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慶豐收贊勤勞:日本勤勞感謝日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11/23在日本是「勤勞感謝日」,乍看之下,是「[感謝][勤勞]的人的日子」,是像我們的「勞動節」........(???)其實和神道教有著密切的關係。
日本以農立國,從古在各地有慶祝五榖豐收的風俗,尤其是「新嘗祭」,更是宮中各種祭典(日文稱為「行事」)中最重要者。在這一天,天皇將當年新收穫的新米向天神地祇表達感恩之意。在全國神社也有祭典。在戰後訂為11/23,也訂為「勤労をたつとび、生産を祝い、国民たがいに感謝しあう日(獎勵慰勞勤勞,慶祝新米生產,國民互相表達感謝之日)」(所以是日本的thinksgiving呢)。天皇即位後的第一個「新嘗祭」特稱為「大嘗祭」,會盛大舉辦,還會建造臨時建物。
新嘗祭和「天照大神(あまてらすおおみかみ)」有關。天照大神是日本造世神「伊邪那岐」「伊邪那美」之間第一柱產生的神明,據聞是從左眼產生,因此日本人以左為尊。台灣在戰爭期間,改信仰運動中主要以信天照大神為主。稻神稱為「ホノノギ」,是天照大神之孫。日語中稻穗飽滿的樣子稱為「賑々しい(にぎにぎしい)」,因此「賑やか(にぎやか:熱鬧的)」形容詞的語源由此而來
「ホノノギ」代父降臨地面,身為祖母的天照大神非常擔心,為此相當費心,將在高天原生長的稻穗交給「ホノノギ」。因此日本人認為稻榖是神明所賜,「いただきます」就是這樣而來,含有敬語的意思。而根據日向國(宮崎縣)的傳說,「ホノノギ」站在高天原時,毫無晝夜之分,前途黑蒙蒙,正在躊躇之時,有個當地稱為「土蜘蛛」的出現,給予一計「將稻穗拔開以稻籾,向周圍灑去的話,將有光可照」照之,果然天明,月光也亮。

新嘗祭舉辦的地點:伊勢神宮

伊勢神宮 内宮・別宮倭姫宮の大御饌(來源:wiki)
伊勢神宮是日本人信仰的中心,天皇要向天照大神進獻新嘗祭、神嘗祭,在即位的時候也有典禮在伊勢神宮舉辦,可見得一般。新嘗祭、神嘗祭是伊勢神宮最重要的祭典,稱為「神宮正月」,在伊勢當地,當地人民甚至有一種習慣,在神嘗祭沒有結束之前,是不吃新米的。

神社名詞:初穗料

也許「御緣」的故事大家比較有聽過,這裡要講的是「初穗料」的語源。這是來自於「將當年第一次收割的稻穗(初穗),懷著感謝之意,向神明進獻」。而「賽錢箱」的「賽」以前也是用米,後來變成貨幣經濟,而改變了使用及用字。
927會員
236內容數
在我們的生活裡面,處處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現在去日本旅遊的人眾多,也有許多漫畫及日劇受到大家的喜愛。 本專欄作者是日語老師,也是文化研究者。從輕鬆有趣的角度,解析日本文化及日語,並且教大家一些日語中的文化內涵。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記逝本#3 秋收        秋天,是最好離別的季節,因為我可以把整個有你的回憶打包,寄送給南台灣的炙熱的海洋,請海洋把我的回憶,在海面上恣意飄浮擺盪。如果不慎被沖散,我只能輕輕地站在岸邊,用粵語說,唔緊要。
Thumbnail
avatar
荏苒
2021-10-03
北一女校慶收費陪聊 是女性的自我物化嗎?大家如果只看媒體標題,可能會有女學生物化自己的想法。但細看後會發現北一女當初以聊天為項目的攤位,客群是設定為高一學妹,針對108課綱討論選課問題、如何製作學習檔案、社團幹部的工作內容等等。 原來,物化這個活動的不是北一女生自己,而是在這之外的他者物化了這個活動。
Thumbnail
avatar
陳冠霖
2020-12-15
2020池上秋收,奢侈的慢旅行(上)在池上待個三天不算奢侈,但連看三場表演就很奢侈了!自從2013年雲門舞集在池上的稻田間揮灑曼妙舞姿開始,我就愛上了「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屈指一數,今年已是第六次參與。(more)
Thumbnail
avatar
可可雅。是旅行,也是生活
2020-11-06
第二十三章 忙碌的秋收-採柿子提到秋天,你會想到什麼?
Thumbnail
avatar
竹涵
2020-10-29
池上秋收的推手 「台灣好」十年計畫在地方扎根述說池上從傳統農業鄉轉型為「以農為底蘊的藝術之鄉」的故事,台灣好基金會絕對是關鍵角色。時間推移到2008年,以「深耕鄉鎮文化、台灣成為美好家園」為願景的台灣好來到池上,當時的執行長徐璐找上「池潭源流協進會」理事長賴永松老師,和即將接任的梁正賢大哥,探詢池上人的想法。(more)
Thumbnail
avatar
可可雅。是旅行,也是生活
2020-01-22
池上秋收幕後 林懷民催生天然劇場「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從第五年雲門舞集的售票演出開始,就選定了現今的固定表演場地。在阡陌縱橫中,如何看出這片視野由上而下,將山脈、鄉路、稻田全收入眼底的位置能搭建出絕佳的天然舞台?就不得不教人佩服林懷民獨到的藝術家之眼。(more)
Thumbnail
avatar
可可雅。是旅行,也是生活
2020-01-21
池上秋收 稻田裡辦藝術節每年秋天,我像是候鳥一樣,一心一意飛往池上,等待一場田間的表演。布景是中央山脈、金黃稻田,燈光與特效由老天爺安排,或明燦或隱沒的太陽、或透藍或雲霧的天幕、或呼嘯或輕拂的風聲、或翻飛或搖曳的稻浪,臨演是悠然飛過的鳥兒。再怎麼精細的人為設計都無法主導整場演出,表演者只能跟隨大自然的節奏行進。(more)
Thumbnail
avatar
可可雅。是旅行,也是生活
2020-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