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的貓|3|

  房間裡的貓跨出了那一步,打開許久的房門終於迎來貓的離開,並不是貓已經不害怕了,而是即使害怕貓也想出去看一看,走進那個永遠被窗框著的世界。
  終於在最後一個月遞出了辭呈,確定結束在鹿港的工作與生活。
  在做了這個決定不久,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原本預計會忙碌得不可開交的日子,強行慢了下來,那是一段盼望許久的空白。
  少了人潮的鹿港,降下一陣未曾感受過的寧靜,風的聲音變得清晰,街貓也毫不避諱直接躺在街旁的紅磚地上,小鎮進入了短暫的休眠狀態,似乎是在醞釀著下一個階段的重生。
  打包是旅程裡最麻煩的事,因為東西永遠只會更多不會更少,最後甚至要思考哪些必須帶走、哪些只能捨棄。
  為了不讓自己在最後幾天手忙腳亂,我也開始慢慢整理起這幾個月累積的物品,而民宿也在疫情延燒的一個月後,被這場病毒風暴宣布淘汰
  確定結束營業之後,告別一點也不拖延的隨即展開,我仔細清點著所有的物品,才發現東西超乎想像的多,是不是當人擁有一個空間之後,便會不自覺得開始堆積,彷彿放了越多的東西,這裡的模樣就越是固著明顯,也越屬於自己。
  撤下張貼於空間的裝飾與廣告宣傳,殘留於牆面的綠黏土是所有故事走過的證明,那些過去參與其中的人們是否還記得?走上樓梯取下擺放在樓梯間各種特色啤酒罐,據說是之前某一位管家為了忘卻失戀帶來的傷感,一天一罐啤酒而堆疊出了一面牆,不知道這段過往在他的人生裡,是否跟著酒精一起蒸發了?
  最終牆面刷上了新的油漆,啤酒罐進了回收廠,過去終究因為太沈重,而無法全部擁有,於是我們只能挑選重要的留下,被記得的稱做故事被淡忘的只是記憶而已。
  這個地方雖然發生了很多歡喜的故事,但卻不是所有事都讓我那麼喜歡,送走所有過期的、生鏽的、破裂的一切,不再會因為那些痕跡,而在想徹底離開時,為自己找理由繼續停留。打包真正需要的簡單,離開鹿港。
  尋著生命的根會發現,快樂與痛苦終究是記憶的一部分,帶不走也留不下,人生的境遇千奇百怪,以為變成湖水就能平靜,卻因為落入一顆石頭,泛起滾滾波瀾,河流終究不是湖水,河流注定不斷流動,當同樣的石頭落入河中時,河流吸收落下的力量,保持著自己的步調,獲得平靜。
  在哪裡已經不再重要,回家的路很長,或許這並不是一段走了一年的路,而是要走一輩子的旅程。
  房間裡的貓不再只是屬於房間,也不再需要屬於任何地方,牠是貓,探索著這片土地所有一切的貓。
--

後記: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都成為了房間裡的貓,忘記了自由在身上綻放的感覺,房間裡什麼都有,冬天可以躲進溫暖的床,夏天可以吹涼爽的冷氣,擁有一扇窗,就好像窗裡的世界都屬於自己,如果能這樣又為什麼要冒險?門外的世界是否充滿危險?是否隨時迷失在思緒的洪流裡?
  有一天你會發現,產生疑問就已經找到一半的答案了,許多時候我們時常認為自己沒有選擇,但在那個當下我們就已經做了選擇。
  如果你從來不快樂,就逃跑吧,害怕很正常,勇敢需要練習,人生會有痛苦,但那讓快樂的路越來越清楚。
  貓是自由的,房間是世界的其中一種樣子,所以成為你想成為的樣子吧,做一隻自在快樂的貓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