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嵐下凋落的菅太閤——讀懂日本政局的大鬥法【第四章:仙拼仙、在野聯盟尋求直球對決】

2
2021-09-09
|閱讀時間 ‧ 約 22 分鐘

第四章:仙拼仙、在野聯盟尋求直球對決


了解了上述有關【首相支持率】、【政黨支持率】、【國會改選時程】、【自民黨總裁改選時程】的數據及可能之後,讀者大概對於此次日本政局的走向會充滿不確定性的原因,有了大致的了解。接著我試著分析日本朝野各黨派之間,對於上述四大變數的各自解讀、及相應策略的提出所進行的各種攻防。
日本政界流傳這樣一句話:「政治の世界一寸前は闇」,意指在政治的世界裡,一寸前都是暗黑、看不清的,也就是說充滿了難以預測的事,沒有什麼事是必然想當然爾的。(寫下這段文字的當時,根本沒有菅義偉不參選的風向,果然一寸前は闇!)
所以本文的目的:「並不在預測」誰會當選自民黨總裁?會不會解散國會?眾議院選舉會在何時?會不會政黨輪替?
本文企圖:當日本局勢走到了什麼局面時,1)讀者能夠經由本文的分析,而了解到為什麼會有這樣局面的演變及其背後的意義;或者2)在了解日本政局的可能演變中,預先作出相應的準備

【判斷未來政局走向的三大指標】

本文開始撰寫時,這個篇章原本要從【立憲民主黨及在野聯盟】、【自民黨:菅義偉】、【自民黨:各派閥】、【自民黨:總裁選參選者】、【新政黨空間】等五個角度來嘗試解讀各自的思考及策略。
由於筆者花了許多時間在求證自己所寫文章中資訊的正確性,因此延誤了時間,以致寫著寫著菅義偉就不參選了。關於自民黨新任總裁是誰,在候選人都還沒有確定的情形下,也沒得分析,我也沒想要做不負責的預測,請讀者見諒。
也由於菅義偉首相的不參選,因此撰寫架構調整成本文一開頭講的篇章方式;等新總裁確定後,再一併解析是比較恰當的。在此補充說明。
在進行分析之前,要再度說明,下例三項指標是本次日本政局所有演變的主要依據,一切都是環繞這三項指標的解讀而進行的攻防策略。
一、 對「菅義偉首相支持度」,與「朝野政黨支持度」的解讀。 二、 武滿肺炎疫情的演變,是走向趨緩?還是嚴峻? 三、 自民黨總裁選舉,可能結果的預判。

#如何理解疫情這個變數#

關於第一項的相關分析,在本文第一章中已作說明。第二項關於疫情的部份,在此提供相關資訊,以利讀者在後文中進行判斷:
關於日本疫情何以難以收束,細講的話會花太大篇幅外,也會偏離本文要處理的方向,因此這裡只談在政治上的效應。
圖八:NHK每日統計的全日本各地及全國武漢肺炎感染者人數統計截圖
站在菅義偉政權的角度,以日本國情及現階段民眾對於防疫的態度來看,除了「疫苗接種」以外,難有其他有效的方式來收束疫情,這點朝野都知道。連向來最挑剔的石破茂也這樣主張。
因此菅義偉只有選擇支持自己、也是人氣王的河野太郎出任「疫苗擔當大臣」,如此才能要求以「每日百萬人」的速度進行接種來跟疫情賽跑;甚至曾一度衝到每日有「140萬人接種疫苗」的成績。
本來,疫情在六月有收束的趨勢,偏偏進入7月奧運前,印度變種株傳入日本、其高傳染力的威力隨即在日本炸開;儘管高齡者死亡率及人數因接種疫苗而大幅降底,但是年輕人及未接種者受到感染而人數大增也是事實。
8月29日,河野太郎對外表示,日本的目標是設定在10月、11月間達到全國接種率80%的覆蓋率;事實上在7月底,日本高齡者接受完兩劑疫苗接種的人數已達高齡者全體的75%。
這種以「接種速度」換取「疫情下降」,來跟時間賽跑,是菅義偉的戰略設定。也因此,會有幕僚幹部提出「任期屆滿前解散國會,將總選舉拖到11月底」的建議,就不足為奇了。
8月中旬,日本的疫情處在幾乎天天2萬5000人左右的感染者的狀態,近日有趨緩的迹象,在筆者本文完成初稿的9月7日,日本全國感染人數已降至1萬人,但菅義偉政權已然倒地。
目前日本緊急狀態宣言的期限是9月12日,屆時是解除?還是繼續?這也是觀察日本這波政情演變的重要參考點。

#眾議院勢力現狀#

此外,日本眾議院總席次為465席,由289個小選舉區各1席及比例代表176席(分配在11個比例代表制選舉區)組成。因此過半數就是要取得233席次。
本屆截至2021年8月30日為止,各黨派議員人數的分佈,如表五:
表五:眾議院各黨派議員人數分佈簡表(製表:謝文生)

【立憲民主黨及在野聯盟出招頻仍】

#民調解讀#

在本文第一章中提到菅義偉首相的民調直直落的同時,自民黨與立憲民主黨的民調並未與之連動;儘管數字上各有不同,然而八大主要媒體、包括立場在光譜上兩極的媒體在內,都得到相同趨勢的回答。
也就是說,換首相?極有可能。政黨輪替?不是沒有可能,但依目前政黨支持度的趨勢並不符合歷史上政黨輪替的樣態。
若是自民黨在眾議員選舉未能單獨過半、甚至自民黨與公明黨加總也未能取得過半的233席次的話;目前擁有112席第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就有機會取得政權。
然而前述政黨支持度沒有發生「死亡交叉」的趨勢,面對各家媒體一致的解讀,立憲民主黨當然是『有苦難言』。
但老實講,這點是立憲民主黨自己要負責,先不提武漢肺炎造成諸多人命殞落及人民生計遭受打擊、也不提在日本現在的國情下要防疫有其困難;純就政治角度計算來談,作為一個以取得政權為要務的第一大在野黨,在這樣有如「天下掉下來的禮物」下,竟然未能積極作為、掌握機會以取得國民的信任,反而一直駡、什麼都駡的作風,讓國民將其作為聯想到它的前身「民主黨執政時期的無能」以及「民進黨時期只知反對、從無對策」的形象,導致國民雖然將疫情怨氣全都出在菅義偉首相身上,但卻也沒有打算轉而支持立憲民主黨。
面對政黨支持度遲遲未能提昇,立憲民主黨則提出不同的論調。黨首枝野幸男在8月28日於「ラジオ日本」的節目中力圖澄清;他表示,「必須要對媒體的調查中沒有浮現的要素,加以分析」。他進一步說明,立憲黨是「針對每個小選區都作了1000份左右的民調,得出『有可能政權轉移』的結論」。
從右到中立到左的8家媒體得出一致的趨勢,真是只是『樣本數總量』的問題嗎?這問題除了民調專家可以幫我們解釋外,我們只有讓眾議院總選舉後的投票結果來回答了。
另一方面,隨著選戰逼近,自民黨內年輕議員一直喊著「菅義偉不是能帶領打選戰的母鷄」,但對照立憲民主黨方面,儘管目前黨首枝野幸男是黨內一強,但講話常過於複雜,黨內民主的不足也常被黨內議員對外披露;能否作為選戰的母鷄在黨內也頗受質疑。
8月18日,立憲民主黨公佈了今年選戰的主題,主訴求「改變」,就是要取代「自民黨公明黨聯合政權」;而以黨首枝野幸男的側面作為選戰海報的「主視覺」。「蓮舫」代表代行則向記者說明,這海報的形象是要「表現出要切實地向選民傳達的姿態」,預計印製1萬2000張,分送全國各地張貼。照片如下,是否具有向選民傳達「政黨輪替」的意向,讀者可以自由評分。
圖九:主憲民主黨今年選戰主海報

#戰略上:儘速對決菅義偉#

就算目前政黨支持度並不看好立憲民主黨有機會取得政權,但從政治及選戰的角度來說,仍然可以擇定適合的「戰略」與「戰術」之執行,來「補足政黨輪替所需要的能量」。
在戰略上,立憲民主黨定下的主調是:「在『菅義偉為首相』的前提下、『儘早』進行總選舉」。分析如下。
既然菅義偉的民調支持度跟疫情的好壞成『正反比』,從在野黨的本位來說,趁著選民覺得疫情嚴重,『怨氣都出在菅義偉頭上』的情形下,進行總選舉自然是最有利,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所以菅義偉首相的低民調,相對於自民黨內年輕議員的哀鴻遍野;對在野陣營來說則是「機不可失」的「最佳助選員」!
退一萬步來說,首相民調與政黨支持度的「連動脫勾」,是否就可以解讀為自民黨若是『換總裁』,目前局勢就會改變?自民黨的部份,後文分析。
對在野黨來說,作為選戰的『攻擊標靶』菅義偉若是被換下,「利多」就會變成「利空」。因此如何將總選舉時的時空條件,維持在對在野有利的局面,就是選戰時機的選定了。
再者,就疫情的走向進行研判的話,以日本目前的接種速度,在年底前將疫情控制在一定程度內是可以預期的;選民的記憶總是短暫,屆時疫情的好轉,也許首相的支持度會止跌回升,屆時進行選戰對在野陣營來說,也是「利空」。所以菅義偉陣營中,一直有『延後解散國會,將總選舉時間設定在對他有利的時機再進行,包括拖到11月28日』這個方案;這點,朝野皆知!
綜合以上背景說明,就可以了解對立憲民主黨來說最有利的「選戰環境」就是:首先,要在菅義偉首相任內進行;其次,愈早對決愈有利
所以我們看到立憲民主黨,頻頻要求菅義偉內閣要在本屆眾議員任期10月21日屆滿前進行總選舉。8月18日立憲民主黨的國會對策委員長(簡稱「國對委員長」,即台灣立法院各黨團的「黨鞭」)「安住淳」,即正式向自民黨國對委員長「森山裕」要求自民黨應將眾議院解散的日期「明確」下來;並且對記者表示「必須在任期屆滿前選出新議員,並啓動新一屆的任期;不要脫離憲政的常軌」。
問題是如果延到任期後才選舉,依目前的法律並沒有違法,而以憲政常軌來說,過去25回總選舉有24次是解散國會後進行,只有一次是任期屆滿前改選,哪個是常軌?

#司馬昭之心,要求臨時會#

其次,在野黨要求『速戰』心切,自民黨也看在眼裡!
今年的通常國會在六月中結束後,隨即休會。由於選期將屆,個人也好、在野黨也罷,都需要有曝光的舞台。所以在野黨從7月起,就一直要求召開「臨時會」來討論疫情的對策。忙著防疫、還要處理東奧的自民黨對在野黨聯盟(立憲、國民、社民、共產黨等4黨)的要求一直置之不理。
直到8月下旬,自民黨總裁改選的議題浮上枱面,預計在9月17日進行公告、29日投票。立憲民主黨似乎才意識到這不只是自民黨自家的事情而已。
如果9月底自民黨換了新總裁,即便剩下的任期不到2個月,但也必須要換新首相。除非新總裁、新首相更不孚人望,否則黨政「人事一新」之下,照例會有「慶祝行情」,也就是對手陣營老大的支持率會遠高於現在的菅義偉。例如去年8月時安倍首相的支持率也是掉到30%出頭,而菅義偉一上任,則是開出史上第三高、平均70%的支持率,即為一例。
所以在8月26日自民黨宣佈總裁改選期程當天,立憲民主黨為首的在野聯盟也立刻提出「9月7日~9月16日」召開臨時會的要求。
吵了二個月的臨時會,說要好好討論疫情對策及補正預算;結果提出一個「只有10天」時程的臨時會求要,其司馬昭之心,就真的路人皆知了。
目前日本因應疫情的「緊急事態宣言」期限為9月12日;而自民黨的總裁選舉啓動則是9月17日。從立憲民主黨的角度,如果菅義偉陣營「預測總裁選情不妙」想要跳過的話,唯有在『9月13日~9月16日』之間「解散國會」來『凍結』總裁選舉!而要解散國會,則必須要召開「臨時會」。
因此,與其由首相發動解散國會,不如「反客為主、兼吃自民黨豆腐」地由在野黨來提出這樣「微妙的臨時會期程」,一方面擺明著就是要作球給菅義偉首相來殺,讓他有機會來「順勢解散國會」,同時在這十天內若是通過針對疫情的追加預算,也可以算是在野黨的功勞,對於選戰自是加分之作。
最主要的是,若自民黨同意在這個期程內召開臨時會、並在此期間內解散國會的話,將能一次滿足立憲民主黨的二項戰略設定:「既在菅義偉首相任內進行、又能在早則10月10日、晚則17日進行」總選舉。
當然,自民黨作為執政萬年軍,豈有看不穿在野黨計算之理;8月30日,菅政權一方面透過官房長官加藤勝信表示,目前尚有2兆多日元的預備金可以支應,還不到需要進行早期追加預算的時候。並且在31日透過黨的管道表達不打算在9月7日~16日期間召開「臨時會」。完全不給在野黨賺信用值的機會。所以從這個回應可以看出,在菅義偉這個時間點,並不打算在9月中旬解散國會,這個訊息,在下一章自【自民黨內逼宮、隱形政變】中,有更多的說明。
話再說回來,當時就算菅義偉真的有打算要在9月中旬動用這個選項的話,也要由他發動,才不會讓在野黨佔了便宜。

#自公聯盟的提名策略#

日本的選制,眾議院總席次465席中,由289個小選舉區各1席及比例代表176席(分配在11個比例代表制選舉區)組成。但由於日本的比例代表制有「重複立候補制度」,也就是說小選區的參選人,也會同時列在所屬比例代表選舉區中成為比例代表,而且還可以同時並列相同順位(通常是並列第一順位),亦即落選者跟同一比例代表區中同黨的其他落選者比「惜敗率」,爭取「敗部復活」來當選成為眾議員,因此比例代表的席次的預測就會較為困難。
(關於日本國會議員選舉方式,推薦延伸閱讀:「第六星球」所寫的:『日本眾議院怎麼選?選舉制度全解析』一文,連結如下)

以2017年第48回總選舉,自民黨為例,當年自民黨總共獲得284席,包括218席小選區及66席比例代表。(參閱NHK網站: 第48回眾議院選舉,當選者一覽(比例代表
其中289小選區中,自民黨提名了277位,結果當選218席,另外在比例代表部份,經由惜敗率而復活的有44席,單獨比例當選者22席;也就是說小選區所提名的277席當中,最後共有261席當選,高達94%的當選比例,光這部份就超過要取得國會過半的233席。
跟自民黨長期建立執政聯盟關係的公明黨,則是在小選區部份提名9席,並且都「不列入」比例代表;而比例代表部份則提名了44位。最後公明黨獲8席區域及21席比例代表,總共29席。
由於是同為執政聯盟,所以在小選區部分,公明黨提名的9個小選區,自民黨完全不提名,也就是所謂的「禮讓」。所以自公聯盟,在289個小選區中,總共提名了「286位」、包括重複立候補部份,總共當選了「269席」!小選區提名人的當選率高達『94%』

#戰術上:在野整合單一候選人

由表5中「自公聯盟」的提名策略,可以看到在小選區的提名策略上,「整合單一候選人」所達到的效果;在2017年的選舉,由於小池百合子的組黨,裂解了當年的民進黨,形成小選區部份提名人數有希望之黨198人、立憲民主黨63人,加上日本共產黨本來就都是以大量提名,來衝高比例代表的方式在小選區推出206人;此外小選區部份還有「日本維新之會」47人、社會民主黨19人,加總起來在野主要政黨在小選區的提名人數就達533人,比起289選區還多出244人;而當選人數也只有130人,當選率只有『24%』。即便扣除一向也屬保守陣營的日本維新之會,提名人數還是多達486人,當選人數119人,當選率也還是『24%』左右。
有鑑於上次大選在野黨們的超額提名,讓自公聯盟坐收漁翁之利,因此枝野幸男從2019年底即先行推動在野黨整合行動,在2020年9月終於順利將國民民主黨的大部份人馬、原民進黨後來轉成無黨籍的岡田克也及前首相野田佳彥等勢力,加上小澤一郎的原自由黨班底,皆收進立憲民主黨中成為目前在眾議院擁有112席次的最大在野黨。
接著枝野幸男又積極推動在野黨在小選舉區,「共推單一候選人」的戰術,將在野選票作最大集中化;合作對象包括:國民民主黨、社會民主黨及日本共產黨。
表六:第48回、49回眾議院議員選舉資訊對照簡表(製表:謝文生)
依上表6的資料,可以看到2017年在野「立希社共」四黨在小選區的得票率合計39.34%,跟執政的自公聯盟的49.32%,差距大約10%;但是席次差了『188席』,尤其是希望之黨豪取20.64%的選票,卻只拿到『18席』!
而在比例代表部份,「立希社共」四黨的加總得票率46.83,甚至還贏過自公聯盟的45.89,但是席次卻反而少了『6席』。原因就出在,在小選區大敗的「立希社共」在重複比例代表部份拿了62席,遠超過自民黨的44席。
因此,在比例代表朝野兩大政黨聯盟得票率相差不到1%的情形下,如何取得席次最大化,就是『要將重複比例當選的席次降低、單獨比例當選的席次增加』,更簡單的講法就是「增加小選區的席次」。
依照朝日新聞2021年8月10日新聞,針對下屆眾議院改選,各黨截至該日為止在小選區的提名狀況匯整狀況,再請參見上表6「第48回、49回眾議院議員選舉資訊對照簡表」中的下方表格。
由表中可以看到,自公聯盟此次總共提名287人,比上屆多1人,基本上是維持原策略的「小選區單一候選人」;而「立國社共」聯盟目前共提名369人,遠比上次少117人;但還是超出小選舉區數達80人之多。而且立憲民主黨所提名的212席(當時)當中,跟其他三黨目前的提名名單中,有重複選區的部份尚有70個之多,特別是跟日本共產黨重疊選區最多。最完全的狀況,當然就是這70個選區也整合成單一候選人,則總提名人數將只剩下299人,只比所有選區數多10人而已,這樣跟「自公聯盟」的286人進行對決,自然獲勝率會提高許多!
而就立憲民主黨來說,若是如黨首枝野幸男所宣稱的要單獨過半的話,以233席扣除比例代表中上次立憲+希望之黨可以拿到的57席,那麼立憲民主黨在小選區就至少要獲得『176席』,而2017年時立憲+希望之黨只拿到『36席』,這中間差距達『140席』!
這就是目前立憲民主黨極力在推動「小選區單一候選人」戰術的原因!

#難關:日本共產黨#

當然,整合還是有一些很難突破的結構問題要面對,最主要還是在跟「日本共產黨」的關係要怎麼處理。
首先,在選舉型態上,日本共產黨跟公明黨很像,基本上都是靠「比例代表制」的得票來獲取國會席次;而且也都是除了少數地區外,在各選區都擁有2-3萬票的實力;也就是說雖然當選機會不大,但攪局能力很強。這也是自民黨跟公明黨長期聯合執政的「選舉基礎」所在。對在野黨來說,要扳倒「執政」的自民黨議員,共產黨在每個選區的2-3萬票還真是關鍵!
但由於日本共產黨是反對天皇及美日安保條約,因此跟日本國內其他政黨間就有一條很大的鴻溝難以跨越;不僅許多日本人對日本共產黨抱有嫌惡之情,連向來支持早先的民主黨到現在的立憲民主黨及國民民主黨、擁有700萬會員的「日本勞働組合總連合會」(類似我國的「全國總工會」,以下簡稱『連合』)更是對日本共產黨保有高度的戒心及排斥!
這次總選舉,如果「自公聯盟」真的未能達到過半數的席次,以立憲民主黨目前總選舉的提名人數來看,如果不能在小選區裡大量勝選外,恐怕是要組「聯合政權」才能有過半的席次。因此『要跟日本共產黨組聯合政權嗎?』這是外界,特別是國民民主黨及「連合」最大的疑問!
因此不僅逼得枝野幸男不時地要出來澄清,「不會成立聯合政權、聯合政權裡不會有共產黨」;但共產黨卻是要趁此良機,想以組聯合政權的方式,擺脫「萬年在野黨」的臭名。
圖10:日本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照片來源:日本共産党都議会議員池川友一的部落格)
此外,立憲民主黨內部還是有公職提出質疑:只想到要吸收共產黨在各地的選票,就沒想過「跟共產黨合作的同時,也會失去(厭惡共產黨的)原先支持者的選票嗎?」
另一方面,雖說要推翻自民黨是最大的任務,但是共產黨長年來經由在小選區大量提名以衝比例代表的席次;若是要「在野共推候選人」,那是要搓掉「誰的候選人?」若是要共產黨減少小選區候選人,那麼少了選區候選人、就會少了比例代表的共產黨而言,可以承受到什麼地步?
在野陣營的小選區「單一候選人」的戰術方向是對的;問題是:要被協調下來的是哪一黨的人,才是問題所在!

#菅義偉退陣、在野聯盟崩潰#

9月3日菅義偉首相宣佈不參選月底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並將在新總裁選出後辭去總理大臣一職;「立國社共」4黨黨首也陸續發表看法,從他們的評論來看,只能說是『紛紛崩潰』。
立憲的枝野幸男表示:「對這件事真的很生氣,自民黨全體沒有資格執政!」
共產黨的志位和夫說:「演變到放棄政權,現在只能要求政權輪替了。」
社民黨的福島現穗回應:「緊急事態宣言中,抗疫對策的最高領導人表達辭意,這是異常事態!」「不擔起責任的逃跑、太不負責了!」
國民民主黨玉木雄一郎表示:「在肺炎擴大的時候,不擔起責任的逃跑實在太過份了,完全不負責任!」
原本設定「菅義偉對決枝野幸男」的選戰主軸,也因著菅義偉的退陣被迫要修正。被外界視為壓倒菅首相的最後一根稻草,是8月22日在首相地盤的橫浜市長選舉由立憲民主黨獲勝這事(這部份後文會有進一步說明),根據產經新聞記者田中一世9月3日的採訪,立憲民主黨某資深國會議員針對菅義偉退陣的影響,自嘲式地回應說:「如今看來,也許當時是贏過頭了」。

(本文未完,請按下列第五章的連結)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的話,請按右上方心形的讚,感謝!)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謝文生
謝文生
從秋風蕭瑟的戒嚴時代,穿越百花爭鳴的解嚴風華,來到如今的眾聲喧嘩。/ 不與時花競先後;自吐霜中一段香。
本文發佈於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2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