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和理非是時候升級了

2019/08/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要懺悔。是我們的失責,令他們要揹起面對橡膠子彈的命運。

時間回溯至2014年9月26日晚。當時仍是學民思潮召集人的黃之鋒激昂地發言:「我唔要將普選嘅責任交畀我哋下一代,我哋呢一代就要完成呢個歷史任務!」發言完,他就馬上衝向公民廣場,跨過欄杆進入。顯然地,這一連串的豪言壯語和行動都無法為香港帶來普選,亦令我們面對一系列的政治打壓。

我們的青春風暴,捲不出普選的花朵。完成普選這個政治任務的,不是我們這一代。當時曾經有一個討論:民主化是由血汗澆灌而成,當時我們流了汗,尚未流血。

這次流了,流了許多。幾位同伴以犧牲發聲,無數人被毆得頭破血流,橡膠子彈穿透了頭盔和護甲,年輕人要帶着遺書走上前線,動盪震痛了整個香港。站在前方的人比當時的我們臉容更幼雛,決心更大,風險更高。「呯呯呯呯」槍聲,成為了他們噩夢的配樂。
政權已撕破「中立」的規章
屈指一數,44位被控暴動罪的示威者中,有33位比我年輕,是當中的四分之三。有兩位未成年,也有前程美滿的飛機師,以及即將要結婚的一對情侶。等待他們的,是極為漫長的訴訟過程,或許再要加上牢獄生涯。每星期要到警署報到,要與律師開會商討應訊策略,審訊曠日持久,要放棄工作每天按時到達法庭,然後再帶着不安和惶恐面對控方律師的盤問……即使證據不足,法律程序足以折磨被告一到兩年。假如被判入罪,更是要面對三年起跳的刑期。

每天聽這些使人痛心的故事,我相信很多人都感到疲累。然而,我們都逃不出抗爭的漩渦:整個香港公民社會已押上一切,與專制政權對峙。我們已迫使他們破壞表面「中立」的規章,為求打壓異見的政治目的,將不擇手段的殘暴打壓展露人前。警察已是全無節制地行使暴力。在7.27元朗以及7.28號中上環的驅散行動中,他們已無視所有使用武力應有的克制以及警告程序,包括在舉旗前、毫無預警下、市民撤退時開槍,甚至在高處以狙擊手般姿態射傷市民。律政司檢控人員以政治掛帥,將容易入罪、在殖民時期用以打壓市民集會自由的「暴動罪」濫告示威者,以儆效尤,使包括救護員在內的香港市民感到極大的恐懼,被捕後面對數以年計的監禁。遑論有三個電視台製作特輯,完美地呈現「警黑合作」證據的7.21元朗黑夜事件。

在邪惡揭開面紗,眼見的人無一倖免,一是被滅聲,一是自我噤聲。因此,所有香港人,再累,也要咬緊牙關繼續戰鬥,因為勝利,是全民脫困的唯一出路。

They can't kill us all。面對比五年前更風高浪急的社會環境以及政權暴力,和理非是時候要升級了——罷工,是中斷城市的日常運作、強烈否決政府管治合法性的政治行為,才能夠迫使政府在玉石俱焚前讓步。在示威現場外抗爭的,也許我們不用面對警察的槍管,但我們必定要有犧牲的勇氣。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不是自有永有。

只懂懺悔而不懂行動,說到底或者只是懦弱。假如青春風暴為社會的全面反抗掀起了序幕,我們便要咬緊牙關做這套劇目的中場,再迎來快樂的結局。罷工吧,香港人;登場吧,內疚的人。這是你們重拾尊嚴的時候,這是我們回報被捕者的勇氣。

香港眾志常委、前立法會議員
羅冠聰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羅冠聰,24歲,香港眾志創黨主席,學聯前秘書長、常委,香港立法會前議員,歷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當選人。幾年在學運和民主運動的累積,成為了一個有獨特故事和感悟的人。 政治是走鋼索的技藝,步步為營,風愈猛烈、肩膀的負擔愈重,每一步就更要分外小心。沉穩、堅忍、專注,是我們在這個不安世代向前的不二法門。
從學運領袖、到政黨主席、再到立法會議員,後被剝奪資格,再成階下囚,過去數年我過著曲折卻精彩的生活。牢獄讓我重新回看過去幾年的體悟,決定在此寫下這些年來屬於羅冠聰及香港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