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鈦》:超越性別與道德的愛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鈦》劇照
監製:Jean-Christophe Reymond
導演:茱莉亞·迪古何諾
編劇:茱莉亞·迪古何諾
攝影:Ruben Impens
演員:阿加斯·羅素、文森·林頓
跌破眾人眼鏡,《鈦》憑藉前衛又生猛的題材,成功斬獲第74屆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但在本片首映之際,不但許多觀眾奔逃戲院,各影評網站的分數也相對低落,收穫評價兩極的口碑。儘管如此,這部集合詭異、殘酷與美麗的電影,依然無疑是2021年最重要且必看的電影。
《鈦》講述女孩艾莉西亞自幼遭到父親冷落,因為車禍導致頭部遭到植入鈦金屬,變得性格古怪。長大後,艾莉西亞成為車展舞者,卻厭惡對她有好感的人們,甚至因此成為連環殺手,直到她意外跟一台凱迪拉克做愛,艾莉西亞決定假冒成失蹤男孩阿德里安,一邊掩飾自己的詭異孕肚,一邊躲避殺人通緝。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鈦》劇照
近乎獵奇的離奇故事走向,是大多數觀眾難以接受本片的原因之一。不論是人車結合的詭異畫面、艾莉西亞的殺人動機,或者阿德里安的雌雄難辨,都是電影負評的主要論點,但若抽離現實世界,甚至以神話角度觀察故事走向,本片可謂非常精巧地叩問「人類」與「愛」的本質,同時挑戰性別與物種界限。
由於艾莉西亞從小缺乏父愛,再加上鈦金屬的神祕作用,她似乎對男子氣概充滿嚮往,並且對象徵男性的汽車異常迷戀。因此,艾莉西亞渴求陽剛氣質,卻同時排斥人類,當有人因為她的女性外表而親近她時,她便會舉起充滿陽具象徵的粗大髮簪,毫不留情地殺死那些充滿性慾的人。
於是,在追尋自我認同的道路上,艾莉西亞的方式充滿暴力與蠻橫,而當凱迪拉克賦予她一個孕肚裡的生命時,她更開始被迫面對男子氣概與女性生理的衝突,直到遇見喪子的消防隊長文森特。
文森特是唯一無條件賦予艾莉西亞關愛的人。儘管片中諸多線索表明,文森特的兒子阿德里安早已過世,但他依然堅持女扮男裝的艾莉西亞,正是失蹤多年的兒子,而他為了防止艾莉西亞身分曝光,甚至預謀殺害自己的忠心下屬,讓艾莉西亞第一次看見有人能夠超越性慾,為自己付出不計代價的奉獻。
此外,艾莉西亞與文森特的生活,幾乎是與「疼痛」為伍。不論是前者越來越崩裂的孕肚,或是後者每天施打維持肌肉量的類固醇針,他們幾乎是靠著疼痛生理在維持自己的尊嚴與愛。這種近乎病態的共通點,讓艾莉西亞更能從文森特身上尋得歸屬感──也就是「痛感的愛」
《鈦》劇照
綜合上述,本片創造出兩名極端渴求或奉獻愛的象徵角色,並且利用超乎現實邏輯的劇情,深刻描繪社會異類追求「被愛」的困難。而艾莉西亞對陽剛氣質的過份渴求,以及片中男性路人對女性的輕蔑態度,也反映片中角色皆有厭女情結,但這也讓艾莉西亞懷孕一事顯得更加痛苦,成為她無法擺脫的生理性別枷鎖。
延續這個脈絡,本片一方面批判男子氣概扭曲人性,憐憫生理女性苦多於樂,另一方面卻勇於打破性別二元論,肯定性別流動觀念可以帶來救贖,讓社會異類重新定義自我,甚至物種也不是問題。唯獨愛與痛苦永遠並存,做出越多改變與反抗,就越可能帶來毀滅性的代價。
《鈦》肯定任何一種愛的形式,並且對性別、物種、道德展開激進的叩問。雖然愛的終點很可能是痛苦與死亡,但互相依偎彼此的過程無疑珍貴,即便非人性、非人類,也能產生美麗而奇妙的情感連結,讓生命重新獲得存在的意義。我想,這應該就是本片最前衛的部分吧?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拍手或按愛心,支持我繼續分享更多好作品!
98會員
333內容數
主要更新極短篇小說欄位,但不定期更新個人影評、電視電影編劇寫作技巧、提案技巧、其他電影知識......希望有需要的人可以參考、分享或收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