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隨寫│《魔法滿屋》能力雖有高低之分,心力皆同屬凡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開頭的熱鬧繽紛一度讓我以為美國老鼠掉進了寶萊塢。加上預告裡的主角看上去是那麼開朗,那麼熱情,然而走進影廳的我竟像走進馬瑞格家山谷的雲霧,在幾近壅擠的茂葉繁花間沾了滿臉露水。
不知道大家是怎麼看待「才能」的呢?
許多勵志作品都會告訴我們,自己不是沒有才能,只是還沒發覺,或是沒被看見,卻沒告訴我們為了不負此才必須作出多少妥協。關於人們會怎們應付對於才能的期望,《魔法滿屋》(ENCANTO)裡出現了兩種情況:有人是追著他人的期望過日子,而另一些人則是在日子裡被期望拖行輾壓。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這句對蜘蛛人的叮囑被視為某種品德與自律的典範。不得不說能把這句話奉為圭臬並徹底執行的人非常令人敬佩,因為這要做的絕不僅僅是扛下更多責任──就拿馬瑞格一家來說,生為擁有優異條件的家族一員,應將為鄰里奉獻精力、排解疑難視為己任,且片刻不怠。家族牌坊之前,所有盡心盡力都成了理所當然,體力不再是自己擁有的體力、心情不再能按照自己的心情,所有感受、情緒與情感,彷彿都被鎖在那扇流金燁燁的天賦之門後,成為家族資產。
這樣看來,在這個能者多勞的世界,平庸之人似乎顯得輕鬆。可是當身邊盡是閃亮星群,我想很難有人能夠自始至終都保持平常心看待自己。這一度讓我懷疑米拉貝兒的母親除了能對物理性傷害進行復原,或許多少也能修復心理層面的傷,同時也給予很多的愛與支持,才能把她那有如長在奇花叢中的三葉草女兒養成這般充滿活力與能量。
雖然我後來才發現,那些表現出來的正向樂觀可能都只是出於某種想說明「我很好」的固執。
我想有些人是這樣的:用幾句澄澈暖心的話來拯救鬱濁冰冷的心看來毫不費力,卻無法用相同的話來溫暖自己──他們對其他人施展溫柔總是比較容易,可當外人對這樣的溫柔感恩讚嘆時,未必知道施法者本身早已對自己的魔法免疫。米拉貝爾讓我想起這樣的人。她的勉勵有撐起徬徨不安的力量,我卻懷疑那些話根本沒有多少進過她自己的心;在她不得不介紹自己獨特的平凡時,我想的是她究竟得經歷多少次在耀眼的人群中笑著說沒關係;而當她終於對自己坦承道「I'm not fine」,那嗓根的顫抖的聽得我眼尾發酸,一句句的「Open your eyes」也像是在對什麼深聲求喚:到底是天賦神靈對她漏了眼,還是自己的努力不夠全面?
在我看來,女主角米拉貝爾是否為麻瓜根本就無所謂。在馬瑞格大宅之下,那些因各種焦慮、壓力而產生,卻被刻意忽略、矇藏在繽紛的磁磚與牆漆下的裂痕,隨著期望的加壓,已讓那個本將能安放自己的所在逐漸崩解。但這些問題只有米拉貝爾正視──無論是對實務上還是對於身心,光是發現問題並不能使問題消失,比起忍耐將就,面對問題並設法解決才是當務之最,對吧?而既然房子是大家的,修復的工作難道不該由大家一起來嗎?
2會員
28內容數
即便生於光影、表以顏色、奏演悅音,終只見著黑白行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