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急...我可能知道

Michelle Lù
Michelle Lù
本文發佈於片斷人間
6
2021-09-08
|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我相信大家可能坐公車的經驗,要說出一堆鳥事,我認為在台灣的多數人,都是可以信手捻來的;這類的屁事,在台北市更不惶多讓,諸多種江湖形容的台北市公車司機,從關門夾人,還是甩人出車門此般呱張之事情,以前可能更多,但現在應該也不惶多讓,只是我是不清楚,現在越來越多人講究行車安全,公車公司或者是司機本身,是否有真正的虛心受教就是了!?
photo credit to Michelangelo Pistoletto, ”Narciso due (una ragazza) (Narcissus two [(a girl)])”, 2019
會搭乘大眾交通運輸系統的人,一者無外乎圖方便,要不就是站牌近,可直達,要不就是圖便宜,還可能有打折或轉乘優惠之類的;而要來做公共交通運輸這類工作的人,我相信也不外乎,有市場的需求,賺頭我不知道,但肯定補貼不少,畢竟是因應公共之需要,被政府單位力勸而來加入城市的交通網絡體系之中。但,不管怎樣我相信-『安全』,是無論站在服務利用者方,還是服務提供者面,都會是擺在第一首要的牌匾。
但,每當我,即便現在,走上台北市公車,例如說559號,我就會狠狠地被感覺,那匾額是無情的砸在我腳背,讓我痛恨的牙癢癢的!這說起來真的很可悲又很可笑,台北市公車可以在台北市政府宣告之下,一夕之間開始上下車都要逼卡,要不然就給你擋卡,讓你無法進出要刷悠遊卡的下一個公共交通運輸工具;但是,台北市就是無能到,無法讓公車為所有上下車的乘客-『停留』那幾秒。
意思就是說,當所有乘客一個接著一個上車,逼卡,不管你有沒有逼完,最後一個上車的人一走上來,車門就立馬關上,馬上油門壓下出發,不管你所有車上的人,是否都站訂好,或者是要找到座位坐好坐穩,基本上我真沒有遇到一個司機曾經為這樣的狀況,好心好意的停留過。而這樣的狀況,你可以想像,車身是東倒西歪的遊晃,然後沒有站定或坐好的人,就是誰也不管你死活的,你給我自己抓好。跌倒了,受了傷了,我相信大多數時候,也是隨你去摔得狗吃屎的狀況吧。
再想想,如果那很可能會受傷的是你的親人,可能是你我的爸媽,或是你我的爺爺奶奶,特別是他們本身行動上可能有困難或苦痛的狀況。我幫司機想想,可能你忙著趕上下一站的時間,你的班表很擠很忙很亂,所以算你疏忽,不知道這樣說,你會不會舒服一點?或者是你已經輪班很長的時間,坐在那位置上已經超時,你可能有內急還是你飢腸轆轆,所以你急忙著想要完成這一程這一趟的工時,好去解放一下,或稍作休息一下。
但,你因為個人的許多需求,或工作上環境上的不合理,甚或者是剝削,你一人掌握的全車安全,確實也是被你所犧牲掉的,不是嗎?更不用說,過去還是現在,那種橫衝直撞的公車,是否還是依然如此呢?我不知道,但至少我如果要選擇大眾交通工具,公車應該也不會是我的首選,哪怕是偶爾一次的不得不的搭乘,我也覺得每一次都被一趟不到10分鐘車程的559號,羞辱到走在車上走到,連走都還沒有走到車位上,就要被你甩的東倒西歪的羞辱,還要來的-乾脆不坐的好。
不知道,這樣不願意搭乘的心態,是否對公車的維持和營運,是好,還是不好呢?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寫一切關於你我存在的兩個城市的故事。 https://campsite.bio/ataleoftwocities
本文發佈於
片斷人間
正如岩正彥先生在其著作-片斷人間,所說的,他很受那些發生在眼前的旁枝末節本身的-無意義的影響; 但那也正是我和他一樣,真正喜歡的,那些無法分析的事物,是那些單純存在的事物,更是那暴露在陽光下並逐漸被遺忘的事物。


6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