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 | 米英香】《性別》02 - α WORLD

2020/05/1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2143年,1月,美國。

煩躁。
「南部的物資需求將會因為奪回行動而有所增加,到時候就要麻煩王先生留意了。另外,有關於北面……」
聽著人類以「讀稿」的方式,直接把那些已在電子文件中提及過的資料當作匯報內容時,心裡的煩躁就愈發強烈。
在每月一次的例會中看見這種所作所為時,就覺得他們正踐踏著人類的自律:不開會說明的話,就不能確保大家會讀文件嗎?
我瞥向纖視覺畫面上的左上角,確認時間:距離休息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很想早退。
不知道亞瑟先生他們現在在做什麼呢?可能已經偷步,享受沒有例會的歡悅。
煩躁。
我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開始捽住右手腕上、被縫在了白色長袖襯衫上的淺灰色袖扣。
幸好這是五十人一起參加的會議,不用圍著桌子坐,否則加上了暖氣,一定很難熬過去。
「接下來是東面。麻煩各位翻後一頁,並看往右邊的照片。」
我跟隨指示,把纖視覺裡的文件往後翻了一頁,隨即看到一張昏暗的照片上,有兩個雙眼泛著紅光的人影在屠殺當地的異變喪屍。
人類解釋道:「這是搜索隊在兩天前於東面的森林拍得,在照片中可以看到有兩個人正在獵殺異變種。據拍得這照片的隊員所稱,相中二人擁有人類的身體,似乎是男性,但他們比喪屍更像怪物,特別是他們背部長有一隻翅膀。因此他們想在此提醒……」
聽著解說,我放大照片觀看,沒能看清他們的長相,但發現他們一高一矮。矮的似乎比較強壯,能徒手殺死異變種,高的則較瘦削,努力地掩護著矮小的一方。
看著這照片,我不禁想起自己的國土中,那兩個從港南時期起就存活著的、讓我能夠活過來的、屬於我的人民。
「王隊長?」坐在身邊的人類突然小聲呼叫我,讓我回過神來。
我把眼前的畫面分成上下兩部分,然後將文件放在下部分,並空出上部分,讓自己能夠望見呼叫的女性,發現長了頭金髮,束起了馬尾的她一臉好奇地注視我。她是一名身材比較嬌小的女性,再加上她有一雙美麗的藍色大眼睛,使她看起來像是青年。然而,她眼眸和笑容所散發出來的成熟美,確實合符她三十多歲的實際年齡了。
「怎麼了?」我小聲問她。
她搖頭道:「沒什麼。只是,你看起來有點奇怪,所以我就想了解一下你的事。」
我給她一個微笑。「放心,我沒事。」
她也回我一個友善的微笑。「說起來,很少會看見你在開會時分心,例會真的這麼無聊嗎?」
「我只是在專心看文件的感覺?」我回答道:「我有聽見講者在說什麼喲。」
「是嗎?那真抱歉,我誤會了呢。」她笑嘿嘿地說:「看你剛才呆呆的樣子,我還以為你又想著柯克蘭先生和瓊斯先生了。」
我愣了愣,覺得耳朵有點熱。「什麼?為什麼妳會有我在想他們的感覺?」
她露出壞壞的笑容,身側撞了撞我的右肩。「不用裝了。之前我們外出行動時,你晚上獨自在帳篷裡做了什麼和說了什麼話,全部事都傳開了喲,隊長。」
我揚起一道眉。「你們的生活有這麼無聊嗎?」
「哎喲。我們搜索隊除了尋找物資之外就是在外面打打殺殺,總需要一些八卦新聞來保持心理平衡的吧?」
「嘩。我能夠讓大家保持心理平衡,真是我的榮幸的感覺。」話落,主持會議的講者要求所有人翻頁,於是我又往後翻了一頁,看到一大堆圖表和數據。
我的女隊員繼續話題:「不過我真的無法理解三個人的婚姻是怎樣運作啊。一直以來,我們都被教育成必須專一,同時婚姻只能是限於二人……之類的。所以你們三人的婚姻,真的美滿得讓很多人很震驚。」
我瞥向她。
她露出思考的表情,又道:「舉個例,如果我有一名太太和一名丈夫,但我比較喜歡跟其中一個做愛,那這要怎樣解決?又或者,我的太太佔有慾比較強,不太喜歡我跟丈夫做愛的話,這些問題到底要怎樣解決?」
她的話使我不禁想起亞瑟先生。
雖然在四年半前,我跟亞瑟先生和瓊斯先生結婚了,但至今為止我還沒有正式跟瓊斯先生做過愛──我們確實會接吻,但我或他的陰莖從沒有插入過他或我的身體之中。
雖然愛的形式有很多種,當中不一定需要做愛,但我和瓊斯先生真的不想跟彼此做愛嗎?不。
「這是你下面頂到我的感覺啊,瓊斯先生。」
「你……你不要妨礙我工作啦,賀瑞斯。被亞瑟看到的話他會不悅的。」
「為什麼?明明我們已經結婚了。」
「你知道為什麼的吧?小鬼。」
「英雄也有害怕的事的感覺?」
「這不是害怕,而是變得成熟了啊,賀瑞斯。」
去年的回憶湧入腦海裡,確認了我和瓊斯先生的確曾經擁有做愛的念頭,可是因為亞瑟先生的關係,我們並沒有抵達那一步。
那段對話亦是我第一次深深地體會到,瓊斯先生有多害怕自己會再次失去亞瑟先生的感覺。
不過,瓊斯先生會因為跟我做愛而失去亞瑟先生什麼的,我想是沒可能的。因為我和瓊斯先生都知道,雖然我們三人中,佔有慾最強的人就是亞瑟先生,但他也是我們三人中,最成熟的那一個。所以我相信,即使他現在不喜歡我們獨自享受甜美的性愛,到了事情真的發生時,他還是能夠想通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們接吻,心裡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嘛,我不是介意你們接吻啦。我們已經結婚了,所以這件事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所以……嗯……嘛。當我沒說過就好了。」
過去亞瑟先生跟我們說的話在耳邊重播,我忍不住笑了:
如果他真的沒想通,那到秘密被揭曉的時候,我大概也無法繼續在這段關係裡活著,只因歷史這回事,可是會跟著我們這種化身一輩子的。
「隊長?」女性呼叫我,讓我從思緒中回到現實,看到她一臉疑惑。
我保持笑容,輕鬆地告訴她:「想通一些新的道理,可是人類天生就擁有的技能啊。」
她皺起眉頭。「是這樣的嗎?」
我點頭。「自古以來都是這樣,這亦是人類能夠活到現在的原──」
「颼!」
突然間,耳邊聽見急促的風聲,打斷了說話。我隨即轉身看,想了解這聲音的來源,可是背後空無一人。
什麼?
「隊……隊長。」女性突然有點慌張地呼叫我。
我轉向她。「嗯?」
她指著我的腳,說:「你在發光。」
我朝自己看,發現就如她所說般,身體在發光。一道暖流在此時從我的腿部起迅速包裹我全身,然後滲入皮膚裡,繼而消失無蹤。
就像以往那些魔法少女類動畫中,主角變身時的畫面。
我眨眼。
忽然間,上衣變得繃緊,就像我突然胖了似的,胸前──
WHAT THE...
我看見自己的胸部逐漸凸起,而且愈來愈大,很快就拉緊了我正穿著的襯衫,甚至讓我胸口前的鈕釦飛脫出來。
「颼!」
鈕扣飛脫出來的剎那間,擊中了本來正跟我說話的女性,狠狠地打到她的胸部上,半秒後才掉到地上。
我們呆住。
我在她反應過來之前撿起那顆鈕扣,站起身來,然後想要安靜地走出會議室,必須用皮帶固定住的褲子卻有一種想要掉落的感覺,我馬上把它拉住,因而發現褲子裡的身體結構變了個樣。
我的理性瞬然陷入混亂。
幸運的是,感性發揮作用,從理智手中搶奪了身體控制權,並命令身體立刻離開會議室。
「隊長……」剛才正跟我談話的女人呼叫,可是我已經沒有理會她的閒暇,又急又安靜地走出了房間,關門,然後急步到人影稀疏的角落去,確定沒有人在視線範圍後才停下來,背靠牆壁。
腦裡一片空白,我甚至不知道旁邊的房間是什麼,只懂得看往自己的身體。
我要做什麼。
我夾緊自己的褲子以空出自己的雙手,接著握了一下理應平坦,現在卻凸了出來的、在胸前的兩團「東西」。
軟綿綿的。真實存在的。
無助自己理解現狀的。
終於,我忍不住稍微解開自己的襯衫,隨即看到內衣裡,有一雙不應該出現在身上的東西。
我也許在夢裡。
我的手擅自摸向腰部和屁股,令我意識到自己似乎……
縮水了?
我再伸手摸入褲內,探索自己的下體,卻忽然那裡少了一個重要的部位,多了一個……洞。
風、光,和不屬於我的東西出現在我身上。
理智重新啟動。
我失去了……得到……了?
理智正在載入邏輯程式。
啊,我知道了。
我變成了女人。
邏輯程式載入完成。
風、光和女人。
我好像有點頭緒了。
理智卻在這時說系統出現錯誤。
不不不。沒有錯的感覺,因為那個人……
那個曾經自稱魔法大國的國家,可是在邏輯和常識之上的感覺!

「亞瑟.柯克蘭!」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喪屍女王
喪屍女王
香港同人組織 BLOOM FAN 的成員,主要從事繁體中文的時事向及香港相關的創作。同人方面,主要創作方向為腐向、百合作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