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Chen

Ken Chen

8 位追蹤者
10會員
14內容數
關於電影的雜談。
由新到舊
楊德昌電影:身處現代的我們楊德昌的電影,為苦悶的我展現一種述說的方式,不僅僅是電影中熟悉的台北街景,好幾次,我走到跟建中隔條南海路的植物園,心底都會想,這是小四在電影開頭看見滑頭與女友接吻的場景,木訥的他會想到,有一天他會需要以激烈的手段,拋開體制禁錮,回應破碎的經驗嗎?
Thumbnail
2023-09-07
5
AWS SageMaker 開箱體驗前幾個禮拜,AWS 舉行 Startup Day Taiwan。想當然爾,最熱門的主題非生成式 AI (Generative AI) 莫屬。既然 AWS 有現成的工具,身為一名工程師,自然看看無妨,這篇文章算是新手開箱文,會說明如何部署一套基礎模型,並使用 AWS SDK 與其互動。
Thumbnail
2023-07-25
23
【似水流年】你需要指標嗎 | 第 4 期這期收錄的兩篇文章剛好都在談生產力,我認同指標的重要性,但如何讓指標跟實際工作結合不是容易的事。曾經聽過一個故事:老闆認為只要客服處理的效率增加,客戶滿意度就能提高,因此壓了一個服務件數的 KPI,結果他的客服人員無論有沒有解決客戶問題,都會在 2 分鐘內掛掉電話,跑去服務新的客戶。
2023-06-07
4
【似水流年】再見,左耳朵耗子 | 第 3 期聽到陳皓過世的消息,覺得非常可惜。軟體開發之所以能蓬勃發展,就是因為有一群像他一樣的開發者不吝於分享自己的經驗。有時會覺得時間流逝得很快,以前自己是個接收者,受到來自各方的幫助,才能成長到現在,也希望哪天自己能找到回饋的方式,將資源交給需要的人。
2023-05-21
5
【似水流年】關於 AI 與未來 | 第 2 期本週熱門話題依然圍繞在 AI 上,從 Google I/O 後,AI 對搜尋引擎生態造成衝擊似乎已經是必然的事了。看過幾篇討論,自己也有些想像,但要說未來會怎麼走,好像還是太早。讓我們回想一下,當初德國提出工業 4.0,一時間「少量多樣」變成趨勢,可是將近 10 年過去,仍然有許多的技術困難。究竟
2023-05-14
6
【似水流年】新的開始 | 第 1 期這幾天刷網頁、追科技新聞,忍不住想,這些行為真的有產出嗎?會不會只是自我感覺良好,好像自己看很多看其實經不起檢驗?不行不行,既然說到產出,還是得來驗證一下,於是腦海中冒出個念頭:如果把讀過有意思的新聞集結起來,會不會有誰有興趣呢?這個專題會嘗試把看過的資訊匯聚起來,要是看完覺得有意思,歡迎留言互動。
2023-05-07
5
《信任邊際》:巴菲特的事業核心在讀書會跟朋友聊起《信任邊際》這本書,信任一直是巴菲特事業的核心。巴菲特有時會說,他的成功是幸運的意外,是股東們彼此信任的優雅結構,每每讓聽的人大夢初醒。大道至簡,原來我們只要信任合作的夥伴,我們也可以像巴菲特一樣屢次創造奇蹟。可是,如果道理真的如此簡單明瞭,為什麼沒有人成功複製巴菲特的成功呢?
Thumbnail
2023-04-16
3
《也許你該找人聊聊2》:修訂人生的故事「不論是聽人說故事,或是讓人把故事說完,都需要時間。在你理出真正的脈絡之前,大多數人的故事聽起來都雜亂無章,我的故事也不例外。」也許,傾聽是關係的第一步,種種繁複的行為背後,都關乎著信任。
Thumbnail
2023-04-13
6
《矽谷創投啟示錄》:持續前進的商業模式運氣,這不可捉摸卻又關鍵的事物,幾乎是創投界天天在面對的事,你怎麼知道投入的資金不會在幾個月後變成壁紙?為了回答這問題,《矽谷創投啟示錄》深入探討幾十年來矽谷創投的商業模式,有意思的是,即使是創投本身,也不斷在調整自己的商業模式。
Thumbnail
2023-04-12
4
內在的翻譯——關於《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的意識呈現電影開始時,一名船夫問鈴:「你要去哪裡?」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同時也是在問:你的目標是什麼?你要成為什麼?通過這趟旅程,你想前往哪裡?這名船夫載著鈴,從原本的地方,到其他的場所,這往返的旅程可以視為一套模型,一端是明確的、能依靠能掌握的「現實」,另一端是夢幻的、蘊藏創造與毀滅的「另一個地方」。
Thumbnail
2023-04-01
2
《上低音號》:尋找愛的地方而那行為,反向來說,勢必以同樣的力道將她挫傷,只是沒有知覺,並不讓她痛苦。奇特的是,在同一向度上,那源自於她的熱切,竟會自我罷黜它的動能。凡此種種,對愛的艱難的提問,因為無解而更顯深刻,使她們無從應答。當逝者如斯,她希望,重新理清這一切後,她依然會相信,關於愛的最簡明的話。
Thumbnail
2023-04-01
0
《機動警察》與所謂的現實生活形而下的東西隨著時間,或者一場風暴,將被虛構取代,那麼,意義是什麼?意識型態由此取得主導位置,押井守的電影慢慢傾斜,那些肉體所帶來的,像久住對秦說的「聽到耳朵長繭」的話也慢慢被滌淨。於是電影顯得太吵雜,人物開始沉思默想,於是,世界結束了。
Thumbnail
2023-04-01
0
關於《次元的黑暗面》的一條評註從這場戰鬥,我們可以看到《遊戲王》由數學構築起來的世界,一個純數字、純智性的遊戲。它以一種神秘的風格,向著無窮的遠方展開,或者說,在由數字構成的晶體中,它包含了無限大的世界,這個世界會引起決鬥者的幻覺(我們不妨指出,遊戲的墓地只有兩隻怪獸,因此它的無限是幻覺式的),並捕獲他們。
Thumbnail
2023-04-01
0
小記《上低音號》的兩幕場景影評人 686 借漢娜.鄂蘭的話,稱它為「黑暗時代的一盞燈」:「即使在最黑暗的時代中,我們也有權去期待一種『啟明』,這種啟明或許並不來自理論和概念,而更多地來自一種不確定的、閃爍而又經常很微弱的光亮。」
Thumbnail
2021-11-1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