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女人香&男人way」:憂鬱的輪迴

2020/03/0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妳這個骯髒的賤女人!」
「妳怎麼不快去死呀妳!」
「妳這種人,活著就是浪費社會資源⋯⋯」
腦中的話語,一如十年前開始出現的口氣,現在又不停迴盪在我耳邊。醫生告訴過我,這不是真實的,她說這是一種幻聽,因為我生病了,所以才會聽到這個人,不,這些人的淫聲穢語。然而我總是在心裡默默碎念著:醫生,妳不知道,這是真的人,我聽得見,甚至有時候,我也看得見⋯⋯
思覺失調。醫生是這麼說的。
我當然上網查過這種病狀,以前的人稱它叫「精神分裂」。坦白講,我還比較喜歡這名字,因為一聽就知道,這是精神病,毋需美化。在閱讀這些資料的過程裡面,竟讓我看到很不可思議的案例。在這個島上,曾經有人因為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的症狀,犯了將小女生屍首異處的重大罪行,但結果獲判無期徒刑,而逃過死刑。要知道,我自己也是「思覺失調」的患者,就算再怎麼幻聽,我也不會因此去殺人,最多,也只是會傷害自己而已,對我而言,這種判例,簡直侮辱了「思覺失調」的患者⋯⋯
醫生說,我不只是思覺失調,還加上重度憂鬱症⋯⋯其實,都好,我無所謂了,活到現在26個年頭裡面,從16歲時發生的「意外」之後,我的人生,就已經了無生趣。我曾經不停地思考過,為什麼自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為什麼我會在學校裡面,遭受一個我最尊敬的老師,將他的下體,塞入我的身體。為什麼我會在爸媽口中最安全的環境當中,承受了最可怕的屠殺行為,更令我難以接受的是,我竟然不由自主地告訴了自己,老師是因為愛我,才會有這樣的行為⋯⋯於是在事件發生之後,我的腦中只有三種選擇,一種是揭露這個老師的行為,一種是忍氣吞聲,一種則是自我了斷⋯⋯最後,我選擇了第三種,多次,但,沒成功過⋯⋯
就算身處在人聲鼎沸的人群中,我都會感到沒來由地恐懼。不明白我的人生到底哪裡出了問題,怎麼可以和其他同年紀的人有那麼大的差距。大學畢業之後,原本以為回憶稍微淡了些,然而家裡面的母親和阿姨接連自殺,就像是一連串的引信被點燃,我體內的憂鬱機制無時無刻地被啟動。更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在於母親和阿姨都是被外面的男人欺騙感情,在給予了對方一切,回過頭又沒有臉面對自己家中的丈夫之後,選擇自我了結。
如果說,在感情世界裡面,分手是一種傷害的話,那麼蓄意欺騙對方的感情,算不算是一種謀殺⋯⋯而利用自己的權勢合理化自己謊言的男人,又稱不稱得上是十大槍擊要犯,但我不理解的是,為什麼我們家裡面的女人,都會遇上這樣的事情,人生,是有跡可循的嗎?還是,某種因果嗎⋯⋯??
我在自己居住的小套房中翻箱倒櫃著,我知道我的衝動來臨,那使我的雙手顫抖,心跳加快,腦海中被四面鐵板阻隔了任何感知,只有痛苦,在其中發酵。在這一刻我心裡清楚,我即將做出和母親阿姨們相同的行為,此時此刻,我認為那是遺傳,是一種人體內的DNA作祟,導致我除了十年前發生那件撕裂我生命的意外之外,我竟然還可以在幾個月前,再次遇到類似的暴行。
最可怕的是,我知道對方是刻意的。
那感覺就像是他找了我好久,終於找到我一樣,他勢必要我走上這條路。他先甜言蜜語的攻佔我,在我對他完全無戒心,給了他我身心靈的所有之後,然後他選擇侮辱我,傷害我,離開我。他拍了我的裸照,寄到我的信箱。明明就已經分手,他卻還要我不停地去他的房間,做那些交媾的行為。他威脅我,他說如果我不照做,他會把照片寄給我的爺爺。我的爺爺是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自從他兩個女兒都因為感情的事情而自殺上吊之後,我知道,他早就陷入深沈的憂鬱當中。他沒來由地怪罪自己,把自己鎖在書房內,整天不見天日。我絕對不想讓這樣的老人家,再度承受什麼打擊。於是我配合著這個男人,讓他一次又一次的進入我,然而在此同時,我心底的黑暗,越來越濃,那已經無法用顏色來形容,要我說,那就是一種瀕臨盡頭的絕望。
「去死吧!」
「快動手吧!」
被絕望佔滿心頭的同時,我耳邊的聲音沒停過,我也早習以為常。或許在這一刻,我認為這傢伙說的算是正確的建議,我現在擔心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我連續一個禮拜沒有按照對方的指示去他的地方辦事,他會不會真的把照片寄給我爺爺?!只不過,對於此時此刻的我來說,一切,也都已經來不及了!
我從衣櫃裡面找到一條延長線,我知道,那足以讓我完成我想要的解脫。於是我踩上沙發,將延長線往沙發前方天花板的樑上一掛,我拉了拉,確認長度足夠,接著我深吸一口氣,心裡卻異常平靜。輕輕地將腳跟一蹬,我以為我的身體已經離開了沙發,然而這才發現距離算錯,我的腳又再次回到沙發上,踩到了原本放在沙發上的電視遙控器,接著我又發力一蹬,總算,我的身體離開了沙發上方,完成了我人生中最後一道儀式。
原本放在沙發上的電視遙控器被我第二次的腳撇到,掉在地板上,剛好觸碰到電源鍵,於是電視畫面就在我斷氣前的幾分鐘,出現在我眼前。
那是新聞台。而這則即時新聞,令我睜大了眼睛,急得想從延長線上面跳下來。我掙扎著,兩條腿在半空中踢著,踹著。
「快了,快了,妳差不多要死了!」耳邊的聲音還在興高采烈的吶喊著,我瞳孔中看到的新聞畫面,卻讓我愈加想要停止我的行為,然而,停不了了⋯⋯我的雙腿越踢越無力,我的大腦越來越得不到氧氣,最終我停止了呼吸,好像到這時候,身邊那幾個討厭鬼的聲音,才真正逝去⋯⋯而我瞳孔中最後的畫面,竟然是我爺爺的身影⋯⋯
「新聞快報,昔日補教名師李國華,在家中書房內上吊身亡,疑因長年患有重度憂鬱症,而導致對人生失去希望,目前警方正在調查,是否有他殺的可能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H。 自詡為一介文字工作者,期許自己借由多年的創作經驗,寫出一篇又一篇令人有感的文章與小說。追求故事創作的極致是我這輩子的目標,也希望在我前往目的地的路上,都有你們陪伴著見證!!!
我是 H,這裡是我說故事的地方。我將在這裡用一系列愛情小說、回覆讀者來函,和大家分享人生的各種滋味。最新長篇連載小說或許也會在這裡上傳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