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電影《玉子》(Okja) │ 如果餐桌上的肉品,來自你的毛孩子,你還忍心吃嗎?

2020/02/2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電影《玉子》(Okja)是《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2017年的作品,故事敘述以大量製造基改食物,剝削勞工而惡名昭彰的米蘭達公司,為營造環保友善的企業形象,在新任總裁主導下,展開一個跨越多年的大型行銷活動——超級豬選拔,將米蘭達公司精心培養,全球獨一無二的特級豬,所生產的特級豬仔,交由全球26個不同國家的農夫,以最天然、動物友善的方式飼養,10年後揭曉這26頭豬仔的佼佼者,並分享這頭冠軍超級豬的肉食;十年後,米蘭達公司團隊逐一拜訪各個飼主,來到韓國「美子」(Mija)的家;Mija父母早逝,從小與外公相依為命,唯二的親人,除了外公,就是豬仔「玉子」(Okja);米蘭達公司的人,帶走Okja,與Okja情同手足的Mija為了救牠,展開了一段冒險犯難的旅程。
劇照來源:IMDB
電影一開始便以浮誇的氛圍,讓米蘭達公司的新任總裁露西,在紐約總部浮華出場,露西誇張的嘲諷祖父過往罄竹難書的企業經營歷史,在宣告「超級豬選拔活動」前,她以實際的數據,告訴大家,地球上有70億人口,8億人陷於飢餓,米蘭達公司要當一個有擔當的社會企業;這個戲劇橋段,似乎也點出了導演的企圖,《玉子》不只是單純的娛樂片。
女主角身手矯健 彷如少女版成龍
鏡頭隨即從紐約來到韓國,Mija與Okja在深山裡,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米蘭達公司一行多人的來訪,打破Mija多年以來的寧靜,大人們的機心與Mija的單純,形成強烈的對比;一個個大人,滿腦子機心,只想著名跟利,想著怎樣才會有好的媒體呈現、怎樣才能靠Okja賺錢;Mija心心念念的,卻只有Okja,她想跟Okja過回原本的平靜生活。
對Mija來說,Okja不只是一頭豬,也是她最親愛的家人;代入Mija的心情後,我就跟片中想要拯救Okja的動保團體ALF一樣,對於Okja後來在實驗場裡,被強迫與公豬交配、被抽驗油花等凌虐行為,感到不忍卒睹;片末,Mija為了救Okja來到屠宰場,屠宰場裡的聲聲哀號、天花板上掛的一具具豬屍,雖然不是Okja,但都是Okja的同胞,那也就是Mija的同胞,人類的同胞。
導演把Mija這個角色塑造的很英勇,來自山裡的單純女孩,竟然可以為了親如家人的Okja,勇闖大都市首爾與美國紐約,甚至還和動保機構ALF聯手揭穿米蘭達公司的計謀與偽善。一連串驚險的追逐戰,讓我恍惚覺得像小時候在看成龍與洪金寶主演的《A計畫》或《快餐車》;飾演Mija的韓國童星安瑞賢,矯健的身手,彷如少女版的成龍。
劇照來源:IMDB
防範新型病毒 除了勤洗手 還該做甚麼?
《玉子》讓我想起我的獸醫同學,她在獸醫所就讀時,我常常周末去找她,有段時間,她實驗室養了一頭豬,她每天例行的工作之一,就是幫這頭豬餵食、洗澡;那一年的中秋節假期,她情緒低落,非常難過的告訴我,實驗已經結束,學長們宰了這頭豬烤肉。
我那時還不是素食者,也不曾養過寵物,對我來說,豬肉只是一道很普通的餐點,對她日日照顧這頭豬所產生的情感,僅略有同情,卻沒辦法體會她失去朋友的悲哀;而今,我雖已茹素近二十年,但也僅止於不傷害動物而已,看待人類以外的生靈,我仍有高高在上的傲慢姿態;然而,看了《玉子》,透過Mija的視角,對於「眾生平等」,我有了更近身的體會;據說導演奉俊昊,在拍完此片後,也曾有兩個月的時間不敢吃肉。
寫這篇文章時,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正熾,與2003年SARS類似,新冠肺炎的病毒來自野生動物;陳建仁副總統曾提過,人類之所以會招惹這些病毒,都是因為貪婪;《玉子》雖是虛構的戲劇,但人類的貪婪,與對待動物的惡行,恐怕仍是現在進行式中的現實;在承受疫情所帶來的恐懼與不方便時,身為人類的我們,是不是也該深切自省,長久以來,我們對動物們,做了多少不義的事情,才招致這樣的後果?
《玉子》是一部驚險刺激好看的影片,有些橋段很好笑,Mija與Okja人豬之間的深情,更讓人動容;然而,在緊張、歡樂、感動之餘,我也對人類的貪婪、偽善與殘酷,感到慚愧;在全世界都緊張著疫情的同時,似乎也該好好自省與改變我們的作為,善待這個星球上的萬物。
對了,一定要提醒大家,影片字幕播映完之後,還有一個很可愛的小彩蛋,不要錯過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身體需要食物,才有能量,心靈也是;電影、戲劇還有書,就是我的心靈糧食,這裡分享這些心靈糧食,帶給我的收穫與感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