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評書 |《永久記錄》

2020/04/09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昨天讀完了Snowden的《永久記錄》(English Version)。三百多頁的一本書,並不難讀,即便對於我這樣對互聯網、電腦懂得不多的門外漢,也是深入淺出,很棒。
讀的是Snowden在Twitter上發佈的簡體版本。由於大陸地區的審查制度,Snowden的譯者把被刪除的地方還原,並用下划線標出。
簡體版且出版社也在大陸,應該是原刪節版的出版社。對Snowden的譯者們標示出被刪節的地方心懷謝意。即便自己也大概清楚什麼地方會被刪節,看到標注及Snowden的免費下載鏈接還是覺得心裡的一個力量被激發出來了。下面是這本書讓我覺得值得推薦的幾處。
  1. 父母、出身
Snowden開篇提到自己的家世,幾乎是從「五月花」講起。父母工作都在政府機構匯集的地區,這讓Snowden也逐漸步入了父母工作的行列。
這是不是決定性的?Snowden並沒有清楚地寫出來。然而,簡體版的讀者也許會懂,以「出身、身世」開頭,對我們意蘊深長——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會……」
這些數不勝數的例子即便是有學養的家庭也能倒著背誦,瞭然於心,僅僅是源於「那個時代」。
然而,真正要作出重大決定的時刻,Snowden針對的是自己的良心;面對選擇時,也明白會對父母、愛人產生傷痛,但他的決定並未建立在先考慮親族門楣上,反而,是堅持自己的選擇是對的,時間才會自然而然地淘洗出理解與稱頌。
相反,太多時候,我們的道德情緒都太多地與父母、親族掛鈎,弄得我們似乎必須權衡,然而,要是掙開這一切,是不是便看到了真正的自由?權衡時,究竟誰重,誰輕?良心,還是父母、親族?
難以想出Snowden面對的壓力,決定選擇時的痛楚,但正是此般堅定於自己的心,讓世界上所有有能力、有心獲悉的人獲得了他們應有的權利。
由此也想到了不久前NetFlix才出的Taylor Swift的Miss Americana。雜誌New Yorker評論的時候把Taylor Swift面對對面一眾年長白人男性及父親對她不要發表「涉政」Tweet的阻止寫成了幾乎印在觀眾腦海的場面。Taylor淚水漣漣,一再表達她這樣選擇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肯定的價值觀,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即便最終她基於自己巨大的粉絲數量表達了參與投票的重要性,她的掙扎是每個人都看到的。
New Yorker寫村上春樹時提到,「Symbols don’t age」。Taylor Swift與母親坐在沙發上面對著她父親及來自幾乎代表了父權既得利益者的白人男性的規勸也好似Symbol一般刻在我的腦海裡。即便是她,也會面對這樣的時刻,也必須這樣柔弱又堅韌地、似剛出生的小鹿學著立起來一般搖搖晃晃地守住自己腳下的土地。Snowden也是我們時代的一個標誌,他也代表著那股精神,他們都不會變老。
2. 極權
Snowden對極權與民主社會的分析到位且不冗長,僅用了一頁書便簡明地比對出了二者的優劣,比方這樣——
極權社會「領導要求民眾服從自己」並打壓異見者;自由民主的社會則「幾乎完全」依仗「每個公民自願去承擔責任」。
當然,前提是有較完全的系統作為依託。Snowden更道出很普遍的情勢,並用很簡單的方式闡明瞭:很多人沒有興趣讀書,則覺得審查制度不重要;不關心地球上的其它,則覺得其它都不重要……
這些看似淺顯的道理卻藏著嚴密的推導,而這些全被審查制度刪掉了。
我想,每一個讀到這個版本划線處的讀者都會思考,而思考也能是行動的第一步。沒有思考、反省,重新審視過去及現在,談什麼未來?
世界需要的是,不再把什麼地方當作極權制度下、無民主制度下經濟騰飛的例外,而是一個需要將民生、民主、民權納入考慮的政體(政權)。
3. Whistle Blower
Snowden在全書貫穿性地提到父輩是水手的實情。在提到自己是Whistle Blower的時候,他追溯了自1777年起的第一批Whistle Blower們,也從水手的角度道出了為什麼把這些人稱作是whistle blower的理由。原來,這最初是水手發現最早舟體浸水時發出的「求救聲」,以求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所以,「發聲」是為精髓。幾世代過去了,年輕的Snowden成了互聯網時代的Whistle Blower。
在這些章節(p207),Snowden從不一樣的角度道出了他為什麼覺得自己是一位whistle blower的理由。篇目自此也關注了其他與Snowden一樣的Whistle Blower。他們(她們)的勇氣激勵著Snowden完成此項工作,即便已有一位whistle blower為此獲得了三十五年的刑期。
New Yorker雜誌也在此書剛出版的時候發表文章,不僅評論這本書,也討論了美國whistle blowing的文化及產生的立法。
自然而然地,讀者會聯想到當前新冠肺炎時期死去的那位眼科醫生,他也被稱為Whistle Blower。人們紀念他,畢竟,在很多人心裡,他不應該死去。Snowden帶來的是我們獲悉美方大規模的監控計劃,從而引起了政府方面即便是不情願的改變。但眼科李醫生的去世卻讓很多關注民生、民主、民權的人士們徹骨地失望,甚至絕望。
Snowden討論了洩密與whistle blowing的不一樣之處,認為洩密多是為了一己私利,而whistle blowing的目的是更廣大的公眾利益。在新冠肺炎里,更引起爭議的是對whistle blower李醫生「傳謠」的「懲戒」。李醫生的「傳謠」並不是洩密,也不全是為了私人目的,他許是希望讀到的人注意起這個病毒來。三個簡單的字——「能」、「明白」——承載著無以表達的重壓,這重壓五行山般,已經壓了我們太久。
有不少人質疑,WeChat班級討論里的東西怎麼那麼快會被派出所讀到?這是明擺著的監控!其實,這便是2013年起Snowden風波顯示出的重要性了。讀者要是那時並未注意,這本書便更重要了。任一政府對其民眾施行的監控都是對人民在未完全注意到時便讓渡出的權利的濫用。在這一層面,時間自會證明Snowden是世界互聯網時代的Whistle Blower。
他是幸運的,而李醫生卻付出了所有。

4. 香港
Snowden對於在什麼地方與記者見面進行了精心的挑選,排除了歐洲、拉丁美洲、俄羅斯等,剩下一個地方:香港。選擇香港的理由在書里被刪除,但卻是針對自2019年6月起則一直不斷的香港抗爭的極好分析及應用。我能理解他先選擇香港的理由,幾乎能從他的描述里看到Snowden坐在房間里焦灼地等待。
有意思之處是記者以為Snowden是一個即將掐算自己入土為安日子的老人。難道人良心發現都那麼晚?在此,我想起Taylor Swift的曲子——「Only the Young」。也是從香港的抗爭里看到的,即便有銀發族的支持等等,年輕人與時代相符的腳步及精神追求賦予了社會更大、更美好的激勵和期許。擁有公義及公德心的年輕人是希望,是一股很有力的洪流,他們有理想,有訴求,而還未成為庸庸無為的既得利益者,也不是已然被放棄的邊緣化人們,正是他們希望未來在世界上的立腳之地更公開、公平、更對得起良心。
5. 我們相符的人生
讀Snowden這本書還有一個重要的發現是出生於互聯網誕生初期的小孩兒們的童年是多麼的相似。不論是遠在山區間的北方城市還是西德鄉間都幾乎經歷過一樣的時間線——當電子計算機出現在家裡的那一刻起,一切都變了,世界的相處方式也變了。我們正是伴隨著這時時被運行得熱乎乎的機子長大的。也許我們沒有Snowden那樣玩很多電子遊戲,輸入自己編寫的指令,但我們也經歷了手寫朝打字進化的那些年。他完成了最重要的責任之一,成為互聯網時代政府監控的Whistle Blower,那我們的責任又是什麼?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Feels are my own. 感謝支持我的寫作👉https://liker.land/9thkingdom/civic
不一樣的書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