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教育何其可笑!

2021/04/1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駱惠寧表示,對一切危害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的行為,該出手時就出手。有點年紀的人聽到「該出手時就出手」,都會想起 98 央視水滸傳主題曲《好漢歌》「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水滸中人全是草莽流寇,駱主任如此引用,是表示中國共產黨亦為草莽流寇嗎?弔詭的是,中共確實透過趕走國民黨、竊據大陸以建國,歷史諷刺地給中共一記耳光。
國家安全當然緊要,但什麼叫做國家安全?安全似乎和生命體有關,如這個小孩不安全、這隻小狗不安全等,我們甚少說這隻杯、這對筷子不安全。以安全配上國家,即視國家為一生命體,有壽命的。國家的壽命,古時稱為國祚,維護國家安全,等於維持國祚於永久。這裡的國家自然是指 1949 年始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古代中國也有關於國家安全的討論,沒有繁瑣區分,亦不談外國勢力,卻汲汲於言統治者一己之修養,重心在內而不在外。
孔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至《大學》,直言「自天子以至於庶人,一是皆以修身為本」,為何統治者要有德行?因德行和天命的獲得及保持有密切關係,天命也者,政權合法性之謂也。要維持國祚於永久,必須得到天命,天不能言,「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於是統治者有否對老百姓施以德行,成為政權能否延續的關鍵。統治者對老百姓所施的德行,不外乎孟子所謂「仁政」。
道家不講德行,但注重統治者的「無為」,即不刻意干預老百姓的生活,此仍是一種內在修養。
妄想用意識形態單向灌輸迫使老百姓不勾結外部勢力,中國傳統向不為之。即使是法家,都是用嚴刑峻法阻嚇而已,非思想管制,思想管制是納粹德國、法西斯意大利、蘇聯的產物,非中國本土文化。
另外,有國才有家,但《大學》八條目明明是先修身、​齊家,再治國、平天下,「維護文化安全必須強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共說一套做一套。
只有當統治者愛民如子,國家安全才是必須。否則,國家安全是可以放棄的,革命變得合理。試觀林鄭所講,以「恐怖主義」界定反送中抗爭,形容為「黑暴」,她有深切反省過 2019 年一連串「亂象」背後的深層次矛盾嗎?有嘗試從根源上求化解嗎?沒有。再觀中共,4 月 15 日同時是胡耀邦逝世的日子,看看趙紫陽下半生、六四知識分子的下場,再看看今天新疆維吾爾人的待遇,這種貨色的國家繼續存在,果真對人民帶來益處?抑或只會製造出更多人道災難?
中國人有一種劣根性,叫做認賊作父,把害得你極慘的人當成尊敬的父親般看待,很變態。中共當下正想把認賊作父的基因注入香港人的血液中,香港人要對抗,千萬別忘記是誰減少我們的直選議席、剝奪我們的選舉及被選舉權,還有無數被迫逼的在獄中受苦的仁人志士。一旦墮落,永不超生。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汶俊 (筆名:無言)
汶俊 (筆名:無言)
「喜歡文史哲,卻不是任何學術機構的研究生或員工;喜歡流行音樂和電台,卻不是任何電台的DJ;喜歡寫作,卻不是作家」的現代怪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