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五月 堺市出張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raw-image

其實我沒有想到,會那麼快的就再次來到公司的大本營“堺市”。


上次來堺市。

是去年12月冬至。

而此次再訪。

節氣已過立夏正準備進入下一個節氣“小滿”。

所謂小滿雨水相趕;小滿若至,那麼也就表示台灣即將進入梅雨季。

除了節氣變換之外。

與上次相同的是,我此行也是作短暫的停留。

因為在台灣,有太多令我眷戀的人、事、物。

年紀漸長,我變得愈來愈不喜歡出國,更何況是出國的目的是出差。

疫情前。

光是出差來日本,每年至少就要飛五趟。

如果再算上一定要去的歐展跟偶爾受邀的海外新品發表會。

我一年會有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不在台灣。

疫情期間。

不用再飛了。

公司也發現用科技的方法可以省下不少錢。

我也體會到了平淡如水的日子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raw-image


每天準時上下班。

每天溜溜狗。

每天跑跑步。

每天上健身房。

每天光顧那幾間常去的麵店。

倒垃圾時,跟街坊鄰居打打招呼,聊聊家裡的狗。

這樣子的日子,其實很棒,也很幸福。

畢竟,我們永遠不知道,這樣幸福寧靜的日子何時會被打破。

曾跟夫人聊過世界末日這個話題。

我說,我不怕世界未日,我只怕世界末日時我人不在台灣。

也許,有太多牽掛,總是無法讓人灑脫吧……


raw-image

從關西機場坐電車來到堺市。

十四年過去了,票價從JPY 800 漲到了880。

出了車站,隨便找了間拉麵店吃一吃。

口味可能不符那些拉麵達人的要求,但是出門在外,求個溫飽就好。

職業病使然,看到自行車店,還會是觀察一下人潮。

看到路旁的自行車也是會研究一下規格。

我認為,對自已銷售的產品有興趣是當業務最基本的態度。

這與你有沒有在騎車無關,就只是作好自已的工作本份而已。

社畜嗎?也許吧。

而身為社畜,到了飯店當然是先收信。

自動回覆的功能除了提醒別人你在出差之外,並不會減少你所要處理的信件。

我甚至有種錯覺,就是因為知道你在出差;所以要你處理的事情反而會突然的變多。

此行來日本的目的是受訓。

我現在對工作的態度也很簡單。

公司付錢給我,要我作啥我就作。

該發表的意見,還是要發表,不然這是對不起自已的薪水。

但是那麼多年了,自已也心知肚明驕傲的大和民族是聽不進去的。

總之,看破不說破,別為難別人,也別太為難自已。

讓大家都能交代得過去就好。

晚上,還是例行性的要來個聚餐。

而一位資深日本同事的出現,讓我很是訝異。

他是那種很有個性的人。

在自已喜歡的位置上,會表現的很出色。

對於自已真正沒有興趣的工作,就是應付了事。

我想,他所承受的壓力並沒有小過。

但我訝異的點倒不是他參加聚餐。

而是他居然還在。

上次最後聽到關於他的消息,是他因為精神壓力而請了長假。

看到他的出席,也許是他已經克服了他的困境。

也有可能只有他有空可以來參加這樣應酬式的餐會吧。

沒想到我喜歡的天婦羅店居然在堺東有開分店,而且還不用等到半夜11點就開了。

沒想到我喜歡的天婦羅店居然在堺東有開分店,而且還不用等到半夜11點就開了。

在堺漁市場的本店,我跑步時都會經過。但是這次吃了太多肉,也沒有那個胃再吃天婦羅了。

在堺漁市場的本店,我跑步時都會經過。但是這次吃了太多肉,也沒有那個胃再吃天婦羅了。



192會員
167內容數
極度樂觀的悲觀主義者 、自行車上的思考家、中二大叔、日商打工仔、狗派兼頑固台獨份子,這些元素構成了我的思維與價值。 歡迎你的到來,如果我的文字能啟發你的任何想法,並且對你是有幫助的話,那就真的太好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