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嵐下凋落的菅太閤——讀懂日本政局的大鬥法【第六章:新黨?小池百合子國政復出?】

9
2021-09-09
|閱讀時間 ‧ 約 16 分鐘

第六章:新黨?小池百合子國政復出?


【日本首位女性總理大臣?】

這個章節,隨著自民黨已確定將在9月底產生新總裁、日本內閣第100任總理大臣也要在選前出現,而有了很大的變化。不過我還是儘量簡要的分析原本的空間跟相對壓縮的背景。

#民調、還是民調#

讀者此時應該都很清楚日本這次眾議院總選舉的民調主要數據是:儘管菅義偉首相支持率低迷,但是不論是哪家媒體所做的民調,自民黨的政黨支持率只有小小的損傷,而且都海放在野第一大黨的立憲民主黨。也就是到今年8月底為止,兩大主要政黨的支持度完全『沒有黃金交叉』!
綜合各家媒體的預測,原先在菅義偉還是首相下的自民黨,評估有可能在總選舉時丟掉40~70席次,這就是讓自民黨內資淺議員焦躁、立憲民主黨摩拳霍霍的背景。
如果自民黨丟掉40~70席意謂著什麼?前文提到目前自民黨眾議員有276席、公明黨有29席。如果自民黨丟掉40席,將只剩236席,只比過半多3席。如果丟掉70席,將只剩206席,離過半的233席,還不足27席;如果自民黨丟掉70席,那同為執政聯盟的公明黨還能保有29席嗎?更何況,公明黨背後的母團體『創價學會』因為高齡化的關係,在前一次的眾議員選舉時,比例代表票只拿到了697萬票,比起小泉純一郎時代公明黨的比例代表票898萬,少了整整200萬票!
自民黨曾在1993年及2009年兩次經由選舉淪為在野黨,但這兩次的情況不太一樣。2009年自民黨眾議院的席次,只剩下119席,根本只有當時過半需要的240席的一半;而民主黨襲捲308席,單獨過半還剩很多。依目前民調,今年選情不太可能是2009年模式。
1993年眾議員選舉的席次分佈情形呢?當年總席次為511席,自民黨只拿到223席,離單獨過半的256席還差33席。結果是由「日本新黨」的細川護熙聯合8個政黨在當年8月9日組成聯合政權,自民黨首次成為在野黨。一下野自民黨就品嚐了『從門庭若市到門可羅雀』的苦痛滋味!
細川政權維持263天後,聯合政權改由「新生黨」的羽田孜出任首相;不過二個月的時間,1994年6月30日羽田政權即被自民黨結合退出聯合政權的「日本社會黨」,並推舉其黨首「村山富市」擔任首相;距離自民黨下野還不到1年的時間。儘管當時自民黨的223席,遠超過日本社會黨的70席,但自民黨顯然很快地從下野滋味中了解到,與其淪為在野黨,不如分享權力繼續保有執政黨的身份才是正途!所謂『分享』,就是『有捨才有得』!
圖十八:立憲民主黨枝野幸男(右)黨首前往九州大分拜會村山富市前首相(左) (照片來源時事通信社2021年7月11日)

#賭爛票何去何從?#

回到今年選情,上次投票給自民黨、但目前對菅內閣疫情處理感到不滿的選民,會怎麼處理手中的這一票?當然一定會有部份轉投給在野黨,這也是立憲民主黨「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的期待。然而,政黨支持度的民調落差顯示的是:這些「堵爛票」,將「何去何從」?或者,要讓這些票「前往何處?」便是這次大選的另一伏筆!
這些賭爛票的走向,大致是:要嘛不去投票,要嘛看看有沒有「新的選擇」可以支持?如果很氣想投票教訓自民黨、又沒別的選擇,就會投給在野黨。
所以就自民黨的角度,席次如果是1993年的這個盤,除了公明黨外,還可以『結合哪些政黨』來組成執政聯盟?是必須要設想的。
這裡指的哪些政黨,包括「既有的」及「還不存在的」政黨這兩種可能。

#新執政聯盟的可能?#

日本現有政黨中,最有可能成為自民黨設想中可以成為執政聯盟潛在成員的,首推「日本維新的會」,其次則為由希望之黨轉了又轉的「國民民主黨」,不論在意識形態上,特別是在「修憲」議題上,都跟自民黨有「對話的空間」。
當然,這樣的局,身為最大在野黨的「立憲民主黨」也深深警戒!因為儘管「日本維新的會」目前眾議員的席次只有11席,但預計在小選區部份提名人數達65席,比上屆提名47席還多出18人,這樣的提名策略很有想像空間。
至於從民進黨到擁有50席的希望之黨、再更名國民民主黨又經過離黨風波而成為如今的「國民民主黨」,眾議員席次銳減成8席;目前加上比例代表、一共提名了23人。
因此出於媒體的好奇也好、出於主憲民主黨的「關切」也好;在什麼時候進行總選舉都還不知道的前提下,這兩個政黨在近日都被媒體要求對於「大選後是否跟自民黨成立連合政權」一事進行表態。
8月26日,「日本維新的會」代表(黨主席)、也是大阪市長的「松井一郎」在記者會上表示:「可以斷言的講,並沒有要跟自民黨成立聯合政權這樣的事。」
9月2日,國民民主黨的「玉木雄一郎」代表也在記者會上表示:「眾議院改選後,跟自民黨成立聯合政權的事,從沒有考慮」。
既然「既有的」政黨這選項,目前看來是被堵住了,那麼「還不存在的」政黨會在哪裡呢?

#神秘的小池百合子國政復出傳聞#

本世紀日本當代政壇中最能製造話題、引人目光、鼓動風潮的政治人物,第一名非「小泉純一郎」不作他人想,而排第二的頭銜頒給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應該也不會有異論!
不論是早年以刺客身份,選擇空降東京都參選吸引世人目光、或是2016年脫黨大戰自民黨群老、拿下東京都知事,乃至2017年組成「希望之黨」、差點把自民黨第三度趕下台,其翻弄輿情的能耐,都一再再讓人歎為觀止!
圖19:2016年東京都知事選舉的小池旋風 (照片來源:小池百合子官方臉書2016年9月5日)
今年7月4日東奧前夕,也正是東京都議員改選的日子。選前她的子弟兵「希望之黨」的東京都議員選情並不樂觀,預計自民黨的東京都議員席次將有望取回昔日60席左右的榮景。然而就在選舉公告要發出的前二天,6月23日東京都廳發佈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因為「過度疲勞」而於6月22日住院休養。
由於東奧開幕在即,加上疫情一年半來,首都的防疫工作相當吃重,因此一時之間,輿情對小池百合子大為同情。同時,也有陰謀論的分析,指出選戰超級吸票機的小池,這時候的『病遁』,是否想藉此機會讓這個她一手催生的地方政黨「希望之黨」大敗、就此覆滅;這樣她才能在東奧過後,甩去2017年「希望之黨」的包袱,重新復出國政之境?
由於小池百合子住院,無法替子弟兵站台助選,自然也博得了不少的同情;而自民黨的失言大王之一的麻生太郎又補了一刀,說小池住院是「自作自受」(意指因為沒有能力防疫,才會累成這樣)!這一下讓輿情對小池的同情倍增。
正當大家正這麼看著這齣戲的時候,6月30日東京都又發佈新聞表示小池百合子出院!接著在選前衝刺階段,小池又上演一齣以病後之軀前往幾位她的子弟兵競選總部加油打氣的戲碼,讓整個劇情又上衝到了令人鷄皮疙瘩掉滿地的催淚場面。
投票結果出來,自民黨雖說是拿回最大黨的地位,但只當選33席,比預期至少少了20多席,算是大敗!而預期會大敗的「希望之黨」則拿下31席,雖然掉了一些席次,但還保有第二黨的位置,以31席來保駕護盤小池的實力還是有的!
選後大家才意識到小池的入院,莫非從頭到尾都是她的「局」?
更精彩的是,選後第二天,小池前往自民黨總部拜會幹事長二階俊博,對於選戰中沒有追殺「希望之黨」一事,表達感謝之意。
而這時媒體最關注的是,在都議會改選後的傳言:「小池將復出國政?」儘管小池在跟二階會面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沒有傳達過那樣的意思,為什麼(媒體)會那樣寫呢?無法理解?」儘管小池否認,但媒體的解讀就是她有那樣的打算!也因此一再地追問。
7月9日,小池在記者會上再次對於國政復歸的事表示:「在我腦袋的角落裡都沒有(這樣的事)」。產經新聞記者「沢田大典」事後以這個答覆去詢問前首相「菅直人」(民主黨時期),菅直人告訴記者,這句話的解讀是:「沒有在角落,而是在中心位置。」不管如何,7、8月間的永田町,的確在流傳著小池百合子將在東奧、帕運過後,要回歸國政、邁向她的日本第一位女首相之路!

#小池的首相路#

如果小池百合子要在此時復歸國政,其可能性在哪?
為什麼會在跟二階見面時,被要求證實這件事?回顧小池跟二階的政治經歷,就可以知道她們兩人的交情超過25年以上。在1993年細川政權時,小池是細川「日本新黨」第一大將!而二階也是小澤一郎的旗下大將,以新生黨的身份跟小池同為執政聯盟的一員。
1994年,部份政黨重組為「新進黨」,兩人都加入成為同黨同志;順帶一提,自民黨前幹事長石破茂當年由於海部俊樹前首相的緣故,所以也曾加入新進黨,所以小池百合子、二階俊博及石破茂,三人昔日在新進黨曾為同志,交情也源自那時。2012年石破茂跟安倍晉三對決自民黨總裁時,小池支持石破,因此被安倍放入冷宮,有此一說。
新進黨解散後,部份成員在小澤一郎帶領下成立「自由黨」,二階跟小池都繼續參加;但石破茂因不認同小澤的安全保障觀點而離開,之後回歸自民黨。2000年,二階跟小池都離開小澤的自由黨而加入扇千景的「保守黨」,繼續當同志。由於這幾個政黨都是跟自民黨是執政聯盟政黨,因此立場也都算相近;2003年二階回到自民黨陣營。小池則在2002年就被小泉純一郎相中,而拉她加入自民黨。
這樣就可以了解二階跟小池的關係與交情有多深厚了!如果讀者是二階這位權謀高手,在面對自民黨與菅義偉的民調分離,會如何下這盤棋呢?
前文曾提出,如果選情沒有好轉,自民黨很可能會再次面臨1993年未能單獨過半,但仍保有維持執政黨身份的作戰機會。
若此,路,只有二條:一是「自公聯盟」外,再找最有可能合作的「日本維新的會」或「國民民主黨」,擴大執政聯盟。另一是「催生新政黨」來吸收賭爛票;而最有能力實現這條路的就是那位有能力在最短時間、引爆風潮的小池百合子!
去年國民民主黨之所以會有近40名議員轉投立憲民主黨,最主要的一層考量就是儘管立憲民主黨的政黨支持度一直沒能拉上來,但國民民主黨更慘,幾乎都在2%左右!留下來的國民民主黨議員其實今年最怕的是「全軍覆沒」!
由於國民民主黨的成員,像是前原誠司、玉木雄一郎等人都是當年希望之黨成員,小池百合子若要組新黨,國民民主黨的成員,立刻可以成為基本咖;而且苦於政黨支持度低到快接水平面的國民民主黨候選人來說,有小池加持,當選機會至少翻好幾倍。
對小池來說,她的新政黨也不需要成為最大黨,只要是「重中之重」的「關鍵黨」就可以;如同當年的「村山富市」!
圖二十:小池百合子(照片來源:小池百合子官方臉書)
而她比村山富市具有更大的優勢是:她曾經是自民黨十多年的黨員、也是黨史上第一位(目前還是唯一)參選總裁選舉的女性!所以她不僅熟悉自民黨;對許多自民黨成員而言,她其實可以算是自己人;最重要的是,她還有二階派作為她的「假性派閥」支柱!而二階自然仍可以保有他想要的「影響力」!
這其實是一步好棋!對小池、對二階、對可能丟掉政權的自民黨,都是一步好棋!
不過,這一切隨著菅義偉的辭職,預期自民黨在換總裁、換首相、換內閣後會有一波慶祝行情下,也的確會讓『小池新政黨』的空間受到衝擊與壓縮。
究竟小池百合子的「國政復出」之路,是否會上演?也是一個值得大家觀察日本政情的焦點。
究竟日本選民手中那一張選票的走向會怎麼變化?也值得期待。
不過,還是要先看自民黨總裁由誰出線,才能做進一步的判斷。

【究竟眾議院什麼時候才會改選?】

回到本文最開始的一個問題:究竟第49回的眾議院改選是什麼時候?
雖然菅義偉首相不參戰自民黨總裁而減少了一個變數,但目前還是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只能說,要在10月21日任期屆滿前完成改選的機率變低,不管各方先前怎麼駡超過任期的改選「有違憲政常理」;但現實的演變,即使在野黨不滿,也不得不承認,超過任期才改選的機會很大。理由如下:
由於自民黨已確定要在9月29日選出新總裁,所以自民黨一定會換總裁,即便該日距本屆任期剩不到1個月,但依法還是要召開臨時會進行「首班指名」,以便選出日本的第100任總理大臣。
如果新首相不使用解散國會這招,要讓選舉在任期屆滿前進行的話,從最晚可以投票的10月17日往前算,選舉公告最遲需要在10月5日發佈,而這個期程還是在內閣必須在9月22日通過的前提下,才能讓各地方政府先行準備選舉及投開票相關作業。
但是,新總理大臣還要組織內閣,這需要時間;由於改選將屆,所以新總理也必然要發表「所信表明演說」(可以理解為「國情咨文」)來召告天下、取得國民的支持,這樣改選才有機會勝利,這也需要時間。
而首相發表了「所信表明演說」,在野黨當然要加以質詢、破解、才能在接著的選戰取勝;每個黨都要向新首相質詢,這更是要花時間。
而9月29日是星期三,10月5日是星期二;中間還有兩天的周末不上班日,因此要在5日前完成上述的首班指名、組閣、所信表明演說、對新首相質詢,幾乎是不可能!9月22日自民黨總裁是誰都還不知道的情形下,菅內閣要做出10月5日公告、17日投票的期程決議,也是很為難。
根據媒體9月7日的報導,菅義偉首相目前傾向在10月5日召開臨時國會,以進行「首班指名」來選出新總理大臣,並完成上述事項,讓新首相得以解散國會來進入選舉時程,依憲法第54條規定,解散國會後,要在40天內舉行選舉。若以2017年解散後23天進行投票的話,除非在10月8日前完成上述首班指名、組閣、所信表明演說、對新首相質詢,才有可能在10月31日投票,否則11月投票幾乎是可以確定的了。
當然,別忘了還有屆時「疫情」會是什麼狀態,也是要放入的考量。
河野太郎在9月4日,關於疫苗接種的速度,曾對外公布:「凡是想接種疫苗的國民、接種2次的目標可望在11月初完成」。
因此,這樣的疫苗接種期程,是否會被新首相當作「解散國會」時機的判斷依準,也值得觀察。也就是說11月的每個星期天,都有可能是投票日。
圖二十一:自民黨眾議員世代構成圖(照片來源:日經新聞2021-09-05)

【半兵衛觀點】

從結果來談,自民黨內資淺議員因著選舉焦慮而引發的行動,就結果來說,造成的是對菅義偉政權的逼宮;就效應而言,其實就已經是一場沒有特定繼承者的政變!
這還只是若手議員的第一波造反。
接著的總裁選,與其說是攸關黨內權力的重新分配,倒不如說是攸關這些資淺議員在總選舉後,其政治生命能否延命的關鍵!
因此,總裁要選誰?已經難以從「派閥角度」來要求若手議員的選票;這也是跨派系都正面臨的挑戰!
過往以「派閥利益」為考量的鬥爭,這次將會是以「世代生存」的形式進行。從『縱向』到『橫向』的變化,各派長老都將在總裁支持對象的決定上,面對新世代的「抗命」挑戰。因為大老不是很需要的選舉母鷄,對若手議員來說卻是「救命仙丹」的迫切!哪一帖藥可以延命,是若手議員唯一的考量!
這是攸關政治生命的存亡之爭,若手議員的第二波造反大戲正在上場!

#後記#

由於本人學藝不精,以致這篇文章從8月20日晚上下筆,寫到菅義偉宣佈退陣、寫到9月7日深夜才完成初稿!真是非常抱歉!(深自反省)
(本文結束,謝謝您的閱讀)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的話,請按右上方心形的讚,感謝!)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謝文生
謝文生
從秋風蕭瑟的戒嚴時代,穿越百花爭鳴的解嚴風華,來到如今的眾聲喧嘩。/ 不與時花競先後;自吐霜中一段香。
本文發佈於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9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