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摩斯漢堡的味道,松山機場的道別

2021/12/2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有一陣子我在馬祖工作,因此松山機場和基隆港口就成了熟悉的地方。我會在航班能順利開啟或結束後,去吃機場裡的摩斯漢堡,心情愉快地挑個窗戶前的座位,看著遼闊的天空與台北101。

航班

馬祖在地人經常開玩笑說:「來喔,來馬祖玩加贈關島行程喔!」當然,這個關島不是美國的那個島,而是真的把你關在馬祖島上的關島。由於天氣因素時常起霧,航班停飛是家常便飯,只要起個霧使得能見度太低,飛機就無法起降。
我曾遇過已經飛到南竿機場的上空,卻遲遲無法降落,只好原機返回台灣本島。我曾經在一天內搭飛機、公車、高鐵、火車、船,航班若取消就得趕快衝到基隆港去搶搭在夜晚航行的臺馬輪。搭好搭滿就只為了能準時回馬祖上班。
因此,若能順利的只需搭一趟飛機便能抵達目的地,那是很幸運的事啊!所以,我會在航班能順利開啟或結束後,去點一份摩斯漢堡,心情愉快地挑個窗戶前的座位,看著遼闊的天空與台北101。
2013年,我結束馬祖的工作後,在摩斯漢堡和一切默默道別的時刻
阿嬤過世時,在同事們的幫助下才得以搭機返回,坐了亂流頻頻的航程後所拍下的紀念
第一次順利搭機返回台灣本島的紀念照

道別

在往返與結束間,習慣性的動作牽引起我對摩斯漢堡的特殊情感。習慣在順利搭機返回台灣本島時,去那裏坐一坐,點我最喜歡的金黃脆薯與冰紅茶,當然會順便搭配套餐,漢堡口味哪一個都好,反正不管哪一個都不難吃。
這樣的習慣性似乎把道別與摩斯劃上等號了,說再見的時候總會想吃摩斯。
記得在國合會受訓期間時,我與同房室友說:「啊,我好想吃摩斯漢堡喔!」室友疑惑的問:「啊,難得待在台北不吃點特別的嗎?而且我們離夜市這麼近耶!」
經過幾天的相處與談話後,我們對彼此較為熟悉了,我與她聊起為什麼想吃摩斯漢堡的原因,是因為道別的感覺,自己默默地用一種習慣且熟悉的方式來向一個地方說再見。面對著簽下去的兩年合約,面對著自己所做的決定,離開可以好好存錢的舒適圈去做一些讓家人難以理解的事,我想好好地說再見。

味道

摩斯漢堡是個遍布全台的速食店,它的味道當然不特別也不是獨一無二的,是能經過SOP步驟所複製出的相同的味道與品質。但對我而言,它在不知不覺間連結著一份專屬回憶與一種儀式感,是一個讓我能好好說再見的美好時光。
後來,一起受訓的同房室友對我說:「我願意陪妳一起去吃摩斯漢堡,雖然原本真的不怎麼想,但聽完妳的原因後,我可以理解了。」當下聽到室友如此回覆,內心實在感動,畢竟我們都是要離開台灣的人。
我有很多年沒有吃到摩斯漢堡了,格外想念這一份味道。
在馬祖經常看日落的時光
註記:當時室友要前往的國家是遙遠的甘比亞 ,後來還經歷斷交的混亂時期,相形之下泰國實在是好近好方便啊!真心感謝這一位好室友,雖然後來我們還是沒機會一起去吃摩斯漢堡,呵呵。
〈關於我〉
一個無法在大城市久居的女子,卻莫名其妙地在泰國待了八年。若喜歡,請大方的讓我知道。你可以透過追蹤、訂閱、贊助、愛心的形式來展現。(雙手合十)
Podcast 泰太太想說
Instargram
@taicountry
底下拍拍手,輕鬆支持我 ↓
110會員
86內容數
《國王長著驢耳朵》的故事,記得兒是第一次讀時就印象深刻,長大後再讀更有著不一樣的感受。人們總常說,想找一個樹洞發洩,把那些不能說的、不敢說的、或是不可以讓人知道的秘密,都對著樹洞發洩出來。「你以為樹洞真的沒有嘴巴,不會把事情說出去嗎?」但,會又怎樣,不會又怎麼樣呢?歡迎光臨泰太的樹洞,一起跳入黑暗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