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嵐下凋落的菅太閤——讀懂日本政局的大鬥法【第五章:仙拼仙、自民黨內逼宮、隱形政變】

2
2021-09-09
|閱讀時間 ‧ 約 25 分鐘

第五章:仙拼仙、自民黨內逼宮、隱形政變


就在筆者撰寫本文中途,9月3日菅義偉宣佈不參選月底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並將在新總裁選出後,辭去總理大臣一職!
儘管個人覺得菅義偉首相除了「防疫之外」其實表現甚佳,安倍晉三時期弄了8年都過不了的兩大案:「修憲所需的國民投票法修正案」及「外國資金購買日本國安周遭土地清查法案」在他手中,不到一年就通過;而且跟拜登結合起來的「印太戰略」及贈送台灣疫苗,都讓台灣受惠甚大。無奈疫情的肆虐,身為主政者也只能概括承受,菅首相,辛苦了!
儘管菅義偉已宣佈即將退陣,關於這一陣子來他的進退思考,該如何理解,我想還是要跟讀者分析。畢竟本文一開始就不是要做預測,而是想進行「理解」日本政局的「背景及各方思維」。
(圖十一:2021年4月17日菅義偉首相與美國總統拜登高峰會後記者會(照片來源:菅義偉首相官方臉書))

#民調解讀的對策#

首相民調與政黨支持率的連動分離,在政治圈打滾一輩子的菅義偉首相自然也看得懂。所以對他來說,要穩住自己支持率唯有「控制疫情」這條路;而日本國情難以「強制隔離」及「重罰」也讓菅政權手上可用的牌有限,所以他只能壓賭「用疫苗接種率」來達成「群體免疫」以控制疫情。
以日本人口1億2千萬計算,每日接種100萬人需要120天,也就是4個月的時間。當初他要求這個目標時,向來以己身能力自豪的河野太郎,一開始還跟菅義偉說每日百萬接種的目標要達成的難度很高;但在菅義偉的堅持下,果然達到這個速度;只是無奈全球疫苗缺貨的情形下,讓日本一度因疫苗不足而讓接種速度下降。
但嚴格來說,當時並非真的完全不足,而是地方政府跟中央政府對疫苗的剩餘計算標準不同。
在台灣「除少數醫療專業及防疫人員外」,以全國先打第一劑為原則;但日本很多地方政府是以接種第一劑的人,其第二劑的量也保留下來的方式來計算手接種人數;也就是說某地方政府手上拿到1000萬劑的話,只給500萬人打,另500萬保留至三週後給這些人施打第二劑之用;自然就會產生有500萬人沒得打的狀況。所以在中央來看明明疫苗量還有,地方卻說沒有疫苗。
結果這個人民怨氣,還是讓菅義偉去扛責任。

#基本牌局:總裁選先?還是總選舉先?#

由於菅義偉的自民黨總裁身份是「補選」產生;其任期是填補安倍晉三留下的任期,也就是到今年9月30日為止。其後10月21日則是這屆眾議員任期屆滿,也有眾議院改選要面對。
表七:自民黨內各派閥國會議員人數分佈表(製表:謝文生)
也就是菅義偉必須計算:『先選總裁?還是先總選舉?』
站在國事如麻的現任角度來思考的話,最佳之策自然是『只選一次,畢其功於一役!』但這也有兩種情形:
最佳選項是「九月的總裁選,形塑無人競爭氛圍,連任;然後進行總選舉」! 劇本為:總選舉期程可以是在任期屆滿前完成,也可以是解散國會、延到11月 再選舉;依疫情的狀況調整。
次佳選項是「解散國會,總選舉獲勝;有功於黨,續任總裁」! 劇本為:在總裁選舉尚未成主要議題前,儘早解散國會、進行總選舉,以達到凍結總裁選舉或以大選勝利而獲得連任。

#選項微調#

但隨著疫情的不穩,黨內資淺眾議員們的焦慮日升,抱怨菅義偉不適合作為『選挙の顔』的聲音漸漸浮上枱面;因此9月的總裁選舉,「沒有人出來參選」的可能性愈來愈低,因此菅義偉的選擇,必須就下列兩項中擇一:
一「解散國會,凍結總裁選舉;經由大選的獲勝;有功於黨,續任總裁」!
一「參戰總裁選,取得連任黨意;然後進行總選舉」!(總選舉期程一樣可以是在任期屆滿前完成,也可以是解散國會、延到11月再選舉;依疫情的狀況調整。)

#解散or not 解散:總裁選舉的連動?

其實菅義偉一直都想趁著支持率還可以撐住的時候解散國會、進行總選舉,但是疫情的飄忽是很不容易掌握的變數。
不管怎樣,由於4月起的接種效果起作用,至少在6月時日本的武漢肺炎感染人數的確是大幅下降;而且東奧即將在7月24日開幕,帕運在9月5日閉幕。所以原本菅義偉所設定的選舉方略是:『一方面日本選手以地主國的優勢獲得好成績;以及又多了兩個月的疫苗接種,預期疫情下降;藉由這兩個好彩頭而可以移情到首相的支持率上』,在9月5日帕奧結束後,宣佈解散國會、進行總選舉。
而且當時只有少數不具威脅性的人喊喊要參選總裁外,基本上具殺傷力的「大物級」都還在觀望又觀望的狀態。
圖十二:2021年7月25日菅義偉首相致電給獲得日本第一面東奧金牌的高藤直壽選手向其祝賀(照片來源:菅義偉首相官方臉書)
奧運中日本選手的成績一如預期的好,雖然沒達成事前設定的30面金牌,但27面金牌及總得牌數都是日本參加奧運以來最好的成績!日本國民雖然在奧運前悲觀地反對舉辦,但在奧運後各媒體的民調顯示,逾半數的民眾覺得「奧運有辦下去真好」!
但是這個真好並沒有反映到苦主菅義偉的支持率上,反而更往下掉。
原因就出7月初,印度變種病毒株在日本開始蔓延開來,逼得菅政權只好在7月12日針對東京發出「緊急事態宣言」,當天日本全國的感染人數為1504人;隨著疫情的擴大,被列入「緊急事態宣言」的城市,也一再增加。到了8月8日東奧閉幕那天,日本全國感染人數已達14468人,幾乎是10倍!
所以原訂的帕奧結束後的「解散國會、進行總選舉」的時機,顯然有其困難。

#方案再調:保留解散國會的選項空間#

由於疫情無法收束,菅政權在8月17日不得不宣佈將「緊急事態宣言」延長到9月12日。根據多家媒體報導,在討論延長期限時,有人提到9月底,新冠肺炎對策擔當大臣西村康稔則建議9月20日,最後由菅義偉首相裁示為9月12日。
然而為什麼是9月12日呢?
因為當時自民黨內由於總裁任期將於9月30日屆滿,改選事宜已浮上枱面;雖然8月26日黨內才會召開會議正式確定,但預計9月17日公告、29日投票的時程已經是眾所周知。因此對菅義偉而言,必須要保有放手一博選項的空間,而9月17日之後的日期就顯得不合需要。畢竟黨則沒有憲法那種『bug』,可以在進入公告程序後,合法取消;因此9月12日就是最好的選擇:既保有解散國會、凍結總裁選舉的空間;如果疫情仍然嚴重,再延長也是可以。
這也就是為什麼立憲民主黨等在野聯盟,會提出「9月7日~16日」召開臨時會的原因。因為他們也讀懂了菅首相有保留「解散國會、凍結總裁選舉」這個選項的考量。
總之,疫情就是一枚『不定時炸彈』,只能研判,無法掌握
但,其實在八月中旬談到這個「解散國會」的可能選項時,自民黨內並沒有9月3日菅義偉宣佈退陣前那樣的「超級反彈聲浪」!

#壓垮駱駝的稻草#

圖十三:防災大臣任內召開記者會的小此木八郎( 照片來源:小此木八郎官方臉書2018年9月18日)
自民黨內風向的轉變,出現在8月22日的「橫浜市長」選舉。簡單講,這場選戰的結果之所以被認為對菅義偉首相是致命打擊的理由如下:
1)橫浜市人口眾多,由此選出的8席眾議員中,自民黨佔了5席,包括菅義偉、小此木八郎、坂井學、松本純及鈴木馨佑;前三位是菅派、後二位是麻生派。坂井學是現任官房副長官,負責幫菅首相黨政溝通;小此木八郎原是菅內閣的公安大臣,菅義偉曾當過其父「小此木彥三郎」的秘書長達11年;因此菅首相跟小此木八郎有超過50年的交情,如同家人。
小此木八郎此次辭掉內閣大臣職務而投入橫浜市長選舉,但是落敗。
2)橫浜市不僅8席眾議員中的5席是自民黨員,根本是所謂的「自民黨王國」又是菅義偉首相發跡至今的地盤;選輸的象徵意義太大!儘管主對手是立憲民主黨提名的橫浜大學醫學院教授,在選戰中根本主打『防疫』;偏逢選前疫情最嚴峻,人口數約377萬人的橫浜市,在選前二周的感染人數都在每天800~1200人之間;(想想看,台灣五月最嚴重時雙北的各200多人就被駡翻了)。但,輸就是輸了!
3)菅義偉政權上任近一年,扣除地方首長選戰,有贏有輸;在「國政層級」的3席眾議員、1席參議員補選中,自民黨未能拿下任何一席的事實,早已讓黨內年輕議員焦慮不已。而在菅首相自家大本營,選上8次眾議員的內閣大臣參選橫浜市長(若以台灣情形來比喻,像是在六都升格前,以當8屆立法委員、又是內閣部長的身份辭職參選板橋市長這樣的比擬)還選輸,讓黨內人士更加相信菅首相真的不適合在大選時,作為『選挙の顔』!
這股爆表的焦慮,就在横浜市長選後,延燒了起來!
而隨著8月26日自民黨「總裁選舉管理委員會」及「總務會」的召開,正式宣佈總裁選在9月17日公告、29日投票。
宏池會會長岸田文雄也於當日正佈宣佈參戰!
黨內各方勢力進入神經戒備狀態,而「倒菅」力量也正式宣洩出來。

#總裁選/insider的政治線記者#

長期在日本外務系統服務、在安倍晉三第二次政權時期曾官至內閣官房副長官補兼國安局副局長、退休後擔任同志社大學客座教授的「兼原信克」,在他的新書「安全保障戰略」一書中,曾提到日本的「政局」(日文的政局通常是指內閣異動、首相換人等重大政治局勢)中,常會見到「政治記者」的『介入』。特別是大報社的政治記者,會變成採訪對象陣營的一份子,甚至扮演起「情報提供」的角色。所以兼原信克說,有自民黨部的職員向他抱怨,這些政治記者根本是「insider、局內人!」
雖然我沒有證據,在這裡附帶提一下我個人的直覺與質疑:這兩個月來,從日本媒體關於「反菅議題」總覺得有一股特定的風在吹;特別是8月31日到9月2日這幾天日本幾家主要媒體對自民黨總裁選舉的『內幕』報導,太一致到讓長期在政治圈工作過的我,直覺背後不尋常。特別是在二、三則重大新聞中、對同一件事的報導,左、右兩派的新聞『筆路』相同度高到不可思議;又剛好這幾則新聞,在向來被認為「客觀、中立性」較高的「日本經濟新聞」,以一貫冷靜筆調做出完全相反的資訊報導!

#反二階:岸田的項莊舞劍#

前文曾提到產經新聞曾在8月19日報導自民黨在眾議院改選可能會失去40~50席左右;因此黨內出現要求「先進行總裁選以團結黨的向心力」及「藉由總裁選舉的辯論來拉抬黨整體的聲勢」;並且在總裁選後進行內閣人事改組,給選民「人事一新」的印象,再一次拉抬黨的支持度;最後再加上疫苗接種率的提高,再進行總選舉,將可保住席次及政權。
這樣的氛圍漸漸成為主流,也壓迫了菅義偉可以出牌的空間。特別是從8月17日開始,日本感染武漢肺炎的人數來到1萬9949人,接著從18日到28日,感染人數幾乎都在2萬5千人上下。這個時機點、這樣的感染人數對菅義偉來說更是致命的打擊;因為疫情嚴重帶來的選舉壓力就向著菅義偉衝去。
引爆這個壓力鍋的是宣佈參選的岸田文雄,他在8月29日提出的總裁競選政見中有這麼一條『黨則修正案』:「除了總裁外,黨幹部1年1任,最多連續3任。」這一條是針對扶佐菅義偉政權最主要的支柱、且連續擔任同一職務長達5年、成為史上任期最長幹事長的二階俊博而來。
這條修正案,其實是多餘的;但政治效應卻是非常巨大!
圖十四:岸田文雄出席2020年自民黨總裁補選黨內政見討論會)
修正建議案,跟自民黨黨則相比,多出來的是「最多連續3年」的規定。黨幹部任期長度跟總裁不同步,在台灣人看來很難理解,我尚未就此進行研究其土起因。(或許是延自20世紀自民黨內派閥對立嚴重時期,限縮黨幹部任期長度,可以具有平衡派閥、避免某派獨大的作用吧?!)但自從實施小選區制以來,自民黨的權力已朝總裁、總理一元化集中的走向來看,只要岸田文雄選上總裁,二階俊博自然就下台,完全不需要修正黨則。
但由於二階俊博擔任幹事長以來,他的派閥人數急遽成長(從7年前的22人到現在的47人),在分配黨職上總是偏向自家二階派人馬,早已引起其他派閥不滿;更主要的是自民黨傳統,選戰向來是由幹事長負責,包括提名及資金資源分配;但這次有許多選區有複數現職議員爭取小選區的提名,當中包括二階派的多名議員,而二階的處理標準並沒有一致,多以對自派議員有利的方向處理。所以岸田的這條形同具文的修正案,目的正是在「藉由引爆黨內各派對二階的不滿,來削弱其他派閥對菅義偉的支持及轉而支持自己的選情」。

#疑雲一:人事更迭的真相#

著作等身的日本政治作家「大下英治」,在其2019年7月所出版的著作『兩位怪物:二階俊博與菅義偉』一書中,提到身為安倍晉三長期政權的這兩位支柱:黨的幹事長跟政的官房長官,彼此間默契好到用『阿吽の呼吸』來形容。例如安倍晉三給二階俊博的指令,若菅義偉也需知道的話,安倍不必再跟菅義偉講一遍,二階即會如實傳達;反之菅義偉也會轉達安倍的指令給二階俊博,安倍完全不必再次叮嚀也不用擔心會有落差。
當岸田文雄在29日對二階俊博放出「黨則修正案」這把火後,各派對二階的不滿都藉機透過媒體宣洩;嚴峻狀況也經由各方管道傳到了菅義偉這邊。
其實早在今年5月,麻生派手下大將「甘利明」成立了「半導體戰略推進議員聯盟」,最高顧問為安倍晉三與麻生太郎。由於麻生、甘利明加上菅義偉是安倍晉三2012年重掌政權的最大功臣,媒體早已用他們姓氏的英文頭文字,合稱為『3A+S』聯盟。(安倍Abe;麻生Aso;甘利Amari:菅義偉Suga)
圖十五:岸田文雄(右一)出席甘利明(站立者)成立的「半導体戦略推進議員連盟」會議,安倍晉三(右三)及麻生太郎(右二)皆為該會最高顧問( 照片來源:岸田文雄臉書2021年5月28日)
5月21日該聯盟召開第一次會議,出席的麻生太郎刻意地向媒體說當天是『3A』聚在一起,好像很容易讓在場記者聯想這『政局』臉孔的組合。這也是另一場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戲碼。因為此時重提3A,就是要刻意針對『2F』而來(2F是二階俊博的代號,二階在日本裡是「二樓」的意思,而英文的二樓就是2F)。
安倍跟麻生太郎固然希望支持菅義偉,但也希望在9月的例行黨的人事改組中可以換掉二階;甚至早有傳言指出,麻生希望能拱「甘利明」接任黨的幹事長一職。
也就是說在菅義偉或二階俊博來說,9月總裁選後的人事重新佈局裡,「二階俊博」的幹事長一職要不要換,一直都是個「選項」,只是會不會走到那一步而已,菅義偉知道,二階俊博也知道;以他們的默契、交情及政治段數,遲早要面對的這一題,『時候到了,該怎麼處理就會怎麼處理』,才是『怪物級』合理的作風。
按照正常期程,在9月份同時進行黨幹及內閣改組,是自民黨向來的慣例,因為有總裁選舉,因此原應在選後進行的改組,因著「反二階」這把大火的出現,讓菅義偉不得不思考提早期程;而最主要的是要「因應眾議院總選舉」需要,既然年輕議員一直擔心不擅言詞的菅義偉,恐難『帶動選舉風潮』,因此藉著改組、將黨內具有人氣的議員提昇出來出任要職,就是可以調整的方向。
8月30日下午,菅義偉首相約二階俊博在官邸,就臨時國會的召集、眾議員改選及至政權運作等相關事宜進行討論。事後第一時間媒體披露的是菅首相交代二階俊博就武漢肺炎引起的經濟對策給予指示,並打算將之作為屆時總裁選舉的政見。
同日,菅義偉也召見了一直想參選總裁的黨「政調會長」、跟安倍同派的「下村博文」。菅義偉明白跟他講,接下來要處理疫情相關經濟對策,你是黨的政策負責人,如果你要參選總裁的話,政調會長這個位置就必須換人。當天,下村博文對外表示,他將全力處理疫情對策,所以要「放棄參選」總裁。
也就是說,在8月30日的菅義偉是朝著「參選總裁」這條路前進!
然而,30日當天深夜23:57,產經新聞出現菅義偉要撤換二階俊博的消息;該報導所敍述的場面是下午的會談中,首相傳達要「考慮更換幹事長」,二階則回應「不必顧慮我,人事就請放手去做」。
這個新聞當然隔天就炸鍋,朝日新聞在31日的報導也對前一天下午的場面作了如下的敍述,首相說:「想要人事刷新」,聽到後的二階點點頭表示「不必顧慮,請放手去做」。
產經跟朝日兩立場相異的媒體,對30日下午的會談有相同的敍述,要嘛現場就是如兩媒體的報導,要嘛就是朝日抄產經,但這可能性應該不高。
總之就是這新聞接著就看到各媒體以菅義偉斷尾求生、放生二階的角度報導兼打擊首相人品。
然而,不可能不知道產經的這篇報導的「日本經濟新聞」,在隔天(31日)清晨1:01的報導中,對會談的場面的敍述是:
二階在會談中表示:『要打開這個局面,只有處理黨的人事,沒有其他的辦法了』,表達了接受更換幹事長的想法,首相表示感謝!
同天下午14:18分,日經新聞的後續報導中,對該場面的有了更詳細的描述如下:
「首相當初,有打算在總裁選公告後再提出更換幹事長這樣較為溫和的想法,在30日的會談中有了變化。二階方面也在探討幹事長更換的時機,(會談中二階表示)『要打開這個局面,只有處理黨的人事,沒有其他的辦法了』,二階如此對首相提出包括他自己在內的黨幹部換血建議。跟首相默契十足的幹事長更換案就這麼確定下來!」
而稱來被認為是自民黨政權新聞權威的讀賣新聞在31日早上9:15分對此會談的報導是:「首相30日在首相官邸跟二階會談。二階跟身邊親信表示,首相如果判斷需要更換(幹事長)的話,會表達同意的態度。⋯⋯」
就結果來說,當然是一樣;但就主動、被動的敍述方式,在輿論操作的印象是完全不同。
這是第一例的差異!
圖十六:自民黨內主要人物關係圖(讀賣新聞製作20210831)

#疑雲二:解散國會、凍結總裁選#

總之,永田町的政媒,在二階確定要更換後,立刻進入了誰接幹事長?內閣改組幅度多大?誰會進?誰會退?這樣的八卦劇情。
原本菅義偉跟二階有約好第二天(31日)下午再見面續談黨政相關事宜。但因故取消,但當晚菅義偉首相跟二階俊博因同住在議員宿舎,因此就直接在宿舎內見面討論。
根據朝日新聞9月1日深夜的報導,31日深夜永田町忽然傳出『菅義偉打算選擇9月中旬解散國會』的傳聞。一時之間,自民黨內大炸鍋,反彈四起。
報導中還說到麻生太郎聽到傳聞後,立刻聯絡安倍晉三,希望他勸菅義偉不要這樣做。深受菅義偉信任、也在此次菅義偉連任選戰中跑進跑出的小泉進次郎也在聽聞這個傳言後,也立即向菅義偉提醒:「內閣一直都說要全力處理疫情,因此在這個時機點解散國會,非常不宜;因為總裁選事實上已經開打了!」。並建議菅義偉要澄清解散國會這個傳言。
而產經新聞9月1日晚上,追踨傳言來源的相關報導,也只有各種管道(包括黨、內閣、甚至官邸)都證實有這個『選項』,並沒有得到『確定要這麼做』的資訊。
在政治上,「9月中旬解散國會,凍結總選舉」作為選項之一的存在,並不是這時候才提出來,早自4月以來,就不斷地被討論過,也從來沒有人表示反對。只是此時氛團不同,時機相當敏感。
第二天一早(9月1)菅義偉在官邸前接受記者「督麥」表示:「現在疫情這樣,根本不是可以解散國會的狀態啊!」加以澄清。
日本經濟新聞,在9月1日傍晚針對這個傳言的報導寫道:「首相在31日夜晚,在眾議院議員宿舎和二階俊博幹事長會面,傳達了9月中旬解散國會也是選項之一。二階對首相進言,不要在總裁選舉前解散國會,首相接受(二階的建議)。安倍晉三前首相,也向首相表達了反對解散的態度。」
也就是說,菅義偉確實有在做9月中旬解散國會的考量,這其實是從8月中旬將「緊急事態宣言」期限定在9月12日就有的備案,只是此刻時機敏感。加上以他的作風,這麼重大的事情,一定會跟二階作過最後意見交換,才會進行決定。
而菅義偉在接受二階的建議「放棄解散國會」這個選項後的當天晚上,自民黨內「首相確定要解散國會」的傳聞流竄是怎麼回事?就很有解讀的空間了。

#疑雲三:杯葛新人事#

9月1日菅義偉首相澄清,目前疫情狀態根本沒有解散國會的可能。媒體的焦點則轉至新人事,特別是誰會來接掌管選戰兵符的幹事長?石破茂?河野太郎?甚至有傳出細田派的明日之星「萩生田光一」。
如果不看時間點,就菅義偉提出的可能新佈局人選,都是高人氣、能言善道,也都是相當好的『選挙の顔』;對黨的支持率及大選都能有相當的提昇效用。
然而永田町內颳起的風,一方面繼續抨擊菅義偉的「解散國會說」,例如系出岸田文雄「宏池會」系統的「有鄰會」負責人、前防衛大臣「中谷元」就公開且使用強烈措詞來批評菅義偉是「因著自己的需要而變動時程,非常卑劣」!
另一方面,反菅力量又追加「杯葛」新人事這招。「萬一總裁選舉菅義偉輸了,那這些新人事的任期豈不短命?誰肯擔任啊?」、「總裁選前換黨幹部人事,不合常理啦!」⋯⋯等的言論開始吹起來。接著,多個媒體開始共同使用個利個略』這個詞、甚至連『断末魔の叫び』(臨終嘶嗚)這樣的用語都出現被用來批判菅義偉的人事佈局是自私的、只顧自己的佈局。
這個風吹成這樣,已經很明顯是有人在強力運作,當然也包括岸田文雄陣營。

#日本武士的死亡美學#

這些風當然也很快地傳到菅義偉耳中。
根據每日新聞記者「藤渕志保、遠藤修平」於9月3日的報導中提到,跟菅義偉『同期』、也支持他續任總裁的黨總務會長「佐藤勉」於9月2日晚上跟菅義偉通電話時,曾向首相表示,隔天的臨時役員會(類似台灣主要政黨的『臨時中常會』)及總務會議,關於人事重整一事,黨內『似乎有怨言』⋯⋯。
菅義偉是在9月3日近11點半時宣佈退出總裁選;前文提到的『3A+S』中的其中一A、麻生派大將甘利明,在9月1日他自己的官網中「國會報告」裡,就已經對岸田文雄給予公開的正評價;甚至在9月3日早上甘利明參加電視台的談話節目,更是明白表示「黨的新人事應由總裁選舉後的新總裁來處理」。一葉知秋,身為『3A+S』中S的菅義偉豈有不知其背後的道理;菅義偉應該早在這之前就已經知道麻生跟安倍對他的支持『起了變化』。
正是因為這樣的風向,菅義偉也早就心裡有譜,否則他不會把「凍結總裁選舉」這個『七傷拳』的選項拿去問二階俊博是否要賭最後一把?!正因為他深知,大概只剩這步棋可用了!
就自民黨的黨史,現任總裁爭取連任投入總裁選而失敗的,史上只有一例,是1978年的福田赳夫首相敗給大平正芳。
而現任首相放棄連任、未參選總裁選者,史上有兩例,分別是1982年的鈴木善幸首相及1991年的海部俊樹首相。
時序稍稍倒帶到8月29日,星期天。
菅義偉首相當天都待在議員宿舎、沒有外出;就是所謂的「休假」!這不過是他從去年9月當選總理大臣以來的『第五天休假』,這天也是他從3月28日以來,連續工作154天後首次的休假;超過安倍晉三的未休假紀錄。
圖十七: 菅義偉首相出席2021年8月9日長崎原爆犠牲者慰靈祈念式 (照片來源:菅義偉首相官方臉書)
相信,這天他獨自想了很多,也預做了許多佈局的攻防設定;所以才會在隔天的30日跟二階俊博討論「打開局面」的各種策略。然而忙著防疫的他應該沒有算到的是,總裁選舉早在26日公佈期程時,明的、暗的對手就已經火力全開、進入『巷戰』的戰鬥模式,而且目標不只要贏、更是到了要殲滅他的肉搏情境。
據小泉進次郎事後自己向媒體表白,在2日那天他跟首相的會談中,已經告訴菅義偉「風向非常不利,新人事恐會難產」。
小泉甚至向首相建議,「與其戰敗,不如退陣,這樣保留讓這一年所做的事情,在未來有被平反、正面評價的空間」。
這是標準日本武士的絕路死亡美學:要衝向敵陣、玉碎被梟首?還是切腹以明志?
菅義偉累了!他選擇了後者的決定!也讓他成為自民黨第3位現任首相、在連任之路上未參選而『不戰敗』的總裁!

(本文未完,請按下列第六章的連結)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的話,請按右上方心形的讚,感謝!)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謝文生
謝文生
從秋風蕭瑟的戒嚴時代,穿越百花爭鳴的解嚴風華,來到如今的眾聲喧嘩。/ 不與時花競先後;自吐霜中一段香。
本文發佈於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2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