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森林紀事|雨天雜訊

  月光海是每年夏季於東海岸舉辦的音樂盛事,森林家屋的位置距離舉辦的地點騎車約5分鐘,因此算是一個很好的住宿據點,在活動的這幾天房間和床位也全數客滿,為了迎接這一波客人,在還未能能感受到秋氣的早晨,我們開始了這一天忙錄的行程。
  四個人的分工合作,讓我們在中午時完成了所有房間的整理,逼人的暑氣化成汗水黏著在我們的皮膚上,身體不斷地燃燒著,似乎抑制了食慾,於是我們決定到鎮上吃豆花,還沒習慣騎車20分鐘的車程,維持一個姿勢在沒有紅綠燈的道路馳騁,停下來時可以感受到因為路途而微微麻痺的四肢。
  終於到了鎮上,人潮使我們一下子辨認出豆花店的位置,還好一碗豆花的時間並不長,我們也很快地有位子能好好享受解熱的豆花,甜甜的糖水加上花生與豆花是我一貫的喜好搭配,些許的碎冰讓所有東西在入口時,依然保有沁涼。
圖/Google map
  夏與秋交替的時節常伴隨尋不著方向的氣流,這樣的起伏使一天有了不定的氣候變化,吃完豆花的午後降下了可以預料卻不能預期的大雨,突然的陣雨緩慢了我們原先在小鎮漫遊的步調。
  我們在超市中閒晃,想以此暫時忘卻被雨困住的窘境,而當我們準備離開超市時,雨絲毫不留情地放大它落下的聲響,眼前從屋頂上沖刷下來的雨水已形成一面朦朧的紗。
  超市門口的椅凳成為某種貼心的安排,我和T在門口的椅凳上看著這場或許快停的雨,T聊起了他來到這裡的原因,在決定辭去上一份工作後,他想為生命留一段空白,為自己做一場自然的排毒,將上一段工作帶來的晦暗,轉換成讓生命恢復跳動的能量。
  「世界上很多東西,總是避免不了那些因為商業而變質。」T感嘆著過去面對到的無奈,在習慣隨波逐流之下我們,又能以什麼方式成為怎麼樣的自己,雨天有種讓人想傾瀉一切的魔力,隨著雨水心裡的雜訊變得異常清晰,不知道那樣的震動會引導我們走向迷茫,抑或是從此變得更加懂得選擇想要走的路。
森林家屋放養的貓咪
  趁著雨停的空檔我們趕緊回到森林家屋,今天是月光海的第一天,在稍作休息之後我們在傍晚前往會場,人潮比我想像的還要多,舞台前的草皮已經坐滿了人,很幸運的在阿爆表演開始前我們找到了地方坐。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的現場演出,清亮的歌聲讓人無法不被那與身俱來的真穿透,雨水默默的伴隨現場高漲的情緒落下,然而雨水的散落並沒有使人散去,大家隨著音樂起舞,和著音樂的步伐不知不覺的就這麼將一切溶在一起,下著雨眼前的流動變得緩慢,套上了某種說不上來的浪漫濾鏡,是只有透過心才更能感受到的澎湃。
月光海的表演舞台
  來到這裡的第三天依然沒辦法好好的去整理思緒,有許多想要寫下的事情,身體卻不斷感到疲憊,像是一種適應不良,那些累積於體內的壓力,在放空的時候瞬間釋放,凝結的氣慢慢在體內沈澱,只有掉進睡眠裡才能消化這些混沌,練習去順應和感受那些背離心中的信念,減少批判那個放慢下來的自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