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選舉終究是人的遊戲-心理學看高雄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其實我一直不是一個會迴避政治議題的人,因為我認為政治會落實在生活之上,你今天手中的一票會決定你未來的生活,這是無庸置疑的。
你手中的一票會決定你老年時候會用到長照政策還是領到1,500重陽敬老金,你手中的一票會決定未來走在愛河邊散步時會不會看到愛情摩天輪的巍峨聳立,人們從來不應該逃避政治,因為政治落實在生活之中。但是這次我對高雄候選人韓國瑜的勝選實在覺得非常有趣,因此也想藉由不同的觀點來理解高雄人為什麼會對他這麼有興趣?他到底有何魅力?
生活就是選擇的累加。 卡繆

韓國瑜現象

韓國瑜用一瓶礦泉水、一碗滷肉飯的口號出來打天下,把自己塑造成賣菜郎的角色,他是一介庶民,沒有資源,但是有理想,對高雄地方不見得了解,但是掌握大方向。它代表著是大富翁裡面的機會與命運。
我認為從金融學的角度陳其邁與韓國瑜就像是股票裡的穩定配息的老公司與新創公司,陳其邁是歷來的好學生,雄中、台大、不分區立委,這些資歷就像是穩定輸出的成績單,但是在民進黨執政高雄20年的時期,這間高雄大公司已經沒有成長動能了,在這間公司裡的高級主管也不想再去為公司拼出一片天,大家都已經要退休了,只希望能把公司的資產多拿一點回家,公司舉債度日,每年只求拿出個活得下去的成績單就夠了,就算這時候靠換個陳董事長,我想公司內部的文化依舊很難改變,得過且過的文化就是陳其邁的包袱。
韓國瑜就像是個從北農被掃出來的新創企業家,雖然有個有錢的KMT老爸,但是有錢老爸認為這個不成材的兒子難以成大器,派他去紅海市場看看能有什麼搞頭,想不到這家新創公司,還沒有接地氣,市場、技術、甚至工作內容都還不確定,就靠著改變的理想與夢想吸引到許多天使投資人的注意,什麼本益比、內在價值都不重要,股價一飛沖天,旁觀者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看到這突如其來的飆股,也趕著先上車再說,聲勢創造趨勢,讓韓國瑜這家新創公司拿下了四年的生存權。
其實如果仔細看看陳其邁在選前辯論的政見與對高雄大公司的方向,可以發現這間老牌公司已經在地方上紮根,對各個部門瞭若指掌,過去的舉債問題、石化業問題也有得到重視,而韓國瑜率領的新創企業,目標聽起來很偉大,要帶領大家跟著他一起做夢,蓋愛情摩天輪、去南海挖石油,韓導鼓勵大家think big,但是可行性評估通通不過關,那為什麼高雄人願意相信他呢?我想可能是因為一項影響非常深刻的心理學因素「社會認同原理」

社會認同原理

根據「社會認同原理」人們在面對“不確定性”的時候會傾向做出跟他人一樣的選擇,就像是我們出去吃飯的時候,看到大排長龍就會想那麼多人在排隊,踩雷機率總是會小一點吧,更嚴重一點,羅伯特・席爾迪尼(Robert B Cialdini)在《影響力》也曾說過在紐約市皇后區的凶殺案例。
一位三十多歲的女性深夜下班回家,在住所的街道遭到殺害,以美國治安而言,一起兇殺案也許不是什麼大事,但是重要的是,她並不是一下就遭到殺害,這位被害人遭受攻擊很長一段時間,發出很大的聲響,她大喊救命,而且過了整整35分鐘,兇手才奪去她的性命,令人難以置信的是,38個鄰居透過窗戶眼睜睜看著,居然沒有人報警?38個「好人」居然沒有人報警,到底為什麼呢?
其實有這麼多人在場,沒有人採取行動的原因正是因為有這麼多人在場,心理學家推測,現場有大量其他旁觀者在場圍觀時,旁觀者對緊急情況伸出援手的可能性最低,因為周圍有其他人可以幫忙時,個人要承擔的責任最少,這就是所謂的「責任分散」;另一個原因就是「多數無知」,緊急情況看起來並不會那麼緊急,他是喝醉還是心臟病發?貿然出手會讓自己顯得唐突,這裡的關鍵是意識到旁觀者群體沒能幫忙,不是他們無情,而是他們不能確定
從日常生活到兇殺案,這些案例都是「社會認同原理」對我們的影響,只是我們很難察覺,而韓國瑜現象也是一樣,當電視上不斷播放韓國瑜聲勢愈來愈大的時候,就算政見再荒誕不經、不合邏輯,高雄人也不在乎了,因為他看起來會贏,而我要選會贏的那一個,當他勝利,我也會覺得勝利,這就跟支持的球隊勝利一樣,當球隊勝利時,我們會說:「我們勝利了」,如果球隊輸了,我們會說:「某球隊輸了」,我們想要跟贏家做連結,而當我們面對「未來」這個不確定性時,跟著大家投準沒錯,畢竟“不確定性”可是「社會認同原理」的左右臂膀啊。
而北漂的青年我想可能是因為認為最差也就這樣了,雖然想回家,但過去也一直在北部生活,不如就給韓導一個機會,說不定他真的在太平島挖出石油,當然這就是所謂的「過度自信」,就算他真的做不出什麼建設,大不了維持現狀,也就是說,年輕人可能抱著換人做做看的心情在投票,他們當然知道這些政見也許不會實現,但是最差也就是繼續他們在北部的生活不是嗎?
一個人想要什麼,就會相信什麼。 狄摩西尼
如果把這次高雄選戰比喻成兩家不同屬性的公司,我們選民就是投資人,我們每一票都是資金,未來會血本無歸還是大富大貴都是一場賭注。
選舉到頭來跟股票市場都是雷同的,這都是人的遊戲,只是透明度不同、監管的程度不同,候選人可以亂開支票不會受到SEC的監管,官商勾結就算被查到也還是可以當選。面對這種不確定性,如果你認為靠著主流民意就可以找到正確的答案,那「社會認同原理」則告訴我們這些公民投資人,你以為別人都知道怎麼做,但是其實大家都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前進。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點個讚或是按一下追蹤,謝謝~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查理
查理
嗨,我是查理,因為世界很大、很有趣,更希望用多元思維模型來了解不同的事物。 透過不同的角度,讓我們的生活可以更完整一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