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靠】西方社會的虛假溝通—當父母問自己的小孩:「你是不是在打手槍?」

2021/07/07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那天在網路上看電影,《變形金剛》第一集,由西亞李畢福主演。劇情中有一段當主角把變形金剛柯博文他們帶回家時,為避免被父母發現躲躲藏藏。但因為詭異,父母一直敲他房門想一探究竟。一開始主角還想推拖,各種搪塞過去,要父母離開。他的母親直接問主角:「你是不是在打手槍?」
這像極了某個動作,還有這到底怎麼做到的?
我看這段的時候,整個讓我有點尷尬。我想如果我這樣被長輩問,應該會難為情到死吧。而且我以後有小孩,縱使我可能知道他在幹嘛,我也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因為有些事情就是不能說破,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台灣有種心態就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雖然近年來有些修正,但其實我觀察到的還是很多人是內心止不住的狂熱崇拜。西方的主流思想真的都是對的嗎?看看人類近代史的發展,活生生都是西方世界帶起的浩劫。更何況他們的產物、思維真的適合我們台灣嗎?就像晚近十年很多人吹捧的北歐五國,我完全不能認同他們的思考方式和所呈現出來的國家樣貌。我尊重他們,但我很清楚那完全不是台灣該走的路,而且他們民族的性格和過往的歷史發展,以及現在他們周遭的國際政治發展都跟我們是南轅北轍。實在是無法比照辦理。加上他們那樣發展下的副作用是很多人刻意忽略的,更讓我時不時有些反感。
用幾乎幻想式的美好在面對實際的人事物,是我發覺現在台灣社會看西方的一個很大盲點。十九、二十世紀的帝國主義過去了嗎?我認為他們還沒踏上完結的那一頁,他們依然在持續行進著,只是用一種很隱諱的方式。只是現在是由那些盲目的狂熱分子在主導著。彷彿東方社會原有的一切就被認為是不好的,守舊、落後和保守,都盡是些負面的形容詞。
人類社會都一直有想往左派社會趨近的傾向。當然人們看到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想辦法讓他公平。但這樣做真的就公平了嗎?從此之後國泰民安,大家幸福喜樂,總算能夠活在迪士尼的童話故事裡面了嗎?可歷史告訴我們,真實的事情是每一次這樣做之後的下場就是更大的悲劇等著我們。現在的社會更是如此,大家都知道共產黨的可怕,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覺,整個世界乃至於社會,主流所倡導的許多理念都正一步步要讓我們走向顛覆。之前跨性別者議題引起多少的爭議。當前的左派被認為是改革派,右派被形容是保守派,這遣詞用字的力量你不得不佩服。
這看起來聽起來一開始沒有感覺,可久而久之在潛移默化之下,你會以為左派都是好的,右派都是壞的。改革在詞面意義上比較是褒義詞,意味著求進步。但保守在詞面意義上比較趨近貶義詞,他意味著頑固。你可能會說哪有?但人其實是很容易在面對各種人事物時,是用在看童話故事的方式在解讀。雖然理智上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很複雜,不能只用一個角度去思考。但真實情況是我們就是會不自覺的用二分法去做區分,加上很多時候我們的情緒被帶起,就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那些所謂的理智分析在當下極少有人可以做到,大家都是事後諸葛,說白一點就是馬後炮,過後用上帝視角去解析,講難聽的誰不會?
我非常喜歡的一個說兩性真實動態頻道的人,他在給予左右派的形容就說得非常好。(當然他頻道的內容都不會是講一些政治正確的狗屁,講的都是真實,沒有那種打馬虎眼的東西。有機會我再來向大家介紹他的頻道。)他說左派應該叫做激進派,右派應該稱呼為傳統派。這樣用詞就整個都不同了,而且很好區分。最重要的是貼近事實。看看人類歷史上的左派思想在實踐的過程之後,發生了多少難以彌補的浩劫。就看看我們隔壁棚的就可以知道。
再拉回來講,我認為比起西方虛假的溝通,東方的潛溝通才應該被重視。而且假如你有在社會上打滾過,你就知道潛溝通的重要性,有些話就是不能說的那麼清楚明白,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了。完全攤在陽光底下,氣球吹破了就沒意思了,而且很多事情在處理上就破局了。
我們比如說開店做生意,客人買一個便當,他會有一個主菜也就是大塊的肉,再加上三個配菜。但當今天客人問起你有一道新的配菜是之前沒有出現過的,他隨口問起說:「那是什麼?」你解釋完之後,他點點頭。你難不成就真的讓對話停在這裡嗎?
不,絕對不可以!這時候你應該要夾個一點點,比那個配菜少很多,舉海帶為例子你就夾個兩個放到他的便當裡面,然後笑嘻嘻的說:「來啦!夾兩個請你吃吃看,有好吃再跟我們說。」
這個時候客人一定會邊搖手邊推託,說:「不用啦!這樣不好啦!我這樣不好意思,我只是問一下那是什麼……」
他一定會極力推拖,這一定的,因為無功不受祿。你這時候笑臉繼續迎人,嘴巴說著:「沒有關係啦!你那麼常來,大家都有認識,這樣一兩個沒關係啦!」
這個時候客人就不會再繼續推拖了,嘴裏面會一直說著謝謝。
其實他到底有沒有常來,還是第一次來買都不重要。因為這是一種互惠的概念。我給你一點小優惠當作意思意思,你之後常來給我買,形成一種循環。畢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這個人情方面是一定得顧到的。這是大家都不會明講的事情,可所有人都會知道這個規則該怎麼進行下去。你會說這樣很腹黑,或許可以這樣說,端看你怎麼解讀而已。想想在這個世界不都是這樣嗎?每個人提供自己擁有的價值拿出來,再從其他人那邊換取自己想要的,社會因此而形成一種正向的循環。我其實很不屑那種舉著道德正義的大旗,講的滿口好聽話,說什麼人人平等要照顧弱勢,那樣子搞到最後只會讓有價值的人不願付出。你有什麼就拿出來去跟別人換,如果你發覺不夠或者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你就努力提升自己,讓自己更有價值。而不是像個耍賴的小孩,要不到就直接攤坐在地上哭鬧。
可現在的社會竟然在獎勵這種行為,甚至覺得這樣子是正確的。就因為某些族群標籤在身上就可以為所欲為,不用努力付出就拿得到不對等的報酬,長此以往下去,遲早有一天會爆炸。
再比如說很多人推崇的西方父母會跟孩子聊性這塊,他們說這叫性教育。我是不知道這樣做是不是真的比較好,但你看西方社會在婚姻和性這塊真的有做的比較好嗎?他們多少人因為未成年性交和未婚懷孕斷送自己的人生,尤其是在美國小爸爸小媽媽的比例比起東方社會不知道高出幾倍,這是正確的嗎?而這所延伸出來的單親媽媽的問題,現在整個社會開始吹起單親媽媽很偉大的風氣。我想請問一下,扣除因為天災或非受迫性的問題,那些女生為什麼會成為單親媽媽?是有人逼他和男人性交或生下這個小孩?還是是自己沒有保護好自己,在選擇男人上面有很嚴重的問題?當然我不是說都是女生的錯,有的男人就是爛,不負責任打完就走,但請這些單親媽媽還有我們的社會,不要忘了你們自己也是有責任的。假如是你自己合意性交的,那就請你們不要把錯和責任都往外推,請打打自己、罵罵自己,因為是你們給了別人傷害你、傷害這個孩子的機會。這種事情已經屢見不鮮,不是什麼千古奇聞,聞所未聞的事情。當你在下決定的時候就必須想到會有的後果,那樣才是一個負責任的大人。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東方的許多思維很保守,但那是因為西方近代的強勢文化,讓許多人覺得一定要跟著西方走才是對的。假如今天歷史的改變或許東方的思維才是大家所遵從的。現在看來西方社會正走向崩解,也可以說因為交流比起過往更加頻繁,或許在我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社會的翻轉。
如果是我自己,我會完全不想要父母跟我談性教育這塊,真的很難為情很奇怪。有些事情不同世代、不同對象就是不能講,聊不起來。就像你不會和陌生人分享你的怪癖,你甚至很有可能沒跟任何人說過,只有自己知道。坦承佈公不是這樣用的,每個人都必須保有一點隱私,只有自己知道的東西。
潛溝通的重要性現在正在被摧殘,很多人開始大力鼓吹要講清楚說明白。之前還看到北歐有個國家要求男女雙方在約會時發表性交前同意證明書,這樣本末倒置的做法,是要讓大家變成機器嗎?很多時候男女之間的這種曖昧氛圍,如果說破了就沒有了。如果長此以往下去,會不會真的就像有些人討論的一樣,二十五號宇宙那樣的情節會真實發生在這個世界上。
我們往往都是事過境遷之後才發覺問題,但往往都已經來不及了。會不會現在的我們就跟上個世紀三零年代、四零年代的德國人一樣,原本以為政府說的是要壯大亞利安民族,可結果實際上做起來卻是到了一九四五年的夏天,走進集中營搬屍體的時候才驚覺真相。希望到時候不要發生。
另外最近我會開始錄PODCAST,到時候再跟大家公佈,希望能有更多機會跟大家認識和交流。如果你對我這篇文章有什麼想法,歡迎留言和按讚,這都是對我最大的鼓勵,謝謝。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向右靠
向右靠
這個世界最近太左了,讓我們右一下。 過左讓世界陷入混亂,彷彿回到快一百年前,讓我們回到正軌,靠右一點,正視這個社會本來就會有的醜陋的真實。每周固定分享一些關於書籍和有我個人的觀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