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城》結局篇 V — 祝君好(下)

2021/03/30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只望停在遠處祝君安好

「無論如何,我永遠愛你。」
愛,係靈長類動物最複雜嘅感情、最複雜嘅感覺。
愛係一種間接嘅感覺。即係話,冇一個直接動作稱為「愛」,好似𠵱起棚牙係笑,或者流淚係喊。最直接最簡單,你都要去擁抱一個人,透過「擁抱」呢個動作,從而轉化為愛嘅感覺。
於是,為咗得到愛與被愛嘅感覺,我哋開始向所愛嘅對象,做出種種嘅事情,令到被愛嘅人,得到愛嘅感覺。然後,條件反射,我哋同時都感覺幸福、被愛。
為咗愛,我哋不斷付出,不斷為最愛嘅人,供給最好嘅;我哋亦都會用盡所有嘅方式,去保護最愛嘅人。
但,如果保護最愛嘅唯一方法,係離開佢呢?
如果,只有離開 Chloe,先可以保護佢,令佢得到最好嘅生活;如果只有我從佢嘅生命中消失,先可以實現到我對佢嘅「愛的承諾」,咁我是否應該就此離開?

「為咗 Chloe 著想,我諗你係時候離開韓國、離開佢。」
美恩嘅一句說話,令到空氣凝住。
「我估唔到,呢句說話,竟然係出自你把口。」喺我心目中,美恩係個為愛情寧願犧牲下半生幸福嘅典範;而家竟然由佢嚟開最後一鎗。
「呢啲說話,唔係我講邊個講?」美恩好認真咁望住我。「呢啲醜人,唔係我呢個姐姐嚟做,邊個做?」
「你可以唔好講㗎,冇人迫你。」一種「難以置信」嘅感覺令我有啲火。
「我知你而家好嬲我,以後都可能會好憎我;」美恩好平靜咁講。「但我希望你聽我講完我想講嘅嘢先。」
「你講啦。」我好冷淡咁答佢。
「你仲記唔記得,當日喺球場,你介紹銀美妹妹俾我識嗰陣,我同你講過嘅嘢?」我點頭。
「弟弟,如果你真係當我係姐姐的話,你真係要好認真咁處理呢件事呀!如果你決定同 Chloe 一齊的話,你一定要好小心咁處理你同佢嘅關係,否則分開事小,你可能會破壞佢一生幸福㗎!」
「我講嗰陣,雖然都係好認真,但係我冇諗過,事情竟然會發展到呢個地步;」美恩嘆氣。「如果你哋再喺埋一齊的話,你真係會破壞銀美妹妹嘅一生幸福!」
「你會唔會有少少搞錯咗?」我好串咁答佢。「我想同銀美結婚,就係希望可以俾佢下半生嘅幸福;即使呢個只係個目標,但我會盡我所能去達成。我唔明,點解咁做會係破壞佢嘅一生幸福。」
「我知道你好愛佢,我亦都認同你嘅目標;坦白講,你對銀美妹妹嘅深情同埋付出,已經超出我嘅預期;」美恩講嘢好鍾意望住人對眼,我好怕同佢有呢種眼神交流,但避無可避。「只不過,你有冇諗過,銀美妹妹要犧牲幾多嘢,去交換你對佢嘅愛?」
我其實好想繼續串佢同單打佢,但咁做都於事無補;我冇再出聲,等佢自由發揮。
「妹妹喺醉到不醒人事之前同我講過,佢要同你遠走高飛、去香港生活;但係同時地,佢好擔心,唔知自己一個人離鄉別井生活,會唔會適應。佢更擔心嘅,係當佢同佢爸爸脫離關係之後,佢仲可唔可以見到,佢最愛嘅媽媽同嫲嫲……」
「喺香港,有我照顧佢,唔會有問題;」我好倔咁答佢。「至於佢想見佢媽媽同嫲嫲的話,我可以隨時陪佢返嚟探親;三個鐘機之嘛,唔會有問題。」
「弟弟呀,你究竟係天真,定係同我鬥緊氣呢?」美恩繼續目不轉睛咁望住我。「脫離關係,唔係一啲今日講完、聽日可以當冇事嘅嘢嚟㗎!佢爸爸會登報紙作出聲明,所有法律同人事資料記錄庫都會有呢個記錄在案,日後銀美妹妹無論想做任何同政府有關嘅嘢,或者係一啲大型韓國企業工作,呢個記錄都會俾人翻出嚟算賬!」
「韓國嘅社會觀念,普遍唔會認同妹妹嘅做法。佢哋會覺得,呢個女人好有問題,一係非常忤逆、一係問題大到連雙親都要大義滅親同佢脫離關係!弟弟呀,你再諗清楚,如你你哋無風無浪、白頭到老,咁好多嘢都唔會係問題。但係萬一,我係講萬一,如果你兩個有啲乜嘢問題出現的話……」美恩頓住,好凝重咁望住我。
我唔知係怯定係點,我避開佢嘅眼神。
「就好似當日我提醒你嘅『萬一』一樣,如果你哋分開咗,到時銀美妹妹嘅選擇,就只有一個語言不通,亦無親無故嘅香港,同埋世人唔會接受佢嘅故鄉韓國;因為你嘅關係,佢喺韓國都會同樣係無親無故。」美恩講到呢度,有啲眼濕濕。「到時,你叫佢點過埋下半世?你而家係攞緊佢嘅下半生生活同幸福,去賭一鋪呀!呢鋪輸咗,唔會係離婚咁簡單㗎!佢連個安全網都冇埋呀!」
「仲有,你留意吓佢嘅精神狀態;」美恩仍然繼續講落去。「然後佢嗰頭白髮,我真係好擔心佢,再係咁繼續落去,可能會迫出個情緒病……」
美恩一點不漏咁將我嘅 worst case scenario 講晒出嚟。我想駁佢,但唔知點駁;因為佢呢番說話,正正係我嘅夢魘。
「弟弟呀,愛一個人,除咗想同佢白頭到老之外,仲要無條件咁保護佢,同埋係有需要嘅時候,為佢作出犧牲;」美恩抹一抹眼淚,繼續望住我。「銀美妹妹對你千依百順,如果你而家叫佢陪你跳樓的話,佢諗都唔諗就拖住你隻手跳落去。佢唔理智,但係你要理智呀!」
「你哋搞成咁,我好抱歉。如果你真係愛佢的話,你應該要為佢作出犧牲。只要你離開佢、離開韓國,佢都仲有個機會,回歸之前嘅平淡,同埋幸福。」
「你而家係攞緊佢嘅下半生生活同幸福,去賭一鋪呀!呢鋪輸咗,唔會係離婚咁簡單㗎!佢連個安全網都冇埋呀!」
美恩走咗之後幾個鐘,呢句說話仍然繼續喺我腦海中不停回帶。
坦白講,呢番說話,令到我好嬲美恩;十八年後嘅今日,我都仲好嬲佢。但同時地,我亦嬲佢唔落;因為佢只係講出咗個事實。
一個好殘酷嘅事實。
我嘅計劃,係冇 plan B 嘅。其實感情事,何嘗有 plan B?感情嘅 plan B,通常係指「一腳踏兩船」。好明顯,呢個唔係我哋 case。
但係一般正常個案,兩個人離婚,最多係毀咗一段婚姻、一段感情。情傷過後,雙方仍然可以向前看;只不過係兩個唔同嘅未來。你嘅父母兄弟姊妹朋友,唔會因為你離婚而離棄你;你嘅未來僱主,唔會因為你離過婚而唔請你。
但係如果我執意要帶 Chloe 遠走高飛的話,如果有乜差池,我仍然會擁有以上嘅一切;但佢就一無所有。
一無所有。
我望住瞓喺我側邊嘅 Chloe,佢仍然未酒醒,攬住美美、一臉純真咁瞓。足足三個星期,我冇見過佢瞓得咁甜。
我輕輕撫摸佢嘅臉蛋同白髮,吹彈可破嘅肌膚並冇被違和嘅白髮所掩蓋,仍然係當日喺東大門清麗可人嘅小美人。
小美,我嘅一生中最愛。如果我嘅離開,可以為呢齣悲劇畫上句號;如果我嘅痛,可以挽回你應得嘅幸福;咁就等我行最後呢一步啦。

星期日,上午九點。
我冇瞓過,成晚就係望住酒醉熟睡嘅 Chloe,心中盤算住,點樣同佢講分手。
兩年前,喺狎鷗亭江邊,我同佢講過一次「分手」。兩年後,當我哋已經去到談婚論嫁嘅階段,點解我哋仲要講分手?點解個天要咁撚樣玩我?
Chloe 從佢嘅酩酊大醉中幽幽轉醒。佢睜開眼望一望坐喺佢側邊嘅我,然後爬過嚟攬住我,叫我一聲「老公」。
「老公,我好頭痛呀……」佢皺住眉。「我諗我要瞓多一陣;你肚餓的話,食住少少嘢先吖,我瞓醒再煮俾你食。」
我點一點頭,將佢輕輕𢭃起,放返落床;等佢再瞓過。
我好似個已經被綁好喺電椅上面、等待處決嘅死囚,望住行刑室裏面嘅電話,拖得一陣得一陣;希望電話喺最後關頭響起。
如是者,三個鐘之後,Chloe 再次轉醒。
「有冇好啲呀?」我問佢。
「唔!」佢大力點頭。「好好多喇!我煮嘢俾你食吖!」
都好嘅,死囚都有最後晚餐啦。
Chloe 好熟練咁,滾咗個芽菜湯同埋煎蛋餅,再煮咗少少飯;我哋喺茶几上食「早飯」。
「老公,sorry 呀……」Chloe 喺差唔多食完嗰陣,開聲打破沉默。「我都唔知自己飲咗咁多㗎;你係咪嬲我呀……?」我擰一擰頭。
「小美,」無論點拖都好,我都係要開聲嗰個。「我有啲嘢想同你講……」
「咩事呀……?」敏感嘅佢,察覺到有唔妥;臉色一沉。
「我哋再係咁落去,都唔係辦法;」我盡量壓抑自己嘅情緒,好冷淡咁講。「既然個問題都係解決唔到,不如我哋分開,了咗件事。」
我好留心咁望住佢。佢冇任何反應,過咗一陣,佢面上慢慢出現咗個笑容,一個好古怪嘅微笑。
「我可能飲得太多,仲未清醒;」Chloe 想起身去廚房。「我想飲茶,你要唔要呀?」
「小美……」我叫住佢。
「頭先煮得咁少,你唔飽㗎;」佢冇理我,繼續一路講一路行去廚房。「不如我煮多個拉麵你食吖!」
「銀美呀,面對現實啦!」我欄住喺佢面前。
「現實?現實咪就係唔夠飽囉!」佢嘅笑容消失,眼眶開始含淚。「你唔夠飽唔得㗎!我唔可以俾老公捱肚餓㗎……我……我……我都決定跟你去香港、遠走高飛,我連爸爸媽媽都唔要,我只係要我老公;點解仲要分手喎?我哋應該結婚㗎!你搞錯晒喇!」
「我哋唔可以永無止境咁,喺個死結度 drill 落去㗎。」我答佢,仍然努力保持冷淡。
「咁咪唔好 drill 囉!咁你帶我去香港,我哋從新開始生活咪得囉!」佢望住我,眼中仍然有一絲希冀。
「你有冇諗過,如果去到香港,我再好似今日咁,同你講分手的話;」我望住佢。「你會一無所有?」
「咁你咪唔好同我講分手囉!」佢開始急,眼淚流得仲急。「點解要分手喎?我哋兩個都咁愛對方!」
「其實,我唔係真係咁愛你……」我嘗試打沉佢,但似乎連自己都呃唔到。「同你一齊,都係為咗解悶啫……」
「你就算殺死我十次,我都唔會信你呢句說話!」佢斬釘截鐵。
「點都好,我已經決定咗;」我唔想再糾纏。「Visa 到期之日,我會自己離開;我同你,就咁算啦。」
佢企咗喺度,完全冇反應。
「唔係㗎……唔係咁㗎……我哋應該講結婚㗎……」佢開始自言自語。「我哋食緊早飯……然後會去街……我哋會買嘢……買啲去香港用嘅嘢……唔係咁㗎……唔係……」
「小美,你唔好咁啦……」我埋去扶住軟弱無力嘅佢;佢撥開我,跌坐咗喺鋼琴前面嘅地下。
「唔要分手……我唔要……唔要咁樣……」佢開始失控、越喊越大聲。「我唔要分手呀!唔要!我哋要結婚㗎!我唔要分手呀!」
「小美……」我再忍唔住扮冷淡,喺佢後面攬住佢。當我貼近佢身體嗰陣,我除咗感覺到劇烈嘅心跳同埋急速嘅呼吸之外,我仲感覺到,一種不由自主嘅顫抖。
「唔得㗎!唔得㗎!蠢蛋係我老公嚟㗎!小美唔可以冇咗蠢蛋㗎!我唔要呀!」佢竭斯底里咁嚎哭。「小美唔可以冇咗蠢蛋㗎!小美唔可以冇咗蠢蛋㗎!我唔要呀!我唔要分手呀!我唔要呀……小美唔可以冇咗蠢蛋㗎……小美唔可以冇咗蠢蛋㗎……蠢蛋係我老公嚟㗎……呀……」
《聖經》話俾我聽,神愛世人。點解神嘅愛,可以令我哋咁痛苦?究竟係邊一種愛,要兩個深深相愛嘅人,面對咁殘酷嘅現實?呢啲算係乜撚嘢愛?
祢俾人釘咗喺個十字架度,釘咗二千年,喺咪釘撚懵咗祢呀?!
我再忍受唔到屋裏面嘅氣氛,衝咗出庭院。抑壓咗幾個星期嘅憤怒、怨恨、無助、徬徨,再加上湧上心頭嘅怒火,完全集中喺我嘅拳頭之上。我對住庭院嘅櫻桃樹,一拳一拳咁擊向樹身,同埋樹前嘅泥土上。
廿拳?卅拳?四十拳?我唔知。直到我背後,有一個人好用力咁攬住我。
「唔好呀!老公!」Chloe 喺背後死命咁攬住我。「你應承過我,唔會傷害你自己㗎!小美唔俾你傷害自己!」
然後,我先發覺,櫻桃樹、泥土、雙拳,全部沾滿血、肉、泥嘅混合物。
冷靜過後,Chloe 用毛巾包住我雙手,然後車咗我去美恩嘅醫院。

建國大學醫院急症室。
我喺診斷室坐咗喺床上面,護士幫我包紮緊傷口。打咗好幾針、照咗X光,等緊結果;Chloe 喺外邊等候室等緊我,我唔俾佢入嚟,因為我驚嚇親佢。
呢個時候,美恩同急症室主診醫生入咗嚟。佢哋同我點一點頭,然後美恩將我雙手嘅X光片,攝咗上個燈箱度。
「馮先生,你嘅八節拳頭骨都裂咗;」醫生同我講。「我諗你會有好一段時間都練唔到拳喇。」佢對住我笑一笑。
「還好冇碎到,所以唔使開刀。我哋會俾一對保護托你,你日常時間就戴住佢,等啲骨埋口埋得好啲。止痛針藥力過咗之後,呢幾日可能會好痛,所以護士會俾啲止痛藥你。」
「朴護士長,」醫生轉頭望住美恩。「佢喺你朋友?」美恩點頭。
「咁我交俾你處理喇;」醫生再轉頭望住我。「唔好再打拳住喇!」然後佢走咗。
美恩示意幫我包紮嘅護士,佢好識趣咁出咗去。
「打裂八節拳骨;」美恩笑一笑望住我。「要唔要姐姐幫你整裂埋其餘嗰兩隻?」佢嘅笑容好快僵住,然後一的眼淚畫過佢面上。
「弟弟呀,」佢輕輕攬住我,我感覺到佢喊緊。「姐姐對你唔住!我當日唔應該咁努力撮合你兩個,令到你哋而家咁痛苦!對唔住呀……」
「傻啦,點會關你事喎!」我安慰佢。「要發生嘅,始終要發生……」
佢抹乾眼淚,幫我完成包紮,然後送我出去。喺等候室嘅 Chloe 見到我行出嚟,隨即衝過嚟攬住我,然後問我:「你冇事嘛?醫生點講?」
「冇事,」我餘下冇包嘅指尖摸一摸佢塊面。「慢慢就會好返。」
「妹妹,我……」美恩開聲,想捉住 Chloe 嘅手臂,但係俾 Chloe 甩開佢。
「我哋唔需要你嘅可憐;」Chloe 冷冷咁答佢。「唔好誤會我哋嚟呢度睇醫生,係因為對你嘅信任。我帶佢嚟,係想你親眼睇吓你自己嘅傑作!冇咩事我哋走先喇,朴護士長。」聰明嘅 Chloe,又點會估唔到,美恩曾經對我「苦勸」。
美恩欲辯無辭;好無奈咁望住 Chloe 扶住我走。

我哋返咗上車,但係 Chloe 冇即刻開車。佢輕輕捉住我包紮好嘅雙手,輕輕喺上面錫咗一啖,然後不停撫摸傷口上嘅紗布,熱淚盈眶。
「老公,」佢望住我。「見到你咁,我好心疼,我好辛苦呀……我哋唔好再咁樣傷害自己、傷害對方喇;如果再試多一次咁嘅事情,我寧願死……」
我點一點頭。
「我哋開開心心咁,過埋呢個幾月;之後嘅嘢,就交俾個天啦!」佢淚流滿面咁望住我;我點頭答應,然後緊緊抱住佢。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哋就睇吓,呢個老天,仲可以點樣作弄一對有情人。
聽 你不斷呼叫我
劃破 寧靜我的心下墮
在難過 講不出愛沒結果
口和唇 緊緊閉鎖
哭 也一話都不說
害怕 連累你一生日月
憾無缺 只差跟你曾遇過
給過你 太多波折
寧願沒擁抱共你可到老
任由你來去自如在我心底仍愛慕
如若碰到他比我好
只望停在遠處祝君安好
雖不可親口細訴
說 太多話我想說
但我 還是要啞口道別
任由我 天空海闊流著血
只要你 白似冰雪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F
IF
Medium 累積超過一百萬 claps 嘅廣東話作者。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