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NIKE 會向中國抵制低頭嗎?我的第一手工作經驗,談西方企業的道德高標

2021/03/30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日前新疆棉事件延燒,由官媒帶頭,促使中國人民強力抵制。除了藝人撤銷代言以外,許多公眾人物也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拒買。除了 H&M 以外,體量更大的 NIKE / Adidas 等龍頭運動品牌更是首當其衝。
人權問題一直使中國政權廣受外界批評。這篇文章我想來從我之前任職美國/歐洲都有總部的顧問公司,在中國外派三年的工作經驗,談西方人為什麼如此政治正確,究竟是背後是為了私利?或是真的捍衛心中價值?

拿差旅津貼是說謊嗎?

我在深圳工作時仍然屬於台北辦公室,所以算是外派到外地工作。公司對於長期外派人員,按照級別每週或隔周,都提供 fly back 返鄉機票,算是顧問公司特有的福利補貼。
這個機票所費不貲、同等艙位的價格比散客都高。畢竟對於航空公司或是旅行社,商務客肯定是待宰肥羊。反正也是公司出錢,在規定預算底下,也沒人在意票價是不是划算。
旅行社為了保證在最後一刻開票也要買得到,對公司報價非常高。在一般觀光旅遊的乘客都用折扣價買票時,商務客卻都是接近票面價,使得公司花費大筆開銷在出差費用上。
公司合作的旅行社,往往拿不到好的機票價錢。
因此如果員工出差到外地,週末留在外地休息或遊覽、而不買機票回家的話,公司不用付機票錢也省了一筆、樂見其成。為了鼓勵這種行為,所以制定政策:如果週末沒有 Fly Back 的人,可以向公司申請支付補助。
而其中就有個神奇的設定:補助金額比機票票面價格要低,然而卻比個人名義訂票的價格要來得多多了。
看出來了嗎?裡頭有個套利的機會——反正都是橫豎要飛,我跟公司說我不飛、換津貼,拿到的錢還比我自己訂票還多!那我拿這筆錢自己買票不就好了?反而倒賺一票!反正公司也查不到你週末放假去哪裡。
從此系統上每個人就都不飛了,實際上卻自己默默的買機票回家,甚至提早買還省更多更便宜呢!

白吃的午餐遇到美國人

當時的專案需求,我們把一位美國同事飛來中國支援。按照規定,她每個月可以回美國一次。
我們熱烈歡迎遠道而來的同事。我也秉持著分享的精神,決定把這個小撇步分享給她。在一次午後閒談中,我開啟了這樣的話題:
從美國飛來真是辛苦了。不過先別急著訂回程機票,讓我告訴你一個小秘訣:在系統上你可以選擇留在這裏,領個補貼更賺呢!
舉例來說,你如果飛商務艙回美國,用公司訂沒打折的票,大概要 $5,000 美金,
但是如果你說你不飛,公司會給你 $3,000 補貼。然後你拿這個 $3,000 可以選擇在這休息,也可以自己訂個票只要 $2,000 !剩下 $1,000 ,你在飛機上搞不好還可以多買個免稅包包呢!
本以為她會很感激我提供給她這個變相加薪的好機會,卻沒料到這個美國白人同事臉上卻滿滿的黑人問號:「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我深怕她沒聽懂,不小心錯過幾個億了,於是又進一步解釋:
我們這不是在坑公司錢啊~我們也是為了公司好,啊公司就拿不到更便宜的票嘛。
你拿了 $3,000 ,其實公司支出反而還省了差價 $2,000 呢!你看:你賺一筆,公司也省一筆,簡直就是雙贏的局面!不然公司幹嘛給我們補貼呢?
唯一虧到的,就是無良抬價的旅行社跟航空公司啦!
我自豪於自己的分析:立論透徹、考慮周全,簡直毫無破綻可言,不禁得意了起來。

不為五斗米折腰——無論五斗米是否價值一千元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兩人對話氣氛從快樂分享急轉直下,只見她冷冷地回我一句:
我為什麼要為每個月多一千塊撒這個謊,騙公司說我不回家?
我聽到這個回答,著實也著急了,怎麼會牽扯到誠信問題呢?
不是啊!你可以先在系統上填了不買機票,回不回去之後再決定。只是不用完全 follow 系統規定而已。
組裡的每個人都這麼做的!也是幫專案成本管理的省了一筆嘛!
聽了我這番道理,只見她甩甩頭說了:
「也許沒有人會查吧!但我不知道登記我不飛,卻偷偷飛走了,會造成什麼影響。」
我還想解釋什麼,她卻制止了我: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認為誠實為上策,我還是會讓公司用原價幫我買機票的。
這個對話就到這裡終結了。熱心分享的我,反而吃了滿頭灰。
對於這個對話,我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的是,公司礙於規定只能買高價機票,明明是個喪權辱國的條款,就算我們私下 Hack 這個制度,又有什麼不對了?
是她完全不差這 $1,000 美元?動動手指就有,對誰而言都不是個非常小的數字吧?或是他只是種族歧視、看不起亞洲人貪小便宜的心態?
於是我抱持著這個疑惑,來到了下一個專案。

道德名譽重要,還是升官發財重要?

如果說這個美國同事只是個案,那下個專案我遇到的情境,就更無話可說了。
這個專案的內容,是客戶公司裡頭的單位組織重整。這些單位,雖然沒有強迫勞動,但工作環境很差,高工時高壓力,勞心勞力還容易有職業傷害,甚至可能牽扯到道德層面問題,常常不是很光鮮亮麗,上不了檯面。
我們作為顧問公司,並不是在第一線參與,而是在背後設計組織規劃:設計良好的制度,避免這些職業傷害。因為單位遍佈全球,同時有可能牽涉到與當地勞工法規斡旋。
這是一個龐大全球性規模的案子,作為商務開發團隊的一員,我們必須說服全球團隊一同合作,想辦法讓這單被全球各地的團隊接下來。

全球各地各有各的道理

但我真是沒想到,阻力會這麼大。
首先跟英國團隊開會,本來金額、團隊都聊得很順利,後來倫敦一個莫名的新進成員跳出來了說:「如果大眾知道我們在搞這個,是不是不太好啊?」
然後瞬間,許多人附議覺得不妥讓這個話題延燒。最後就專案就變成要上三層合規 (Compliance) 會議,安排十幾個小時來討論能不能接的道德爭議問題。
英國這邊進度推不動了,我們轉向跟美國人開會,同樣又有人路見不平:
「這件專案會不會跟中國政府有關啊?如果任何跟政府部門有關的話,我們這裡是不接的哦!」
當時還是在中美貿易戰的 N 年以前,那個人竟然可以預見先機!
但畢竟專案和政府關係並不大,也不是所有美國人都是道德魔人,不然華爾街也不會這麼多人被抓去關了。所以美國的銷售,也在幫著說服團隊接下這單。
「沒這麼嚴重啦!我們就是商務合作,怎麼會跟政府有關呢?」
我能體會銷售有多想搞定這單。畢竟這個合作的體量龐大,此事一成,可能就完成了季度甚至半年的業績目標了。利益相關,總沒有銷售出來反對吧?
沒想到另一位一起扛著業績壓力的銷售,卻也跳出來了:
「在中國企業沒什麼商務合作是跟政府無關的,我們得要查得清楚點!」
於是這幾場會開下來,無論在世界各地,幾乎每一場超過五人的會議,都有一個以上的人提出疑慮來。
後來我因緣際會也離開了這個專案,不知道後來他們被說服了沒有。但如果這個案子能成,肯定也已經加了許多條款,層層確保了道德與合規標準,讓所有有疑慮的人能夠滿意。

「叫我左膠可以,但沒有人能用錢買一點點我的良心」

這些一系列會議裡,沒有任何人希望這個專案失敗。
所有人都希望公司能好好發展,也都有業績壓力。
這些同事提出道德疑慮,也對自己毫無利益可言。反倒是如果不出聲就這麼粉飾太平、成功簽約了,可能很多人都在職涯上可以更進一步,升職加薪指日可待。
但每一次會議,都有人自發性的要求再度檢查:
這個專案會不會幫助客戶壓榨員工了?我們是不是得接受言論審查了?我們是不是等同和共產政權合作了?
更神奇的是,不管提出來的是小職員或中高階層,沒有任何決策主管在會裡說:「這不重要,我們簽了再說」。
每個人心裏那把尺都不同、但無論同意不同意,每個人都能提出自己意見。而沒有人敢為了業績,憑藉自己的職級,對他人的獨立判斷、做出一點點的批判與命令。
就像之前出現爭議時,這一位英國單車族停下來與支持中國的抗議者爭辯,還順便批評了英國政府。他是為了維持大英帝國的經濟地位嗎?他是為了維持白人的優勢而成為邪惡西方勢力嗎?
不,他只是雞婆,覺得人權問題與自己的價值系統過不去,即使浪費自己的時間精力,也要路見不平,出來舌戰群英。
無論是思想固執的左膠也罷、害怕自己助紂為虐的名譽掃地心理也行,這一份不論利益的道德矜持,始終讓我敬佩不已。
回到這次的新疆棉花事件,中國內部盛傳的說法是:
美國因為經濟地位將被中國取代,用人權問題造謠,打擊中國紡織業地位
確實,人權問題拿新疆棉花開刀,是有些穿鑿赴會借題發揮。而 NIKE 的宣布裡也提到,禁用新疆棉花,主因是在另一個遠在青島代工廠的強迫勞動問題,卻不見得跟新疆棉花本身是否血汗有關係。
但要把這麼多企業響應的活動,說成是全然因為「美國政權打擊中國發展」,就太高估美國政府對於企業的影響力了。
因為歐美政府並無法完全控制企業,而企業也沒法控制員工。企業反而鼓勵工作者,必須為自己負責,別為自己的良知做出讓步。
歐美企業不是不想賺錢,面對龐大的中國市場,惜名如 Google 都曾打算在中國重新啟動搜尋業務。但當初成為蜻蜓計畫的開發、本以為作為公司內部機密,所有人都簽了 NDA 得萬無一失了,卻馬上就有吹哨者爆料,號召 1400 位內部員工連署喊停。馬上引起內部爭議,最終只能喊停。
在民主社會,人民並不用順從政府、員工也不是公司打手。如果員工今天不同意公司政策,不用為了保住飯碗而委屈求全。這樣的環境,才能培養出有道德良知,能夠在利益與貪婪的路上懸崖勒馬的吹哨者。
因此即使中國全民抵制、使得 NIKE、ADIDAS、H&M 這些企業在銷售和供應鏈上遭受重大打擊。但要企業收回禁令,必須得要公司上下員工、和全世界媒體的道德良知,都同意中方的說法:美國是為了經濟地位才造謠的陰謀論才行。

誰不愛財?為什麼歐美可以維持道德高標

從中國到美國工作,我重新思考了金錢與道德的個人判斷問題。
剛到中國的時候我 25 歲,領著少少的薪水與入門的頭銜,非常需要職場與社會對我能力的認同。
如果上頭跟我說這一單成了,我馬上可以升職。我肯定用盡洪荒之力,排除萬難也要說服全世界:這單簽了肯定沒問題。
我不是沒有思考過道德問題。只是社會給我的任務是發財才會給人看得起,上頭給我的任務是把這件事情搞定。我證明自己的唯一方式,就是 Get things done ,讓那些有疑慮的人放棄,讓別人知道我辦事能放心。
至於這個案子有沒有道德疑慮,不是我需要考慮的問題。這麼大的公司,總有管理委員會來審查這些事情吧?既然案子已經交到我頭上,肯定已經是沒問題的。我只需要執行就可以了。
同時我還買不起最新一代的 iPhone,我還沒辦法飛到世界各地旅行。憑什麼我配不起更好頭銜、更高的生活品質呢?

美國職場的洗禮

但到了美國,我發現自己對於工作態度的有所轉變。這裡的工作環境鼓勵我:對於所做的事情,都要有自己的意見。每一件事情都要經過思考,不能無腦進行。為了長久的企業競爭力,如果必要,人人都可以也應該要作為吹哨者。
但這樣的習慣,讓我尊重自己的意見,使得即使可能影響職涯,我也不想做與自己核心價值有違背的事情。
在最近一次會議上,我認為我們的平台,可能在價格平台的設計上、有隱匿價格(hidden price),使得使用者在不知情下多付錢的可能性。我不惜與主管爭執半小時,也要確保我們沒有趁著消費者不注意,私自提高價格的嫌疑。
我不知道跟老闆吵架、這場爭論是不是會影響我的考績,但我絕對願意犧牲升官發財的機會、來換取我自我認同的良心。
曾幾何時,我發現隨著我的收入從人民幣變成美金、我的良心也變貴了。

獨立思考的重要性

我在中國工作的學習經驗是必須「把事情搞定」。組織花錢聘你來做事,無論用什麼手段,把負責交辦的事情完成得漂亮,你就是個人才。未來可以成為領導,帶領更多人,做更大的「上頭交辦的事情」。
混得最好的人,就是能把「上頭」交辦的事情做得最乾淨俐落,了無後患。
相反地,美國公司花高薪來讓員工獨立思考,鼓勵員工做出和上頭不同的決定。公司高薪聘請顧問、 Individual Contributor 以及 Thought Leadership 來共同思考。
我作為經理人,如果沒辦法做出我個人的獨立判斷,沒有辦法從更高角度思考問題,那我比說一做一的產線工人沒有任何差異,根本不值得坐領乾薪。
而從更高角度看事情,勢必牽涉到個人價值的選擇問題。

政治正確與脫貧

平心而論,把中國和美國的環境比較並不公平。「美金霸權」讓美國人享受最高等的物質生活。在「我們的美國夢,在矽谷實現了嗎?談美金與美國的物質生活」一文中提到,美金的價值是亞洲貨幣的三倍,所以當中國人還要賣腎才換得了 iPhone 的時候,美國人買 iPhone 簡直只需要三分之一的購買力。
如果今天我升不了官、發不了大財,一樣買得起 iPhone —— 只是要買 iPhone SE 還是 iPhone Pro Max的差別。要是工作違背我的良知、我了不起換個工作、降薪不就行了。怎麼可能為了多一個鏡頭和更大的螢幕,犧牲自己的良知和道德判斷呢?
反過來說,如果美國人吃不飽穿不暖,還汲汲營營的追求著「脫貧」滿足基礎生活需求時,也不會有任何美國人把遠在新疆的人權問題給置頂。
根據馬斯洛的需求理論,道德良心可能得在物質需求滿足後才得以追求。
在世界上許多地方,貧窮可以困死一個家庭。如果在家人重病又沒有良善的健康保險制度的環境下,$1,000 是可以救命的。如果我生在這種環境,我絕對會不惜一切,去追求財富累積帶來的安全感。
而美國的物質生活,給了人們選擇的自由。對美國同事而言, $1,000 只不過換來一個新包包、新手機,甚至不值得她留下一個在系統上名不符實的疙瘩心理。
因為我自認為還有能力選擇,可以往馬斯洛的需求理論走到「個人實現」。在長期外派中國將近三年,在經歷過這些文化衝擊後,即使中國非常好吃好玩,我仍做出離開中國職場發展,砸重金讀書砍掉重練的決定。
不只是為了虛無飄渺的美國夢,而更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心靈,不被不認同的社會價值所定義。
韓國震驚一時的電影「熔爐」的這句名言,正好說明了「不被世界改變」是多麼需要努力才能達成的目標。
祝全人類能一同在人權這條路上越走愈遠,無愧我心的推動世界前進。
謝謝你的閱讀,我有個佛系經營的粉絲團:MBA的在美學習筆記,歡迎追蹤!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MBA 的在美學習筆記
    MBA 的在美學習筆記
    535追蹤者
    26內容數
    Reside in the SF Bay Area, but live elsewhere.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