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不需要翻譯》不管多遠,世界總是存在著一些相似的靈魂

2021/08/0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迷離煙塵的東京,享受良宵的淑女仕紳還沉醉於紙醉金迷的夜生活。但,兩個無依的靈魂,飄盪迷失在在晝夜交替機械般運行的世界。他們年齡相差甚遠,卻是孤獨的同類。類似的遭遇、相伴的孤寂,有一種情愫孕育而生,猶如一把微弱的燈光切開黑暗籠罩的漆夜,映照出融洩的光。

中年危機、新婚無味,鋼索上重新點燃的悸動

「他被束縛住了……當你去到外國,是真的外國,而當你明白重大意識衝擊降臨時,你會表示:『我的老天,只有我在這。』這裏沒有任何人,沒有鄰居,沒有朋友,沒有電話,只有客房服務。」Bill Murray飾演一位正處中年危機的影星鮑伯,他為了挽回頹勢的事業前去東京拍攝威士忌廣告。
鮑伯不是沒有嘗試過通電話向妻子排解憂愁,但是電話另一頭只聊著瑣碎的家務事。妻子將一切重心放在孩子與家庭身上時,鮑伯的存在彷若自動運行的提款機。身處異地,孤獨越發強烈,最後無奈的掛了電話。婚姻,不是兩個人湊合著過日子,他們做夫妻二十餘年,好似兀自閃爍的兩個光點,沒有交集。中年關係破局,中年危機正在發生,看似一帆風順的職場生活,其實是對於有志難伸的困頓掙扎,更何況他的年華已去,不再是流行的焦點。
鏡頭另一頭,一個豐腴的臀部,穿著粉色透明的內褲,修長的大腿緩緩地開合誘惑,Scarlett Johansson飾演對新婚無味的女子夏洛特,她裸裎的胴體舉手投足都散發青春的氣息。夏洛特主修哲學、閒時喜愛拍攝與寫作,剛畢業的她因為不知道有什麼更好的選擇,於是隨著新婚的丈夫飛往東京。然而丈夫每日的拍攝工作使她在白天猶如幽魂般百無聊賴,晚上丈夫帶著她到酒吧交際,卻讓她越發覺得自己與這裡格格不入-「在天黑以後,往熱鬧地方躲,跟着別人努力快活,可惜心裏頭,有定時的鬧鐘,提醒你有多寂寞。」夏洛特側著臉望向這座陌生的城市,炫奇鮮華的霓虹反射各色光線,她的臉龐也隨著一明、一滅。
夏洛特心理總有一層焦慮,前一秒她還可以沈浸在戀愛的風花雪月,下一秒她只能在陌生之地等待丈夫返家;上一秒能悠遊人生哲理與文學的文青少女,下一秒她要用戶頭裡的數字、名片上的職稱當作衡量自己的標籤。「追求幸福時,常常把手段當成了目標,比如工作、賺錢、買房子,都是實現幸福的手段,卻不是幸福本身。混淆手段和目標,人漸漸迷失。」內心所渴望的,與外在所體驗的,逐漸形成了難以融合的差距。
他們的相遇,使兩個異地漂流的靈魂擦出火花。
於是約定好策畫一場逃獄,然後離開酒店,離開這城市,離開這國家…

有距離、克制的愛,猶如東方隱晦的語調

煙花燦爛,夏洛特與鮑伯在彼此的眼神找到彼此缺失的那一角。這部電影的獨特之處,是兩人關係升溫時,卻始終沒有逾越各自婚姻的枷鎖,而是讓一切現實所產生矛盾的孤寂,透過兩人的情感克制的、有距離的撫平。
鮑伯與夏洛特在盤據床尾一起觀看懷舊的電影,看累了鮑伯平躺著享受夜裡的寧靜,夏洛特則蜷曲在一旁猶如待在安全的港灣。在酒吧裡他們眼神相視微笑,夏洛特的臉五官端正,有種古典的韻致,朦朧的光線裡有著透明四的白皙;而鮑伯刀鑿的嚴肅臉孔下摻了一絲溫柔,而他們終究只是聊著,直到乘坐電梯回到各自房間,他們才尷尬的吻別。

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

愛情不需要翻譯,英文片名為《Lost in Translation》,對我來說他有三種層次的迷失,用以放大兩人在異地深入骨髓的那份寂寞。
失去語言的
鮑伯:「For relaxing times, make it SUNTORY time.」
導演:「CUT CUT CUT!!!」
這是攝威士忌廣告的現場,翻譯助理總是言不及意,許多訊息總是在翻譯的過程流失。或者像是專屬的女性客房服務,因為語言的迷失而尷尬荒唐的收場;以及因為看不懂跑步機上的訊息,想停下來卻弄巧成拙。這層迷失便是翻譯中丟失的話語,也是身處異地所帶來語言交流的困難與不易。猶如卡夫卡變形記裡朝九晚五的推銷員有一天變成一隻甲蟲,即使他發出聲音,別人也無法理解。
與現實隔離的
第二層迷失是與現實隔離的。華燈初醒,街上人潮洶湧、道路車水馬龍,周圍的炫彩華麗更凸顯了主覺得疲憊與迷惘。各自迷失在生活之中,鮑伯迷失在中年無法突破、婚姻沒有歸所的鬱悶;夏洛特的興趣與社會期待背道而馳、新婚後無處所去的焦慮。他們猶如下大雨時傾巢而出的大水螞蟻,勞碌一輩子只有聞雨才擺弄著薄翅飛翔,雨點大滴驟落,迅速密集成為雨幕,雨水毫不留情地打落螞蟻的翅膀,只能痛苦能拙劣的掙扎。
與自我經驗的斷裂
社會的分工越發細瑣,現代性打破了個人與共同體的連結,工業化生產打破了人與自然、人與產品、人與人的關係,我們失去了對周遭事物的依存關係,轉而變成一個個可以計算的生產單位,從而產生「疏離、異化」的感受。現代社會越來越破碎及片斷化,自我經驗於是跟外在社會形成相互抗衡的關係,我們都只是社會上「游離的原子」。
或許孤獨已經是現代人普遍的癥候。我們體驗著內在與外在世界的斷裂,在外戴上世俗功利的面具,在家黯然神傷。社會與自我中間彷彿隔著一道無形的牆,即便是吶喊,也無法將心底的感受傳達。
然而,這個世上不管相隔多遠,總是存在著一些相似的靈魂。
如這部電影的副標題: Everyone wants to be found.
歡迎按愛心、收藏、留言,留下閱讀的足跡🧡
FB南島電影迷
IG南島電影迷
FB顏鈺杰



顏鈺杰/南島電影迷
顏鈺杰/南島電影迷
期許自己能將科學的精神、社會的批判、人性的關懷,揉合成溫暖的文字,並且發揮正向的社會價值。寫作內容包含社會時事觀察、性別研究、社會福利與社會政策研究、電影評論、文學與攝影報導等。 作品廣布在: 換日線、釀電影、天下評論、多多益善、NPOST、想想論壇、女人迷、關鍵評論、人間福報、聯合報等平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