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越誠實,越完整

2021/09/2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大學畢業時養的波斯貓Fairy
很久沒有想起Fairy的樣子了。拿起筆,手卻能自己畫出來。人類因為遺忘而能繼續面對生活,雖然回想起時心底隱隱疼痛。
感謝Fairy的陪伴,感謝咩咩陪我開車奔波,謝謝貓咪們愛我、信賴我。我會大聲地在房子裡呼喊咩咩的名字,就像咩咩還在一樣。
咩咩不在了之後,姐姐弟弟會跑來睡在咩咩的沙發上,弟弟也會睡我枕頭旁,就在咩咩原本的位置。原來姐弟一直都在禮讓咩咩,她們知道咩咩不喜歡別的貓靠近。
睡前我會翻開掌心,然後抓幾下床墊。好像咩咩立刻會過來爬上床墊,發出指甲抓床的聲音,然後痛快地把頭枕在我的掌心,彷彿她一天裡就在期待這一刻和我睡在一起。
謝謝咩咩。謝謝Fairy。謝謝姐姐弟弟。
咩咩走後,弟弟來枕頭陪我睡,我才發現我沒有親過弟弟。就像咩咩無法平均面對雙主人,我原本也不知不覺對姐姐弟弟有區別對待。現在,我要好好面對每一個人類與貓。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會員
33內容數
「 我偏愛寫詩的荒謬 勝過不寫詩的荒謬 」 摘自 辛波絲卡<種種可能>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