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嵐下凋落的菅太閤——讀懂日本政局的大鬥法【第一章:若手議員的蝴蝶效應】

6
2021-09-09
|閱讀時間 ‧ 約 9 分鐘

【作者按】 由於本文還是有相當長度,為了方便大家閱讀,於是做了新的嚐試,將全文共分成六個章節,以『連結』方式將六篇一次刊出。 藉由『連結』的功能,讓讀者能夠在每篇章的最後,可以自由選擇要接到哪一章來閱讀;每章字數短則2500,多則8000,易於消化;特此說明,希望不會造成讀者太大困擾」。(2021.09.09發表)

「新冠肺炎之下,誰來當總理都很艱難;菅首相正在一生懸命地拼著呢!」 ——石破茂.自民黨前幹事長


石破茂,這位日本各家民調單位近年來對國民所訪問的「首相看好度」調查中,總是「名列前茅」的自民黨大物;其有話直說的耿介個性、讓他在自民黨內的人緣之差,卻也「無人出其右」。
朝日新聞記者「山下龍一」在他8月13日的報導中,提到了石破茂對於當前日本政情的詭譎,用上述的三句話直指核心,諷刺那些既無能提出有效的防疫方案、卻又企圖拉菅義偉下馬的朝野政治人物!(關於石破茂,請參閱拙作以下連結)
然而,這場在全球各地仍未能被有效控制的武漢肺炎,在日本,卻已擊落了兩位首相。

第一章:若手議員的蝴蝶效應

依照時程,今年秋天日本有兩項重要的選舉要進行,兩項選舉都是因為任期將屆,必須進行改選;一項是日本自民黨總裁的改選,另一項是日本眾議院的總選舉。
去年8月安倍晉三宣佈退陣辭去總理大臣寶座的同時,也辭去了自民黨總裁的職務。依照自民黨的黨則(黨章)規定,安倍晉三前總裁的3年任期原本是到2021年9月,所以2020年9月14日所進行的是總裁「補選」,亦即菅總裁的任期只有1年。依規定必須要在今年9月進行總裁「改選」,當選者的任期將會是黨則所規定的「3年」。
至於眾議院,由於這屆眾議員是在2017年10月22日的第48回總選舉中產生,因此將於2021年10月21日屆滿憲法第45條所規定的4年任期,所以改選也是勢在必行。

【變數滿滿的總裁選與總選舉時程】

然而去年發生、肆虐全球的武漢肺炎,不僅奪走了數百萬人的性命,在日本也造成戰後任期最長的安倍政權提早下台。由於武漢肺炎持續有變種產生,造成全球疫情一直無法有效降溫;日本的菅義偉首相也受害而民調直直落;在此情形下不僅有可能產生「黨內疑似政權交代」(換總裁)的戲碼,甚至「朝野政權交代」也有可能的臆測更在永田町內流竄悶燒。究竟這兩項選舉「何時舉行」,到目前為止充滿了變數;對於悉熟台灣選舉時程的我們來說,實在有點難以理解。
因此本文試圖從以下的六個視角,來協助台灣的讀者「理解」日本政局在這二、三個月個內,何以這樣、何以那樣發展的各種可能劇情。 【第一章:若手議員的蝴蝶效應】 【第二章:民調大哉問:如何解讀?】 【第三章:任期將屆卻不知選期?法規造成的變數】 【第四章:仙拼仙、在野聯盟尋求直球對決】 【第五章:仙拼仙、自民黨內逼宮、隱形政變】 【第六章:新黨?小池百合子國政復出?】
而在進入主分析之前,筆者認為有一個很重要的「背景資訊」,縱貫在這些政治角力之中,因著這個看似「非主軸」的背景,才能串起這幾個月日本政情發展的「連結」。

【蝴蝶效應之自民黨若手議員的騷動】

就筆者這兩年對日本這屆眾議員改選政情的觀察,我認為有必要先說明一下自民黨內若手議員在這個政局中,所扮演的角色或者說所起的作用。
日本政壇中稱為若手議員,指的大約是當選3、4次以下的議員。近年在指涉資歷較淺的議員、特別是在指稱自民黨內的資淺議員時,媒體常會使用『魔的3回生』這個用語,指的是2012年在安倍晉三重掌自民黨政權的第46回眾議院選舉中,「初當選」的眾議員們。本篇的若手議員,則是指目前當選次數在3次以下的資淺議員。
其中2012年(平成24年組)因為是自民黨重返執政,所以當年「初當選」者,多達119人;經過2014年及2017年兩次選舉,目前仍延續政治生命者尚有84人;離開政壇者達35人,理由包括緋聞、醜聞、虐待助理等千奇百怪的原因,在半途就被趕下車,因此這屆才會特別被媒體稱為『魔的3回生』;其實他們是從上一屆就被貼上『魔的2回生』這個標籤。
這批議員的特色主要是因為係搭著『安倍順風車』而登上政壇,因為安倍太會選舉,所以「平成24年組」也是跟著順風順水地連選連任,成為政治上的「人生勝利組」;注重空氣票或媒體效應、不太跑基層、「組織票薄弱」等是他們的共同特徵。當然並不是所有「平成24年組」都這樣,其中有板有眼,基層與中央兼顧的也大有人在。
而2014年(平成26年組)『初當選』者有15人,目前仍有13人連任;加上重返政壇但通算當選2回的,目前共有22人。2017年(平成29年組)『初當選』者有19人,加上因遞補而成為初當選者1名,共20人。當然這些議員也一樣是在安倍晉三這位選舉天王的帶領下,順利的踏上仕途。
所以目前自民黨內3回生以下的眾議員總人數高達『126人』,佔現任276名眾議員的比例高達『45.6%』,而且這些議員是橫跨各派系的!
根據日經新聞記者「重田俊介」在9月5日的報導,目前自民黨眾議員的平均年齡是59歲,未滿60歲者約佔半數;而陸續表明引退不再參選者目前也接近10人,加上這些選區的參選新人,可以想見自民黨內選戰經驗不足的資淺議員人數之眾多,其對大選的擔心所產生集體焦慮會有多強!
表一:自由民主黨各派閥眾議員3回生以下人數總表(謝文生製表:2021.09.05)

#疫情Pandemic、若手議員Panic#

日本眾議員任期法定雖說是4年,但實際上的任期長度,平均約莫是1000天,即2年9個月左右。也就是說2020年7月,就是這屆眾議員任期屆滿2年9個月的時間點。
所以早在去年年初,永田町就在流傳什麼時候要解散國會、進行總選舉的各種傳言。在我的資料庫中,大約2020年6月起,各派系資深議員就開始不時表示,什麼時候舉行總選舉都不奇怪,不斷呼籲黨內資淺議員要回防選區,做好組織工作!在各派系舉辦的「選舉講習會」中對資淺議員進行『選舉教學』時,其中最顯著的還是「要求資淺議員『回選區握手』!」。甚至今年細田派的講習會,安倍晉三擔任講師的演講,談的也還是「要資淺議員『回選區切實地經營』!」
由於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已掀翻了不少國家的政權;日本戰後最長壽的安倍晉三內閣也是因為處理疫情不順,導致長期支持率低迷,壓力大到最後搞垮安倍的身體、而交出政權。
由於日本國情的特色,不論是強制措施或是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分工方式,日本都很難做到像台灣這樣的防疫強度;但是人民並不會、大多也沒辦法、甚至也不想理解,只是根據切身的感受去評斷。疫情控制不佳就是政府的錯;年輕議員本身就屬網路世代,更容易感受到那股不滿帶來的危機感。
產經新聞記者「田中一世」在今年8月19日的報導中指出,眾議院改選,自民黨有可能會掉40~50席;這對基層薄弱的年輕議員來說,真的是心頭重擔!
其實這股危機感從年初就開始在年輕議員間悶燒。所以石破茂曾在今年1月22日自己的部落格上,針對部份政治人物因為即將來臨的選舉而不安時,頻頻向媒體放話「政局再起」、「換總裁」之類的言論,極盡挑剔菅義偉民調下滑之事而寫道:「到處都看到『可能會有政局』的觀察報導,真是讓人不愉快至極!別忘了,去年9月現政權在民意高支持度下啓動時,大家不也都讚不絕口啊!現在只因為自己的選情告急,就想用換總裁這種想法,如果有的話還真是讓人意外啊!自己所做的決定要向國民負最後的責任啊,前述這樣不知恥的議員,我想自民黨內應該沒有吧」
但無論如何,各派系大老口中「要跑基層」的叮嚀,正反映出資淺議員選情的致命傷所在。平常不用心經營地方,要一夕之間就讓地方人士改觀並不容易;因此資淺議員對『選挙の顔』(即台灣選舉時「能拉抬選情的母鷄」)的期待焦慮,仿如一個個蝴蝶效應,終於匯聚成一股狂風、吹落菅政權!
(本文未完,請按下列第二章的連結)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的話,請按右上方心形的讚,感謝!)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謝文生
謝文生
從秋風蕭瑟的戒嚴時代,穿越百花爭鳴的解嚴風華,來到如今的眾聲喧嘩。/ 不與時花競先後;自吐霜中一段香。
本文發佈於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6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