK、Aleister Crowley Thoth Tarot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