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詩人影評|金馬影展奈派克:《校園塗鴉派》、《一時一時的》。

2020/10/2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金馬影展亞洲電影奈派克獎(一)
◐ 2 0 2 0 台 北 金 馬 影 展|𝟏𝟏. 𝟓 - 𝟏𝟏. 𝟐𝟐
◐ 𝙏𝙖𝙞𝙥𝙚𝙞 𝙂𝙤𝙡𝙙𝙚𝙣 𝙃𝙤𝙧𝙨𝙚 𝙁𝙞𝙡𝙢 𝙁𝙚𝙨𝙩𝙞𝙫𝙖𝙡|𝟏𝟎. 𝟐𝟒 開始售票
「金馬57 TAKE ONE」。
(全文無雷)

《校園塗鴉派》(Cleaners) / 2019 / 菲律賓
《校園塗鴉派》電影劇照。
有點可愛、有點荒唐、有點痛心又動心。電影以分別的篇章講述同個班級內的種種學生,並由多種事件揭曉青少年的秘密心思。從個性、外型、輿論、父母、政治等方面切入,引導出懷疑、挫折、倔強、好奇、壓榨、霸凌、自我定義等,令人感覺坐上一台通向過往的時光機,擁有鏡像般的成長回憶及校園共鳴。
《校園塗鴉派》電影劇照。
而在影印、著色、掃描等多重步驟組裝而成的實驗形式之下,影片呈現的既不突兀,更甚是相當出色,還獲得了數倍成效。編導葛倫巴瑞特以此放大優點、掩藏缺點,不僅讓首次表演的年輕演員們呈現得可愛、青澀,懷有純淨的自然氣息及酸甜姿色,也以視覺與節奏遮掩了因分章而有的厚度問題。此外,更是製造出了懷舊迷人的質感和氛圍,使簡單情節附加上獨特韻味。
分篇敘事,怕的不僅是過於相異的混亂觀感,包含過於相似也會讓人感到食之無味。不過《校園塗鴉派》節奏流暢、觀感討喜,在懂得玩弄優勢的編導手裡,成了部完整又極具魅力的首部長片作品。其中又好喜歡青年們直接了當的表達自我,無論是喜怒哀樂抑或反抗,電影彷彿製造出了一個個真性情的「怪胎」,但卻不是依靠編導,而是受到其他角色的針對塑成。最後,它的音樂與結尾皆為影片增添大大韻味,不只感動,也是感概。而「怪胎」真的是怪胎嗎?

《一時一時的》(Sometime, Sometime) / 2020 / 馬來西亞
《一時一時的》電影劇照。
或許它是粗糙且笨拙的,但它也是《一時一時的》,因而構成了最大共鳴。其實好喜歡影片的前半部分,甚至以為是最佳。當中以單親家庭的孩子,觀察唯一親人的變化,在某些橋段裡,既是有趣、緊張,也稍嫌扎心。我們已經看見孩子的內心,那是超越依賴的害怕失去,所以要逼迫自己成長。但接下來的情節並不明確,碎片且模糊,即便在母子關係上仍描繪出色,具有細微、巧妙的私密解構,不過也因為過於一時一時的,讓衝突及和解幾乎不存於影片,是少了些張力。
《一時一時的》電影劇照。
然而片中對外來的介入、原本生活將面臨的不安,呈現的出色而敏感,包括母親的話語、隱瞞、逃避,兒子的試探都很不錯。驚奇的是,不論在孩子的心理起伏,還是母親的微妙理解,幾乎都落在一個不表明又能使人體悟的尷尬點上,這是少見的準確,也可能是過於零碎的證明。
《一時一時的》很適合親子同賞,它的真實性足夠到些許畏懼,但也是另種溝通橋樑。電影彷彿是在葉瑞良親自執導並飾演的男孩眼中,把孩子對於家庭的排斥和依賴,有一搭、不一定有一唱的冷熱調節得太好。最終青春在不在?親子好或壞?都敵不過那該照樣過下去的日常。

成立的心得分享帳號,第一手文章、資訊都會搶先在這裡釋出,喜歡的歡迎垵下追蹤!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一篇文章,了解一位創作者的內心世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