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值要無限上綱?然後呢?

2021/10/2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們是否可以如此的自信,拍著胸脯,打包票,我人生從精卵結合到現在,沒有做過一件具有道德缺陷的事情?來!我把椅子拉出來,我揮著手中的扇子,我等大家一起坐下來,好好說。注意!連念頭都算!不好意思,連沒有被人發現的,也都算!
photo credit to Park Seo-bo, ”Ecriture (描法) No. 10-79-81”, 1981
我這樣說好了,知道了一個人曾經的道德瑕疵,想當然的,絕對有影響,更甚者是真的造成過實質上的影響,因為個人的選擇,而造成影響之人的人生,就算是知道這樣,然後呢?我相信沒有人希望自己有道德的瑕疵,即便那樣的百分之百,是不可能存在於這一個世間,有那樣的期許是如此,但是首先我認為必須要接受這一件事情,人都是自私了,無謂何種理由。
而就像我之前所說過的,在這一篇文章 (你的表演是否代表你的全部?),人因為自私所以有永遠隱藏起來的一部分,只要它不說,誰也永遠不知道,哪怕只是想過,沒有真做過,那也是曾經確確實實存在的,無法從你曾經想過的事實給抹滅;而這時候,只有自己是自己,最忠實的,證人;那心,在審判的天平上,永永遠遠被自己給給評斷,給秤量著。
而至於除了自已以外的其他人,有人會視這些瑕疵為瑕疵,但當然也會有人視為致命,對刀切的cut-point,都好;也拿來做更多的我認為,我以為的主張,批判、批評、撻伐、審判,我相信你永遠有這樣的自由,把手指,一隻還是五支,全部指向你所討厭、厭惡、痛恨,各種各種,站在你對立面上的那一個人。但,即便你是當事者 (真正受到實質影響),或者你僅是一個旁觀者,請你可以想想,這件事情在程度上,要如何去呈現,對比你過去的所有價值、或道德判斷,所得到一個ratio 比例。
說到最近,有關於今天這一個主題,可以對照的時事,應該是黃國書,或者是更近的王必勝;當然這兩個人,我根本連屁都不是的認識,哪怕說要了解;但我知道,對於這兩個我知道的人,我確實很難有情緒上的起伏,或有對照,或有感受。黃國書被轉型正義的過程爆光過去曾經擔任黨國體制下的線民,他同時也承認是事實,並且選擇以他決定的方式面對,又或王必勝,如此抗疫先鋒,被爆出婚外情的醜聞,開始有人質疑他是否還適任目前所執行的工作與業務。
都是具有道德瑕疵的事件,但我相信他們倆個都在行為的當下,徹底的知道他們做下的事情,是否合宜,而我更肯定他們絕對不像是無行為人那樣無法判斷,只是當下他們所做的衡量可能就是,這樣做對我是最好,因為我自私,或有那樣的外在環境以及背景,以及綜合各項的因素,總合起來讓他做了這樣的決定;所以,日後現在被翻出來,我也願意相信,他們不曾忘記,也一直承受著這樣的事實,背負到現在,曝光也逼著他們面對。
而做了就是做了,但是我也想說即便你曾經想過要做這樣類似具有道德瑕疵的事情,你也同樣有道德瑕疵 (即便你最終沒有行為的事實),因為如果就百分之百的完美的標準,你可能就或許比真正做下去的人多了一份抵抗各種環境與因素的壓迫,而做了一個相反的決定,但同樣的你也原來動過那樣的念想,哪怕這件事情多麼樣的背德、傷天,或害人。想了也就是想了!
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黃國書承認了做了這些線民的事情,是不是他可能想過這樣的行為,影響了多少的人與事呢?我希望他必須要知道這些後續所發生的事情,因為轉型正義並不是要把人給拖出來鞭屍,而是要釐清是怎樣發生這些事情的過程,然後讓每一個後悔之人,去做到去彌補去請求真正受到影響的人的原諒,並且還原過去時空下的每一個受壓迫還是受誘惑的每一個人、事、物的各種面向。
王必勝我相信媒體的吹捧更高了,有時候我會不知道到底是刻意還有惡意,就像是媒體不停的要把個人給突出,能夠造神的努力造,能夠製造英雄的加減推;但目的是什麼,我非常的眼花撩亂,還是就等著這樣一刻,把他推下神壇的-快感、嗜血、親痛仇快呢?我希望事情不是我這樣想的,但我相信促成這樣氛圍或主導操控這樣的社會風氣的,那一個人或一群人,還是一整個團體組織架構,絕對不只是道德瑕疵如此小奸小惡而已。
但王必勝還是需要為他所造成的道德瑕疵付出代價,我更不認為這會影響或要牽涉到他的工作,即便我是不知道到底王必勝在於整個防疫的團隊以及組織脈絡當中,是何其重要到不可或缺,或是絕對不可缺少的一個人;但要從一個人的私德,去決斷他的工作表現,這可能也是充滿了瑕疵的,甚至有些兒戲,更有些看笑話。你會因為一個人上廁所不把馬桶蓋掀起來,而認定這個人不適任指揮中心的工作嗎?到底誰在疫?知道,喔!了解,頂多當成茶餘飯後的八卦,誰到底真正關心他家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是!那愚蠢的媒體,跟沾屎的蒼蠅一樣。
當然,除非還有更勁爆的要出來,我相信這一點在台灣的媒體絕對不遺餘力,但我只想說你若真道德百分百,你要不要看看你媒體所造成台灣社會的紛亂,死塞活塞硬塞些垃圾的新聞到閱聽者的眼耳,這件事情不會只是道德淪喪可以說明了,這是切切實實的毒害國人眼耳口鼻舌身意的邪惡。結果,我還是回來講萬惡的媒體了 (唉!)。無論如何,我下結論,做過了什麼,想過了什麼,都是事實,最高道德標準很明確很很難實踐,你我都無法要求在各面各項每一個都存在著道德一百分的虛幻想像,但你我可以鼓勵的是勇於面錯,身體實踐的彌補過錯;對於黃國書是如此,對於王必勝也是如此。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Michelle Lù
Michelle Lù
[停更]寫一切關於你我存在的兩個城市的故事。 https://campsite.bio/ataleoftwocities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