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任意門-我要自己走

2019/12/0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要自己走~」
不只是要去新北耶誕城的路途中,從板橋車站的耶誕活動場地返回住處時,也都這樣要求著我們。
女兒不是第一次講這句話,但今天特別的是,回程時從中山捷運站出口一路走到台北住處,都不再要求抱抱,這距離少說也有平時讓孩子走路的4-5倍。一路上偶爾牽著爸爸手,偶爾換成媽媽,或倆手各牽一個,時而跳跳、時而奔跑,好像第一次學會走路一樣恨不得走到自己筋疲力盡才願意歇會。
如果曾經擔心害怕因為太常抱著導致孩子不肯下來走路。
如果曾經忌諱反感因為太過寵愛導致孩子失去獨立自主。
無論是自己的心聲或著他人的建言,可以都不再重要了吧。我也才體悟到,正如同讀過的書和看過的歷史,自由、獨立根本如同人類的靈魂一樣自始至終引導著每個生命的走向,千百年來始終如此。
看看過去的人類不斷地從獨裁政治抵抗革命爭取自由,直到現在仍然一點一滴的累積革命的淚和犧牲的血,為的還不僅是自己的自由,還有其後代乘涼的環境。
看看那廣為人知的育兒經驗談,「trobule 2」,正是訴說著孩子從開始意識到自己作為一個「人」時,構築在基礎都生理需求之後,第一件事件便是探索自己的「自由」可以到甚麼程度。
那種為了說不而說不,明明知道就是每天必定要做的事情每次都得拒絕逃跑讓父母追一下,日常瑣碎的小事都要測試大人的規則底線,換個尿布、睡衣、刷個牙漱個口、選個襪子、鞋子,都要拖一下。
這些,都是那剛萌芽的自由靈魂,開始撐起屬於自己所有生命的限界,每個舉動都在定義自己的語言、行為、動作能夠做到何種程度,父母的規則有多厚、這個世界的規則有多堅固。
要擔心的從來都不是孩子被鎖在愛的牢籠,要牽掛的從來都是孩子不再回頭的遠行。
如果以後,我和媽媽要開始測量妳的背影離我們有多苗小;如果以後,我和媽媽要開始細數和妳共用餐桌的時間還有多久;如果以後,我和媽媽要開始回想塵封在記憶裡的對話還有多少殘留,想必都是從今天妳說「我要自己走」開始的吧。
新北市的耶誕城每年都如此的熱鬧和光彩,走在布置的區域裡面充滿整片的燈飾,巨大的聖誕樹和投影牆帶給我們驚奇的感受,即便今天已經不是假日,卻仍然充滿人潮,光是迴避就得花費不少心思和時間,用餐時間美食街也是一位難求,只能幸運地找到幾處空著的博愛座讓我們半席地吃飯。整個晚上也大概花去一半的時間只為了做一次短短三分鐘的森林小火車,雖然也因為不得已所以隻字不提答應你的「Marry go run」,但至少也還有因為意外沒有排隊就誤闖的草地溜滑梯。妳和恩恩哥哥追著彼此跑來跑去,時而暫停時而狂奔的尖叫,似乎也讓我們忘了時間該早點回去。
這是帶著孩子過的第二個聖誕節,因為總是在這個季節充滿色彩與溫度,所以特別喜歡,不過爸爸和媽媽終究無法暴露在太多人群與嘈雜的環境太久,人潮、美食、歌聲、音樂甚麼的適當就好。或許哪一天陪著妳過聖誕節的不是我們,這節日的意義便會完全不同,但也沒關係,此時此刻,那屬於我和媽媽牽著妳的手一起跳的步伐,都會永遠留在我們心中。
2019.12.10 07:34
寫於台北中山區長春路3巷公寓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Erwin Tsai
Erwin Tsai
喜歡白日夢,從小到大,始終如一,人生30有幾也不曾改變。 或許沒吃過真正的苦頭,所以天真浪漫,但正一步一步把天真變為現實,享受過程和轉變不斷帶給我生活的成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